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温度,同样热得烫手。

          金丝这丫头太唐突了!他不舍见到爱妻受苦,因他深知那种如同受到地狱之火煎熬的痛苦。

          “嗯好舒服”额头传来的凉意让燕飞忍不住轻吟出声,急切地抓着他的手摩挲着脸烦,发出舒服的娇吟。“我好热”

          她的身子像是着了火,就要被烧成灰烬,是谁快来救救她呀燕飞试着睁开眼眸,连这眼皮子都被灼疼了。

          撑起仅存的意识,她努力将眼前的男人看清楚,见到关元祯那双关爱的眼眸,顿时清醒了几分。

          “你!”她甩开如浮木般被自己紧抓的手臂,顿失的清凉却让她陷入焚火的煎熬,身体和心理都不由自主地渴望着他。

          “走开!你走”最难堪的境况被他瞧见,她觉得好羞好无助,想拉起被褥遮盖身子却使不上力,她只能蜷曲着身子啜泣出声。“不要看我你走”

          “阿蛮”颗颗无助的泪水令关元祯心疼无比,不顾她的抗拒将热烫的身子抱入怀里,冰凉的大掌不断在滚烫的肌肤上游移,惹得燕飞又羞又舒坦。

          明明要推开他的,但又舍不得那份冰凉的触感,小手背叛了意志,抚上他的胸,她开始陷入理智和肉体的煎熬,只能抡起无力的拳头将气出在他身上。碰到结实的胸膛却又软绵无力,“呜呜你好可恶”

          胸前的捶击不痛不痒,胸口却因她的无助揪得好疼。

          “阿蛮,记得吗?我们的第次也是发生同样的状况”他俯身亲吻着肿烫红润的嫩唇,边发出低喃爱语。“这次换你把自己交给我,让我取悦你,让你舒坦”

          温热的手掌罩住只凝||乳|恣意地把玩,顶端的嫣红早已挺立翘起,因指尖的玩弄更加紧绷硬实。

          “啊”他的抚慰像是魔咒般,好多画面在燕飞脑中闪过,有个男人也曾这么亲吻着她逗弄着她,让她全身酥麻地颤抖;而她总是热切地回应他的每个吻每个爱抚

          “爱我快点我的爷”感觉像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的身子主动偎紧他,小蛮腰如水蛇般扭摆着,口中不自觉逸出往日两人独处时的匿称,“快爱我爷我的爷”

          “别急!我的阿蛮”关元祯边扯下自己的衣物,隐忍的欲望却比她来得急迫,尤其那声声“我的爷”,令他想起往日的恩爱。

          将她放倒在龙床上,他的身子亲匿地覆在娇躯上,以无数的吻持续加热欲望的温度,细细品尝舔弄她每吋的美好,厚实的掌心更放肆地爱抚柔嫩的雪峰。

          瞧见双峰正中央那颗红痣,他激动地以舌尖膜拜着它,更印证她的身分无误。

          “嗯啊”阿蛮主动张开玉腿让他嵌入腿间,大腿内侧不由自主地磨蹭着健臀两侧,并高耸起胸部渴望得到更多的疼爱。

          小腹传来无比的空虚,令她难耐地摆动水腰,早已春潮氾滥的幽密之处不由自主地迎合着男人的硬物,毫不掩饰想被充实被填满的渴求。

          “呜快点给我”她半眯起眼眸,不知羞地呻吟哀求着,玉腿甚至主动圈住他的腰,以褪间的柔滑前后摩擦顶住窄缝的硬物,波波热液沾湿了两人,摩擦出滛靡的声音,“求求你我的爷”

          “呃!阿蛮”关元祯低喘声,几乎融化在那甜腻的哀求声中,情欲下子窜升到顶点,他知道两人都撑不下去,身体胀痛得触即发。

          他捧起悬空的雪臀,将充血的热忤用力顶进地腿间,窒碍难行的紧窄几乎要他的命;他咬着牙,健臀用力挺,让自己埋入她的最深处。

          “啊啊——”突来的饱胀让她又疼又快意,湿漉漉的窄道难以克制地吸吮着硕大的男根,含得好紧好紧,丰沛的春水滋养了男性的力量。

          “老天”关元祯也紧闭着眼眸,感受被她包覆的快感,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着,深埋里头的硬物像是有生命般跳动着,湿热的|岤壁也跟着发出细微的颤动,催促着他的侵占。

          他以大掌撑住高悬的纤腰,健臀开始前后律动着,次次用力将自己推进湿窄的秘境深处,再缓缓抽出

          “啊啊——”她下意识地扭动腰臀,配合他抽送的节奏撞击着彼此,渴望更激烈更火热的进犯,“快!快点”

          关元祯快速跪坐起身,手臂撑开白嫩的玉腿,再次挺腰将自己送进为他开启的羞花之间,彻底地狠狈地占有她,每次的撞击都又重又深,却也瞬间将身下敏感的小女人送上情欲的巅峰。

          她哭喊着,尖叫着,意识迷离,敏感火热的身子却毫无保留地向他关敞,在波猛过波的强势进击中享受前所未有的高嘲喜悦。

          他则倾注身心地占有她,取悦她,激|情勃发地将全身力量灌注到她体内,紧紧攫住属于他的胴体,让自己的骨血钻进她的心灵深处。

          这夜,有情人的火热驱走了冰封的寒冬,春天再次降临“崇阳宫”。

          更多好书敬请登录b2b2

          剌眼的光线侵扰着阿蛮香甜的睡梦,她却不愿醒来,翻了个身,头钻进夫婿的怀抱里,熟悉的气味令她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叹息,继续赖着床。

          怀中的软玉馨香主动唤醒关元祯的欲望,他猛睁开眼,感受窝在怀里的温度,感动得差点落泪。

          拥她入眠,在她身边醒来,这刻他等了好久好久了

          爱怜地轻抚着柔滑的肌肤,欲望主动向她高举,见爱妻睡得香甜舍不得吵醒她,他悄悄将大腿挤入她微屈的腿间,手臂撑起她的膝盖,仍不餍足的硬物在已然干涩的褪根处揉弄着,不会儿便感受到那儿沁出滑腻的湿意,让摩擦更加顺畅。

          “嗯”阿蛮迷迷糊糊地呻吟出声,不自觉地摆动下身迎合他的律动,小手无意识凑上他的的胸,指尖寻到男生胸前的圆点,先是轻轻抚弄,最后有如饥渴的奶挂儿张嘴含住如豆的圆点。

          关元祯向来无法抗拒她的爱抚,感受她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于是将自己嵌入她腿间,毫无预警地进入她体内,埋得好深好深

          “啊——”瞬间被撑开至极致,阿蛮发出满足的呻吟,硬撑起半垂着羽睫的眼仰望着夫婿,突然之间却瞪大圆眸,眼睁睁望着伏在身上的陌生脸孔。

          “你是谁”猛推开与自己紧密结合的躯体,阿蛮以双腿顶住他的胸口,使出吃奶力气用力踹,关元祯还来不及意会过来,便硬生生被踢下龙床。

          阿蛮拉起被子盖住深躯,恐惧地瞪着浸犯自己的恶徒,“大胆恶徒!竟敢潜入皇上寝宫非礼本宫!”她接着拔声奢喊着:“来人呀!来人呀!”

          “阿蛮”关元祯跌坐地上,不知道眼前发生什么状况,在宁公公率领护卫冲入房时,他及时抓住龙袍披上。

          “万岁爷!这怎么回事?小的听到娘娘的声音”宁公公跟着往床上瞧,见鬼般瞪圆了双眼,“娘娘?”

          娘娘不是将自己关在“宣仪宫”不见人吗?昨晚她出席婚宴已经够震撼人了,见她出现在这龙床上更觉不可思议

          宁公公狐疑地打量着眼前看来更年轻美丽的皇后娘娘,她似乎不着片缕。加上龙床片凌乱,想也知道昨夜发生什么事。

          阿蛮见到宁公公随即大声求救,“小宁子。赶快将这恶徒抓起来!他竟敢竟敢以为自己被陌生人侮辱了,阿蛮伤心欲绝,几乎说不出话来。

          关元祯站起身,先是斥退所有护卫,接着赶紧爬上床求证心中的臆测,”阿蛮,你恢复记忆啦?”

          阿蛮却拿起枕头丢向他,哀痛地指控着:“什么恢复记忆?你这登徒子竟敢毁本宫清白”她继续向宁公公求救,“皇上呢?快请皇上回宫呀!小宁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