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勇闯魔狱(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寒凝山,月洲上最寒冷的一座山峰,终年积雪不化,此处正是我们锻炼身体最佳所在。一是可以让身体适应寒冷,二来因积雪更是锻炼体力的最佳选择。

          我和修罗带着一群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去的道友,此时就是在这寒凝山上死命的训练。

          和在魔法星大雪山不同的是,这一次是为了保命,我和修罗都为自身设计出一套最残酷的修练方式,天刚亮就开始不停的跑步。

          我和修罗还在身上加上了负重,而且是从一开始就加了五十公斤的重量在雪地里奔跑。

          从早晨跑到中午,根本不考虑休息的问题,因为只要想到休息,就很有可能想躺下去休息个够。

          在这里训练,我们的真元力根本就帮不上忙,比起在大雪山时情况更严苛,那时可是还有内家真气的辅助,而在这是全凭体力。

          月下海,这一个令人提起来就充满挫折感的地方,就是这么的令人无奈,谁都拥有一身高不可测的修为,却谁都不愿意使用,一用上真元力,不管有没有仙石来补充,还是一样撑不了多久,我当初帮小幽,是靠着千露的关系,要不也无法办到。

          而我从小幽给的记事本中得知,在闯关时真元力肯定会被封锁住,半点都用不了,唯一有用的就是本能,当然对不对我们还不知道,一切都要等到了那里才会见分明。

          只是我和修罗都不想赌,做好最佳准备再去闯关,就算现在的辛苦是白费功夫又如何?不就是辛苦一场嘛!

          我们会有这种想法和这种作为,有一半是修罗的猜测。

          修罗认为,这月下海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反而更像是谁的法器似的,很有可能是哪个仙人或神人身上的法宝,专门用来惩罚犯错的弟子之用。

          如果是真的,那么真元力就肯定会在紧要关头被封死,唯一还能依赖的就是身体本身的能力了。

          只是,那些同来的道友有一大半和我们的想法不同,毕竟月下海是由来已久的十大凶地,其存在,少说也有十万年以上的时间,因此没有对我们的嗤之以鼻已经算是客气了。

          要不是因为我们有一艘战舰可以让大家省去一番海上战斗,我看可能没几个人愿意陪我们一起受这个罪,因此在训练时,真的肯像我们这样不计代价来训练的,也只有七个人而已,其他人虽也有训练,但是看在我们的眼里,根本就是应付了事。

          同是修道人,谁也管不着谁,所以这种事我们也无能为力,修罗还冷笑着跟我说:“希望他们是对的,要不恐怕是死路一条。”

          修罗说这话的意思,我是累的不愿再去多想,是好是坏全由他们,我只知道,要对自己负责,每天一张眼就是没命的训练,直到晚上躺下为止,其他我是什么都不愿去想。

          想想也是,当一个人时时都杵在身体的极限边缘时,谁还有那个精力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一个月后,和我们同来的三十七个道友,其中三人先回去了,只在回去的时候跟我说,要先回去船边等候我们,毕竟战舰被防护罩封死了,除了我们谁也上不去。

          三个月后,三十七个人只剩下十四个人,半年后,就只剩下四个跟幻象比较熟悉的道友不好意思离开,其他人全走光了。

          因此,寒凝山就只剩下我们七个人,还在继续着我们对自己的终极训练。

          这一次的训练,直到二年的时间过去,我和修罗才满意的起程回去。

          二年下来,寒凝山的冷已经无法再威胁我们,二年来这种不眠不休,近乎惨无人道的训练方式,让我的身体又重新回到以前那种像似随时要爆炸的体型。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千露,没有千露来滋润疲惫的身体,就算我们的意志力能撑得住,我们的身体也禁不起这样的摧残。

          在训练的过程中,每当我快要撑不下去时,修罗都会在我耳边提醒我道:“想想身上的晶元和神晶,也许,师父和师门长辈都在等着用呢。”

          所以,撑不下去还得撑。

          责任正是我最大的弱点,因为我责任我没得选择,只有死命的撑下去。

          换修罗累到爬不起来的时候,我只需简单的说一句,道:“要不要我把你现在的情况,说给弟子们听听?”

          一句话就够了,逼得修罗爬不起来也得爬起来,也许,这正是死要面子的人最大的弱点。

          幻象他们五人就比我们轻松多了,训练的量连我们的一半都不到,毕竟我们还没这么大方,随便将千露拿来送人。

          只是我自己明白,当这些道友真的需要时,我一样不会小气的。

          现在我终于明白,人的身体真是潜能无限,现在的我,又能举起重达千斤的巨石在雪地上奔跑,而且是在不使用任何辅助手段的情况下。

          另外,念力在经过了这两年的训练,已能随心所欲的使用,几乎是在一动念之间,身旁数丈大小的巨石,就会被我的意念凭空移到数十丈远的距离之外。

          身上的真元力虽不能像在外界一样运用自如,却已经没有推动如龟爬的感觉,慢还是慢了点,但是比起刚来之时,起码要快了数十倍不止。

          这一点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我们谁都没想到,这刻苦的训练竟然还有这种意外的收获,让我们七个人,都对离开这月下海充满了信心。

          在回去的路上,我问幻象道:“道友可是跟我们一样,被仙界的人送进来的?”

          幻象很是吃惊的看着我,像是不敢相信又像是很意外似的道:“你们是被仙人送进来的?”

          我肯定的说道:“是被仙人送进来的没错,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幻象最终还选择了相信,毕竟为这种事骗她好像也没什么意义,遂道:“我和你们不同,我只是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传送阵,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来到这个地方,而我是在遇到其他的道友之后才知道,这里是月下海,真叫我悔不当初啊”

          幻象指着他身左的道友说道:“像月灵子他的情况更是奇特,他是在海中潜行时闯进来的,事前根本毫无所觉,就这么莫名奇妙的被送到这里来。”

          “还有他,万翔,他虽不算倒楣,却也是自讨苦吃,为了跟别人决斗,一起走进一个传送门,结果到了这里他才知道,他被骗了。”

          “那个跟他决斗的人,本来就已经没得救了,心魔反噬已到了最后关头,迟早也是一死,所以才找万翔决斗,其目的就是要万翔陪他一起死。”

          幻象又指着一直跟在他后边的道友说道:“他这个孔百年更离奇,一觉睡醒就来到这哩,到底是被人陷害还是什么原因都不知道,想怨都无人可怨,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他还是我们当中最早来的,已经来到这里一千四百多年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