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5 ????(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个旧身份或许是他光明前途的障碍,那他可能是谁?江洋大盗?门派叛徒?金枪李想到李沐用木刀杀人时温和从容的笑,又想到了另种可能。

          他以前会不会是杀手?

          14流星蝴蝶剑二

          流星划过天际的时候,孟星魂正躺在草地上喝酒。

          他喜欢看流星,喜欢欣赏夜空上那抹短促却耀眼的亮痕。他的剑法也如同流星般,光滑未散,对手就已经倒下。

          他是个杀手,这点没错。但他并不想杀人。第次杀人后,他就躲到他的小木屋,把自己关在杀人里的阴影里,忏悔着,呕吐着。没杀过人前,他觉得他的剑会带给他流星般璀璨的光芒;杀过人后,他只觉得再夺目的光芒也会被身的血腥所玷污。

          他杀人,只是为了还债。他欠个女人的债。

          那个女人姓高,在孟星魂六岁时,她给了他块馒头,那时候他已经饿了三天,奄奄息。所以他感激她,想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旁人都叫她高老大。他也经常叫她高老大,有时还叫她高姐,偶尔叫她大姐。她也做了回应,边亲切地叫他小孟,边温柔地叫他去为她杀人。

          所以他不断地杀人,他的剑越来越快,他的手也越来越稳定。他不再忏悔,也不再愧疚,有的只是游走于生死间的麻木和厌倦。

          他越来越厌倦这样的生活。尽管高老大把他和另外三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带到了快活林,让他们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他却没有点家的归属感。

          快活林是高老大创办的,她和四个年轻人同见证了快活林的崛起。它如今已经是天下闻名的销金窟。这里有佳人无数,且各具特点,或妖娆娇媚,或娴静典雅,或活泼好动。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找到。这里有最大的赌场,无数有名或无名的江湖人士在此开盘下注,斗得通宵才归。这里有最高档的酒家,天下名厨齐聚此处,佳肴美食配上火烈美酒足以敛聚世间英雄。

          快活林什么人的痕迹都有。黑白两道,王侯将相,都在其中往来出没。但唯独没有孟星魂和其他三个杀手的痕迹。

          孟星魂,叶翔,何方,石群,是当年饥荒中被高老大救下的四个人,也是听命于高老大的快活林四大杀手。快活林虽然收入很多,但每日开销也极大,所以她要另寻出路。

          可在武林中,有什么比取人性命还更赚钱的法子呢?

          所以高老大从小训练孟星魂和其他三人,力图让他们成为顶级杀手。但杀手终归是阴暗且卑微的职业,他们作为杀手,必须像幽灵样,没有面孔,没有名字,没有身份,只能躲在快活林富丽堂皇背后的暗影里。

          故此,过了这么多年,孟星魂只和高老大和其他三个杀手相处过。

          今夜星河灿烂,景色甚美,是他出外执行新任务之前的最后夜。夜幕下,他沿着杂草丛生的林地缓缓地踱步而行,目标是高老大的住处。

          走了几步,他听到阵十分熟悉的脚步声,他抬起头看,却是叶翔正朝他走来。

          叶翔与他不同,他冷静睿智,是四人中最有领导才能最具洞察力的。他是当之无愧的四大杀手之首。

          叶翔也是四人中与他相处时光最多的人,与他最为亲厚的人。孟星魂不得不承认,他杀人的技巧有半以上是从叶翔那里学来的。

          此刻看到他,孟星魂那如磐石寒冰般冷厉的面部线条才稍稍柔和起来,他的嘴角划起了个极浅的弧度。

          叶翔也笑了,他的笑像是春风拂面,直吹进孟星魂的内心,驱散他隐隐的愁绪,在这寒夜里也带来了股难得的温馨怡人的气息。

          他走进几步,向孟星魂点了点头,瞥了眼高老大灯火通明的屋子,又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孟星魂,似乎张着唇想说些什么,却又略微歪了歪头,闭上了嘴。

          孟星魂立刻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高老大屋子里有人,此刻不便去找她。他了然地转过身,跟叶翔去了另处林地。

          他俩靠在棵挂满了酒壶的大树上,悠闲地看着流星,喝着小酒。叶翔望着那极速消逝的流星,问道:“又要出远门,向高老大辞行?”

          “恩。”孟星魂垂下了眼帘,低声答道。

          “这回去多远?”

          “洛阳。”

          “金枪李?”

          孟星魂又低低地“恩”了声。

          “是个狠角色。”叶翔眉眼间浮现出了淡淡的忧色,低头酌酒道:“他很有钱,能够买下半座洛阳城,也能买下四大金刚和十三太保为他保命。这些人连睡觉都不离他的左右。他的疾风骤雨七七四十九枪至今还没有遇到过敌手,身上还穿着刀枪不入的金丝甲。”

          顿了下,他又说道:“最近他身边还出现了名善使飞刀的神秘高手,与他来往甚密。这些人,全都不好对付。”

          孟星魂直面无表情地喝着酒,听叶翔说完后就随手把酒壶扔在了身后,挺起身子定定地看着叶翔,说道:“叶翔,我杀不了他,他就杀了我。”

          “所以事前的功课定要做好。”叶翔在“定”上加强了声调。

          孟星魂淡淡笑道:“我知道。”他又把目光投向前方,说道:“金枪李的生活习惯环境侍卫仆从,甚至他每天的举动,我都已经调查清楚。”

          说完他又回头望着叶翔,笑道:“你教我的,个职业杀手该做的,我都做了。”

          “小孟。”叶翔略带忧伤地看向前方,说道,“这种日子,过厌了吧?”

          “谈不上,我欠高老大的,总要还的。”孟星魂的话中隐着几丝不易察觉的疲惫与无奈。

          “还得完吗?”叶翔垂下了头。

          孟星魂轻哼了声,转过头看着他笑道:“我有本我自己的帐。”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味啊?”突然阵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从林中传来。

          二人回头张望,原来是快活林杀手之三——何方。穿着袭暗红衣服的何方生的唇红齿白,面如傅粉,只是那嘴角噙着丝带有几分讥嘲和傲气的笑。

          四人中就属他最亲近高老大,所以他听到叶翔与孟星魂充满埋怨的私语,便匆匆现身。

          叶翔与他阵寒暄过后,他便走近几步,在孟星魂旁边坐下,用着意味不明的眼神瞅着自顾自喝酒的孟星魂,问道:“你刚才说的那笔帐是怎么回事?听你的口气,好像你打算离开高姐。”

          孟星魂仍是喝着小酒,看也不看他。

          何方眼神愈发锐利,说道:“孟星魂,你欠高姐的是命,就得拿命来还。那是辈子的事,没有尽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