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 你把我的幸福,都抢走了 六千(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过了半响,将夜夕辰放开,夜夕颜拉着那只软软的手,坐在圆桌旁,看着那张已经隐约,褪去了婴儿肥的小脸蛋,嘴角勾着笑意的说道洽。。cuiweiju88。翠微居

          “我的辰弟真是长大了,现在看…还真是越发的俊气。”

          夜夕辰黑黑的小脑袋,直接的低了下去,只觉这次姐姐回来,又和以前一样了,不像几个月前,都不喜说话,小身子微微移动着,直接将身子半趴在夜夕颜的腿上。

          声音依旧带着稚气未脱,“姐姐…这次回来,会多住几天吗?”

          微微一愣,看着那双黝黑的大眼睛,还是摇摇头,不过,又是追加一句,“不过,姐姐会经常过来,辰弟,也可以让额娘,带着你到靖王府里。”

          其实,夜夕颜不留下,无非就是有些担忧那个妖孽,而且加上,最近京中,不是很太平,这次北冥渊被重创到谷底,万一做出什么,可就麻烦了,所以,还是要防患于未然钤。

          “那好吧…”夜夕辰点点头,想到额娘说的,便是立马应下,只是面上还是有着不开心。

          夜夕颜看着他这样,从灵儿那里接过,提前备好的一些小玩意递了过去,“辰弟,你看,这些都是姐姐给你,带过来的。”

          毕竟还是孩子,看到这些,方才有的不开心,也都抛在了脑后,开心的玩了起来,而夜夕颜也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看着他天真的笑颜。

          大约午膳的功夫,夜王爷与夜王妃也回府了,听见侍女的传报,夜夕颜拉着还在玩的辰弟,直接走到了府门口相迎。

          下了马车的夜王妃,一看府门口站着的人,心都要化了,一大一小,一个美的倾城,一个可爱无比,她只觉得,她上辈子定是积下了,天大的福气,所以才会有这两个孩子。

          “傻坐着干嘛呢?还不快下来,夕颜回来了,这下你也不用日日念叨了。”夜王爷看着还坐在马车上的人,笑着说道,眉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情意。

          夜王妃的脸色微微泛红,心里更是满满的幸福感,将手递给了站在马车下的夜王爷,就这么走下了马车。

          夜夕颜看着父王母后这样,心里也有动容,这会脑里,又想起了,现在那个应该还在朝堂中的男子,这个时辰,想来应该已经下朝了。

          依照他的脾气,若是无事,只怕一会还会来夜王府寻她,想到这里,夜夕颜的脸颊也有热意,素手微动,看着辰弟,正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夜夕颜才从晃神中回神,赶紧和额娘父王问了安,随后才一起进了府。

          ……

          朝堂中,玄阳帝在下完最后一道旨意后,宣布了下朝,今日上朝其实就是封赏,凡是这次从沧溟回来的将军,都有封赏。

          其中,沐青城更是直接被封为了少将军,而且玄阳帝还将高太尉,手中的一支新军,分给了他,并且让他监督后面的新兵器制造,可谓风光无比。

          最令众人震惊的是,这次太子被废,最后,吏部交由齐王接管,而刑部却是交由了靖王,一时之间,这两人成为了下一任王储的热门人选。

          而睿王北冥策,还是没有从之前的科举风波中缓过来,所以,虽然顶着大皇子与睿王的头衔,却是依旧毫无建树。

          不过,因为皇后与慕容府的关系,所以不少大臣还是没有轻看之心。

          下朝过后,北冥策看着正准备走出去的北冥祁与北冥羿,直接开口道。

          “今日两个王弟,皆是受了父皇的重用,我这个做大哥的理应,替你们把摆宴庆贺,就是不知齐王与靖王是否赏脸了。”

          北冥祁看着面前出声的北冥策,抚了抚额头,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他一向不想掺和到夺位之中,可是父皇今日的旨意,分明已经将他拉下水了。

          低垂的嘴角泛着苦涩,他之前还真是想的太过简单,总以为,他不争就无事,可是现在看来,他既然身在皇室,自然就摆脱不了这个命运。

          “睿王,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客气了,王兄摆宴,弟弟岂有不去的道理。”

          对着北冥策勾起唇角,北冥祁笑的真诚,可是在触及,对方眼底的冷色时,还是寒了心,看来面前这人,是真心以为他也想争位了,偏过头,看着身侧不做言语的人。

          有些好奇,这人会如何说。

          “靖王爷…怎么说?”北冥策看着毫不做声的北冥羿,追着问道。

          北冥羿看着紧盯着他的两人,原本想要说出口的拒绝,却是直接的改了口,“就和齐王所说的一样,既然王兄请宴,我自然要去。”

          去…是为了看看这人到底是想干嘛?而且他也有事情,想与这人说说呢…就是不知,他若是听了,会不会还这般的开心。

          狭长的眼眸中,有寒流涌动,那嘴角更是勾着一抹带有深意的笑。

          北冥祁看着这样的北冥羿,只觉心头有些发凉,这人又想做什么?在他看来,这个北冥羿从那次秋猎以后,就浑身透着诡异的神秘感,让人看不清,也猜不透。

          “哈哈…既然两位王弟,都如此的给面子,那么今日我定会好好做东。”北冥策大笑起来,三人直接一起走出了皇宫。

          站在宫门口的沐青城,看着几人一起出来,便是将头一低,直接的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而北冥策却是眼尖的看到了那人,立在原地,眼神中有着几分邪气。

          “睿王,这是怎么了?”北冥祁看着面前站着不动的北冥策疑惑的开口。

          北冥策看着人已经走远了,才偏过头,笑着开口,“齐王,有没有觉得,这新封的沐少将军,长的还真是好看,若不是那干煸的身材,我定会以为他是个女子。”

          北冥祁看出他是色心又起了,便是没了再继续下去的心情,只是敷衍的说了一句,“沐少将军,确实生的秀气。”

          “那岂止是秀气,分明就是美艳绝伦,那白白的小脸,还有纤细的腰肢,就连许多女子都比不过,这样的人,在床,上…定然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说到这里,北冥渊只觉周遭的气息一冷,缓过神来,才感觉自个说多了,对着一旁的两人说道,“这个宫巷,还真有些凉气,我们快走吧。”

          加快脚步,几人便是直接走出了皇宫。

          ……

          夜王府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