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七章交易完成(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除了螺钿漆雕,大齐通宝,还有两幅字画,一件瓷器。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字画一件是郎世宁的《百骏图》,一件外国的油画,梵高的向日葵,另外一件是宋朝的兔毫鼠须盏。

          首先是郎世宁《百骏图》,方奇已经看过了三幅郎世宁的品,一件是他自己手上的十二副瓷板画,《雍正十二月圆明园行乐图》,上面画的是雍正与其子女在圆明园内共享天伦之乐的场景,以圆明园为背景,体现了圆明园原来的真实面貌。

          十二副瓷板画都是以珐琅彩为主,胎质洁白坚致,结构紧密细腻,犹如和田美玉一样。以姜黄色基调为主的釉面散发出庄重典雅的皇室气息,典雅高贵。而且上绘画的背景,场景宏大,景致优美,加上绘画细腻,人物传神,绝对是当时的一件无价之宝。

          至于另一件都是最近的鉴宝大会上的一件青羊图,在当时除了方奇的藏品,也是引起了一阵轰动。

          而这一幅百骏图比起青羊图更是更胜一筹。画马的名家自古以来就有,马通常作为人才的象征,而马夫则代表治理百姓的官员。以群马为题的画作,常用来表彰国力。

          现存最早的名作是北宋李公麟传仿唐代韦偃的摹本《临韦偃放牧图》,,画中马匹超过千匹,马夫亦有百人以上,表现盛唐人才济济、国运昌隆的气象。而现在也有徐悲鸿的八骏图等等。

          这一幅《百骏图》具有一个叙事结构,将画中分别出现于前中后段落的三匹瘦马视为主角。卷首比较静谧地描绘了在帐篷附近休息的马夫与树下休憩的马匹,中段表现并组合马匹的各种姿态,远景并出现马夫奔驰驯马的场面,最后一段则以浴马作为画卷的结束。

          随着瘦马由离群索居,到受到驯化接近其他壮硕骏马的图像。勾勒出在异族统治下,人才被延揽进朝廷的过程。

          而画中没有两匹马是雷同的,每一匹的姿态都有差异。光是歇在地上的马,就有侧躺着、全仰着、屈卧着等。再依不同角度及身体各部位的转动创造出多样的形象。可以想像当时四十岁左右的郎世宁曾经对马匹做过许多写生。留下许多马匹的画稿。

          不过除了实际写生之外,画中部分形象仍出自中国古代马题材绘画。例如赵雍《骏马图》中的揩痒马,或是龚开《骏骨图》的瘦马等。因此《百骏图》可视为郎世宁对画马传统的尝试与挑战,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方奇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连这个也弄到了。

          但是。方奇触摸到纸上,他的脸色顿时一变,没有用异能,以他现在的眼光,刚才已经九成的把握确定乃是真品。但是一触摸到纸张,传到他手上的年代信息却是仅仅只有十几年的时间,这让他的内心顿时产生了一阵动荡。

          高仿。方奇凝重的看着这一幅画,没有用异能想要找出其中的破绽,但是十分钟后,方奇还是一无所获。而且方奇的身边还有一名大汗淋淋的中年人。

          因为方奇凝重带来的气氛。给了他莫大的压力,他没有想到方奇原本看好的东西突然面色一变,而且最后看看了足足十分钟都是没有松开眉头,最后还不由叹了一口气。

          “方先生,你认为这一幅画怎么样?”听到那人的话,方奇摇了摇头,道:

          “这是一件高仿,还是现代的高仿,在m国随便找一名收藏家出手吧,看下一件。”听到方奇的话,那人顿时一愣,没有想到真的沿着他想象的方向前进了。但是方奇说这高仿,九成不会是真迹。

          “方先生,这是梵高的向日葵,你看看?”听到那人的话,方奇并没有立刻去触摸拿东西,而是看着那人打开这一幅画,这是一幅十二株的向日葵

          梵高的十二株向日葵通常以为是梵高他以十二来表示基督十二门徒。对于梵高而言,向日葵这种花是表现他思想的最佳题材。夏季短暂,向日葵的花期更是不长,梵高亦如向向日葵般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称他为向日葵画家,应该是恰如其分。

          凡高的艺术是伟大的然而在他生前并未得到社会的承认。他作品中所包含着深刻的悲剧意识其强烈的个性和在形式上的独特追求远远走在代的前面的确难以被当时的人们所接受。他以环境来抓住对象他重新改变现实,以达到实实在在的真实,促成了表现主义的诞生。

          在人们对他的误解最深的时候,正是他对自己的创作最有信心的时候。因此才留下了永远的艺术著作。他直接影响了法国的野兽主义德国的表现主义以至于20世纪初出现的抒情抽象肖像。

          他最初的作品,情调常是低沉的,可是后来,他大量的作品即一变低沉而为响亮和明朗,好象要用欢快的歌声来慰藉人世的苦难,以表达他强烈的理想和希望。

          “他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这就是太阳。”他的画面上不单充满了阳光下的鲜艳色彩,而且不止一次地下面去描绘令人逼视的太阳本身,并且多次描绘向日葵。人们如果确能真诚相爱,生命则将是永存的。这就是凡高的愿望和信念

          《向日葵》用绚丽的黄色色系组合绘成,堪称梵高的化身,也可说是他的代表作。强烈的金黄色常常是他画中的主要色调,这是因为凡高热烈的性格爱上了热烈的色彩的发源地——太阳。

          太阳就成了他赞美的对象,而太阳的光在他看来是黄色的。黄色的花瓣就像太阳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一般,金黄色的花瓣,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使梵高内心充满激情地去画那些面朝太阳而生的花朵。花蕊画得火红火红,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球。

          厚重的笔触使画面带有雕塑感,耀眼的黄颜色充斥整个画面,引起人们精神上的极大振奋。充分发挥色彩的感情因素,使色彩成为他表达思想感情的重要手段,这便是凡高艺术的重要特色。

          “这到是难得一件的真品,不错的东西。”听到方奇的话,那人不由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一件东西是假的,他就担心是方奇存心找茬了。

          而最后一件乃是兔毫鼠须盏。兔毫鼠须盏在宋代有过极其辉煌的‘历史’,是以其如丝如毫的流纹命名。虽说是喝茶的家什,可兔毫鼠须盏比我们概念中的茶杯、茶盅大上很多,与g市人吃饭的碗不相上下。而且价值也是极高。

          这一个兔毫鼠须盏造型平淡无奇,色泽也不绚丽,气质凝重,呈深褐色,几近黑,行外人猛一打眼可能会以为是农家的饭碗。然细观可辨其釉色细腻润泽,隐约闪现深蓝色和浅棕色如鼠须般的流纹,底部刻有“供御”二字。轻敲一下,有如木声。

          宋徽宗曾经说过‘盏以青绿为贵,兔毫为上’。由于兔毫鼠须盏的胎骨较厚,茶不易凉。

          在当时崇尚自然、朴实无华的宋时美学境界中极高,于是民间气息浓厚的建阳茶盏盛行,与定、均、哥等名窑齐名,可见这茶盏的珍贵,至少也是上层社会人物的把玩之物。

          唐宋时茶道颇盛,但那时不像现在的泡茶,而是煮茶。当时的贡茶都是把细嫩的茶芽研磨十六次,每研干,再加水,后用文火烘焙七昼夜而成研膏茶。经过这么多工序泡制的茶洁白如雪,与兔毫鼠须盏的黑褐色相映成趣,所以在当时有“茶色白,宜黑盏”之说。

          宋代著名的兔毫鼠须盏存世不多,在国内外公私收藏中都极罕见。而且这一件盏底有题款,连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兔毫鼠须盏都没有‘供御’二字,这可称是国宝。而且方奇手上传来的信息表明这是南宋建阳官窑为皇帝烧制的茶盏,有历史记载。

          其实很多的收藏都是古时哪一个年代最为盛行的玩意,无论是官窑青花,还是珐琅彩,鼻烟壶,字画,漆雕,在当时的价值就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可以玩得起来。还有各种兵器,真正值钱的玩意,在当时必须值钱。

          正如一句话说的,一件古玩值钱的前提是当年它就值钱,一般农家用的大碗再过2000年也不值钱。就像是前段时间鉴宝,方奇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民国的时候普通用品,根本就不值钱。即使宋朝留下里的普通犁头,也只能当成文物,收藏家没有多少想要的。

          当然要是皇帝用它耕过地那就另当别论了,还有一些被赋予了特殊意义的东西,比如九曲珠。这一件东西在当时就是一件稀罕玩意,可以说这东西要是出现在明清时期,以孔夫子的名气,这东西也是无价之宝。

          “呵呵,这些东西我很满意,今后我们的交易完成,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也不想再见到你们了。”听到方奇的话,那人不由松了一口气,看着手上唯一一副被退回来的画,他们又可以大发一笔了,毕竟这百骏图的价值可不低啊,再差也至少数千万的东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