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魑魅谷中四(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二人商议既定,云海回赤龙堂负了乐辰,琴默携了宝儿,四人联袂,展开御风法咒,径向玄天太素宫进发,一路行出数百里,云海已累得气喘吁吁,汗落如雨,寻了片树荫放下乐辰,一屁股坐倒在地,连声道:“不行了,我不行了,我的腰也快折断了。”

          宝儿笑道:“还老说自己是仙人呢,如今只是百十斤便压断了你的腰,弱似一条扁担,哪有仙人是这样的?”

          云海道:“你说得倒轻巧,要不换你来试试。”

          宝儿道:“我早已认了自己是个没用的小女子,便是十斤八斤也承受不来,哪能担得起如此重担?我听说得道的仙人们,个个举重若轻,泰山也只好似鸿毛,就是不知道……自己认的仙人有没有这样的能耐了。”

          云海受了她的揶揄,气息一滞,道:“哎呀,好你个小刁蛮,三两日没照应你,你这顽劣的脾性就又出来了,信不信我想个法儿再磨折磨折你。”

          云海说着站起身来,眯缝着眼睛,佯装施咒画符。宝儿见状闪身躲到琴默背后,探出头来叫道:“宫主救我,宫主救我。”

          琴默一笑,道:“牧龙,你莫要吓唬宝儿姑娘,俗话说‘远道无轻担’,你若支持不住的,便让师姐来帮你吧。”

          云海闻言忙道:“区区小事,哪敢劳动师姐大驾,我支持得住,支持得住。”说着瞥了一眼昏迷的乐辰,又不禁苦了脸,叹道:“若是我兄弟子洋在这儿就好了,他有一个星藤葫芦,内通异世,拿来把乐兄装了进去,那可就省事多了。”

          这边云海絮絮叨叨地说起子洋,另一边子洋携了阿妙与乌玄回返魑魅谷,一路风尘,数日间已来到南越蛮荒之地,沿途尽是瘴气毒虫,弥散晨昏,加之气候湿热,汗透重衫却不干去,当真是苦不堪言。这日午后,阿妙用手绢擦去满脸汗水,拧干了,一面挥打蚊虫,一面抓挠臂上的红疹,皱眉道:“乌兄,没想到你家竟在如此酷热的洪荒之地,我这一时半刻也忍受不了,你却能一住十几二十年,难道蚊虫儿都会认人,偏生不咬你么?”

          乌玄闻言笑道:“苦尽自然甘来,边外风光非只一般,世之奇巧瑰丽,常在荒芜人烟,亘古未化之处。空口无凭,魑魅谷就在前方不远,届时阿妙姑娘自行考证,只怕你从此便不愿走了呢。”

          阿妙闻言只是半信半疑,随二人穿过了一片潮热密林,忽一阵风来,眼前豁然而朗,山谷里芳草萋萋,百花争奇,远处一条瀑布自山顶落下,一道亮白,半山氤氲。天湛蓝,不见云缕,只一条虹彩路,似通天庭,水轻柔,红鱼浅游,自在逐浪流波,恬静安详。

          阿妙见状只道是热花了眼,生出幻觉来,举起双手连揉了几次眼眸,所见未改,这才信了,喜道:“乌兄倒未曾骗我,这般好所在,住上十几二十年当真无妨。”

          乌玄哈哈大笑,道:“阿妙姑娘若是喜欢的,不妨定居于此,有了子洋兄和阿妙姑娘这样的好朋友相伴,在下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子洋笑道:“多承乌兄美意,你就不怕我这样的粗人,摸鱼打鸟,糟蹋了这片锦绣么?”

          乌玄瞥了一眼阿妙,道:“阿妙姑娘有沉鱼落雁之容,只怕你们一入谷,鱼藏形,雁匿踪,百兽遁去,什么也找不到了。”

          “啊,你……”阿妙佯嗔道,“你这算是夸人么?我怎么觉得像是在说山魈鬼怪,瘟疫痨病,哼。”

          乌玄闻言嘻嘻笑道:“姑娘莫恼,在下给你赔不是了。”

          阿妙又哼了一身,转过身去不理他。子洋见状道:“乌兄,咱们既然来到了魑魅谷,自当谒见令尊乌谷主,还请乌兄引路。”

          乌玄抱拳道:“子洋兄有心了,请随我来。”说着招手撷取一片大树叶,轻摇着朝前去了。

          子洋和阿妙随他穿过花团锦簇的小径,九曲十转,来到一座占地广大,气势不凡的宅院前。乌玄引二人入了前厅,招呼下人奉茶,自己入内通传去了。

          少时乌玄回来,身后跟了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五缕长须,眉如墨染,一身锦袍画麟绣凤,行进时龙行虎步,双目中精光暗藏,颇有王霸之气。

          子洋和阿妙见状上前见礼,子洋道:“久仰乌谷主威名,今日得见,果然气宇轩昂,顶天立地,晚辈子洋有礼了。”

          乌寻虞闻言哈哈大笑,道:“小兄弟俊朗挺拔,龙凤之资,更听闻在罗乙山一役,独斗各大门派,潇洒豪迈,英雄了得,难怪我玄儿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今日来了好朋友,老夫亦是不胜之喜,来人,大排筵席。”

          子洋连连推辞,终究是辞他不得,乌寻虞在前厅设宴款待,众人欢饮,直至戌时才容子洋和阿妙告退,乌寻虞也自领着乌玄往后堂去了。

          子洋和阿妙由下人引入客房。阿妙待下人退去,探首到门外四下里眺望了一番,掩紧了门户,向子洋轻声道:“子洋哥,咱们是不是今夜里便探探这魑魅谷的究竟?”

          子洋道:“乌谷主待我们诚恳,我们却暗地里打探他谷中虚实,只怕是不太好。”

          阿妙道:“此事关系魔界入口,关乎人世安危,若能将入口封印,对乌家上下只有好处,也不枉了咱们跟乌玄的交情。”

          子洋道:“既然如此,何不向乌谷主言明,有他首肯,此事办在明里,那便容易多了。”

          阿妙道:“子洋哥,乌家父子虽然态度友善,但咱们对他们的来历一无所知,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差错,咱们无谓冒险,还是暗中进行要安稳得多。”

          子洋闻言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你说得也有道理,咱们便先将此事了结,我再向乌谷主和乌兄弟赔罪。”

          二人主意拿定,待到子时,子洋灭了烛火,将隐身石含在口中,推门出来,径向谷中探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