• 第十一章登上霍格瓦彻快车(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哈利在第二天清晨醒来时,明显感觉到空气中充满假期结束了的忧郁气像,大雨依旧拍打着窗户,噼啪作响,哈利穿上了牛仔裤,套上了运动衫。他准备到了霍格瓦彻再将校服换上。

          罗恩、弗来德、乔治和哈利下楼吃早餐,他们一下到一楼就看见威斯里太太站在楼梯口,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亚瑟!”她朝着楼梯口叫“亚瑟!部长传来紧急消息了!”

          哈利紧贴着墙站着,看着穿反了衣服的威斯里急急忙忙地走过来,然后很快消失在视线中。哈利和其他人走进厨房时,见到威斯里太太在焦急地翻寻着橱柜,威斯里先生弯腰对着火炉,口中喃喃着“我记得这儿有一支羽毛笔的呀!”

          哈利使劲地闭了下眼睛,然后又睁开,确定他的眼睛运作正常。

          阿姆斯。迪格端的头正在火焰中间,看上去像一个有胡子的大鸡蛋,它飞快地说着,丝毫未受到周围飞溅的火星和舔着它耳朵的火焰的影响。

          马格邻居听见了砰砰的响声和尖叫声,于是他们去叫来了那些他们所谓的警察。

          “亚瑟,你快点去那儿——”

          “给你。”威斯里太太气喘吁吁地说着,一边将一张牛皮纸,一瓶墨水和一支弯曲的羽毛笔塞到了威斯里先生手中。

          “听说这件事,确实很幸运。”迪格瑞先生的头说道“早些时候我去办公堂送两只猫头鹰,我发现不正确的魔法都被启动了——如果理特。史姬特控制了这个,亚瑟——”

          “魔眼,怎么说。”威斯里问道,拧开墨水瓶,吸了水,准备记录。

          威斯里先生眼睛溜溜的转,说道:“他说他听到一个入侵者进入他的后院,他们正爬向他的房子。但他已经用垃圾桶设了埋伏。”

          “垃圾桶能有什么用?”威斯里先生边记一边问道。

          “用它们来制造恐怖的噪声,点燃各处的垃圾,我所知道的就这些。”迪格瑞先生说道,很显然,他们中有一个在警察出现时正发动进攻!

          威斯里先生皱了皱眉“那些人侵者呢?”

          “亚瑟,你都知道魔眼的啦!”迪格瑞先生说道,又眼睛溜溜的转“有人在深夜爬进他的后院,更像是一只金甲壳虫用土豆皮掩护自己在哪里荡悠。如果不正确的魔法控制了魔眼,他已有前科了——想想他的记录——我们得以一个较小的罪名来让他得以从轻发落,用你屋里的某样东西——会爆炸的垃圾桶有什么用?”

          “不过还是小心起见,”威斯里先生说,依然飞速地写着,眉头紧锁。“魔眼没用他的魔杖?他真的没袭击任何人?”

          “我敢打赌,他肯定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把他抓到的东西都排到窗外,想把晦气扔走…”迪格瑞先生说“但他们得费番工夫去证明,还没听说有什么伤亡损失呢。”

          “得了,我要走了。”威斯里先生说,他把记着笔记的羊皮纸塞进口袋,又冲出了厨房。

          迪格瑞先生转过头来看着威斯里太太。

          “很抱歉,摩莉,”他说,稍平静一些,又说“这么早就打扰了你,并且每一件事…但亚瑟是唯一的可以让魔眼得以从轻发落的人,而且魔眼正打算从今天开始他的新职业,他为什么偏要选在昨晚…”“

          “没关系,阿姆斯,”威斯里太太说“我想你在离开之前会要点面包或别的什么吧。”

          “噢,那么请给我来点吧。”迪格瑞先生说。

          威斯里太太从厨房饭桌上的袋子里拿出一片徐了黄油的面包片,用火钳夹着,把它塞进迪格瑞先生的嘴里。

          “谢了!”他鼓着嘴含糊地说,随即,一声轻微的“啪”不见了。

          哈利能听到威斯里先生向比尔、查理、伯希和那些女孩们匆匆地道别,五分钟后,他回到了厨房,这回他的袍子穿正了,头发上插着梳子,垂了下来。

          “我得快点——你们不用急,孩子们。”威斯里先生向哈利、罗恩和双胞兄弟说道,他拖过斗篷技在肩上,准备隐身“摩莉,你带孩子们到凯罗斯王街去,没问题吧?”

          “我会的,”她说“你照看魔眼就行了,我们没事的。”

          威斯里先生刚消失,比尔和查理走进了厨房。

          “有谁说到魔眼了吗?”比尔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昨晚有人想闯进他的屋子。”威斯里太太说。

          “魔眼莫迪?”乔治若有所思地说,一边往他的面包片上涂桔子酱“他不就是那个怪人——”

          “你爸爸对魔眼莫迪评价不菲!”威斯里太太正色地说。

          “呀,爸爸老是说好话,对吧?”弗来德在威斯里太太离开房间时悄悄地说“物以类聚…”

          “莫迪是他那时的大魔法家。”比尔说。

          “他是丹伯多的一个老朋友,对吗?”查理说。

          “但丹伯多可不是你说的‘常人’,是不是?”弗来德说“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他是个天才,无所不能…”

          “谁是魔眼?”哈利问道。

          “他以前在部里干过,现在退休了。”查理说“当爸爸带我去上班时,我遇见过他一次,他是个——一位最好的…恶巫克星。”

          他补充道。看着哈利一副茫然的神情“他使阿兹克班一半的监房住满了,然而,他给自己树立了无数的仇敌,…主要是他抓获的那些人的家人…我还听说他在老年真的得了幻觉症,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到处都看到恶巫。”

          比尔和查理决定去凯罗斯王街车站,为大家送行,但伯希极力道歉,说他实在离不开工作。

          “我就是没理由在那时走开,”他告诉他们“克劳斯先生真的是开始依靠我了。”

          “哎,你知道什么,伯希?”乔治严肃地说“我想他很快就会知道你的名字的。”

          威斯里太太在村邮局里打了电话,订了三部普通的马格的士载他们去伦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