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朱月苏生(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罗阿在等待着,等待着他的“猎物”进入到他布置好的舞台,他一次又一次转生,一次又一次被杀死。

          除去遭遇化名基督山的复仇者那一次之外,均是死在白姬爱尔奎特的手中,可谓是交缠了轮回转世的宿命对手。

          然而,罗阿却从未放弃过,虽然被一次次猎杀,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猎物,他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能够反客为主、以下克上!

          而现在便是机会来临之刻,转生之蛇便将要在今日得到永生不朽!

          “嗤”

          一直白嫩的小手从野兽的背后探出,将这包容了两个灵魂的**洞穿,在这刹那间,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压迫感让他连发出声音都不能做到。

          “呐呐如果不想要连同灵魂都燃烧殆尽的话,就要努力点了呢”

          甜蜜似毒的声音传入耳中,罗阿对自己宛若指尖蝼蚁的处境感到恐惧,体内的血肉、魔力、乃至灵魂都开始暴动,被另一种极端的力量侵染着。

          下一刻,两名少女一前一后踏入了这一处血腥的舞台,第一眼见到的便是触目惊心的的“装潢”。

          烂的、好的、残缺的……

          新鲜、腐坏、难辨的……

          人类以及异物的脏器成为了此处的点缀,让人不免生出这是在什么血肉怪兽的体内。

          浓烈的气味甚至让式都觉得一阵眩晕,但少女强烈的意志支撑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得以获得寻找那个无用男人的机会。

          位于这一片狼藉之中的便是那个看起来太过单薄的青年,黑瞳干也躺在血肉之中,虽没有失去性命却早已经昏厥。

          “唔”

          紧跟着式进入这里的是爱尔奎特,白色的吸血姬闷哼一声,在僵硬了片刻之后才终于稳住了身体,因为这过于浓烈的血气引动出来的是内心难以遏制的冲动,意志与身体本能的冲突使她整个人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罗阿!”

          莫大的煎熬摧残着爱尔奎特的理智,而产生的则是莫大的怒气,引爆的是达至顶峰的怒气,双瞳化作了金色,吼声中传达的是没有半死掩盖的杀意以及对于自己面临处境的恐惧……

          过于醒目的线条浮现出来,利用血液勾勒出来的符文与魔法阵也在此时达成了触发条件,层层叠叠的结界将这一片地区包裹起来。

          这就和罗阿最初的设想一样,这座特制的舞台的狩猎技能证完美的运作,而他也会选择在此时显露身姿,将一切把握在手中!

          当然,这前提是一切真的把握在他的手中……

          “吼……呃可……恶……吼吃身体……”

          在爱尔奎特和式才发现这纷繁魔术目的的同时,一股暴躁混乱的气息在此处爆发开来。

          “式!”

          以式绝对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冲向她的黑影入到中间的爱尔奎特一爪子打的倒飞出去,掀起的狂风甚至把式和黑桐陷入了血肉的狼藉之中,更令人惊讶的还是这里的墙壁竟然可以经受这般的冲击。

          “吼……爱尔、奎特……不要…嘎…碍事!”

          罗阿、或者说是白纯里绪的身体中灵魂与知性被暴躁的力量侵染、陷入混乱,而他所瞄准的目标则是他所认定的最佳载体,过于糟糕的身体状况令他已经不能继续自己原本十拿九稳的计划,他必须要在自己彻底毁灭前获得新的躯体!

          “唔呼呼休想!罗阿!这一次我要把你彻底的杀死!”

          爱尔奎特金色的瞳孔中除去杀意还有焦躁,额头浮现出汗滴,身体时不时的会颤抖起来,体内的吸血在这样的环境下被挑动,为了压制住这让她发狂的煎熬,爱尔奎特可以发挥出来的力量受到极大的限制!

          “轰”

          音爆声扩散开来,罗阿消失在原地,挥出的拳头被爱尔奎特的两只手硬接下来,可是从爱尔奎特皱眉的模样看来,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有些吃力。

          同样明白这一点的罗阿并没有放任这个机会错过,另一只手抽出了刀,向着爱尔奎特的心脏刺去,让爱尔奎特不得不后退一步,也正是这一退,让罗阿被挡下的手得以再挥出一拳,让爱尔奎特整个被击飞出去。

          罗阿见此状况却没有继续追击,而是直直扑向了浑身染上血色的式,而式在此刻拉开了与黑桐的距离,匆忙的就地一滚,勉强的躲过了罗阿的扑袭。

          虽然身手矫健,可式终究只是个人类,面临现在的罗阿还是太过勉强,但少女仍然保持着冷静,眸中蓝红交织的绚烂螺旋仍旧可以清晰的映出这非人之物的死。

          “哎呀呀看起来对爱尔奎特你的影响比想象中还要大啊”

          随着熟悉而又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爱尔奎特被一双素白的手接了下来,慵懒而又散漫的语调伴随着丝丝热气呼在她的耳角。

          “依文洁琳?!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爱尔奎特毫不费力就认出了接住自己的人,但此刻的依文与她已经习惯了的小巧姿态,通过背后的触感她就可以判定现在的依文是成熟的少女模样,再者,此时的爱尔奎特被依文从背后伸来的双手稳稳驾住,心里也升起一股不祥预感。

          “呵呵你也是一样甜美的味道呢”

          “吸溜”

          并未正面回答的依文将娇美的面容贴近爱尔奎特的脖颈,探出粉嫩的小舌轻柔的舔舐了一下,让爱尔奎特微微颤抖起来。

          “唔依、依文洁琳!你……”

          “我只是希望你也跟着一起放松一点哦太过压抑只会让自己痛苦而已这无论对你还是对我都是最好的那么,爱尔奎特酱,我就开动了”

          神色轻佻而又煽情的金发真祖露出两颗尖利的牙向着少女的颈部咬了下去。

          “唔”

          爱尔奎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同时被依文的力量引导着,彻底放松了身体,不再被压制的原始本能转瞬间便将整个身体填满,将爱尔奎特自身的知性而人格都冲刷到意识的尽头,平常被压制了七成甚至更多的魔力自由的奔腾起来,向着周遭宣泄。

          于此同时,铭刻在这个星球上的某个系统被打开了运转的开关,在漫长岁月之前被歼灭的某个意志也随之苏生!

          这是爱尔奎特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她是为了承载月球意志而诞生的容器,而她本来的命运便注定了会在这个人格被磨灭殆尽之时迎来终末与崭新的开端!

          忘却了爱尔奎特这个名字后堕落的真祖驱壳再次行动之时,她便不再是白色的吸血姬爱尔奎特,而是朱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