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口,当然了,如果媚媚不介意的话,他是非常乐意用嘴帮媚媚把骨头吐掉的。

          “媚媚,来,多吃点绿叶蔬菜吧!”虽然奕坐在了餐桌对面让他长臂莫及,不过为了媚媚的健康,他还是将菜夹到媚媚的碗里,示意凡喂她吃下去!

          “媚媚,吃晚饭有些文件你帮我签下吧!”坐在旁边没办法插手的吴克菲非常不爽,左边右边都被他们给占了,他只能说点别的事情将媚媚的注意力转移出来了!

          “恩,好!不过,是什麽呀?”转开头避开送到嘴边的青菜,媚媚嘟著嘴告诉凡她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边分神问著哥哥话。

          “没什麽,股权让渡书而已!”吴克菲说的非常轻描淡写,云淡风轻!

          个月前,在美国修养的父亲已经过世,将所有遗产都留给了他。

          从小到大,这个父亲都是在外面流连花丛的,偶尔回家也不过是为了和家族的那些亲戚聚会而已。他的行为不仅让母亲伤心了辈子,就连自己也好像单亲家庭的孩子样,极少有机会跟自己的父亲培养感情。所以,父亲过世时,他虽然心情低落了阵子,但却并没有太多伤心。

          至於媚媚,本来这个父亲对她来说,就只是个提供精子的人而已。媚媚走失的这些年,他们的父亲甚至都没有什麽担心的样子,只是“哦”了声後,就继续出去寻花问柳的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需要维护的,就算是有了亲缘,却没了亲情,又有什麽用呢!不得不说,他们的父亲的人生真的是十分失败,当他老了病了,除了孤独居然什麽都没为自己留下。父亲的遗嘱里,将60的股权已经留给他了,再加上这些年自己暗自收购的15股权,他打算全都转给媚媚。

          “股权?”之前哥哥也提过,他现在掌握了竟成的绝大部分股权了,可是为什麽要转给自己啊?“为什麽?”

          “没什麽!转给你也是样的!”本来父亲的遗产也不应该只留给自己的。

          因为父亲直没有再提到过媚媚,好像将媚媚忘记了般,而媚媚也对父亲没太多感情,所以最後他也没将媚媚带到父亲跟前,让他们相认。可是,媚媚毕竟是父亲的女儿,拥有合法的继承权,所以把这些都给媚媚也很合理!

          就这样,媚媚成为了个大富婆了!以竟成这样在国内排名前十的大集团的实力,75的股份让媚媚几乎要飙升到女富豪排行榜的榜首了!

          可是,有个问题是,就算媚媚现在身价非凡,远远高过了还只是为父亲工作的高级打工仔的凡,她也还是没有任何机会花到任何钱!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几个男人用他们自己的赚的钱将自己照顾的好好的,让她只能在被迫看哥哥拿给他的财报时,才知道自己存款的数字应该是又增加了不少!

          不过,其他四个男人觉得嫉妒了,这个吴克菲把自己的身家都送给了媚媚,这样他更是有理由赖在媚媚身边不走了。

          於是,攀比心态,让他们形成了股风潮,就是将自己名下能送给媚媚的都过到了她的名下,让她真的成为了个女富豪了!

          这些年凡,晟和奕都有用自己的收入在外面做投资,再加上丹尼尔做大明星这麽多年收入也是十分不菲,媚媚看著手中的存折,个个的数著那上面的“0”,却在念念叨叨了好几遍的个十百千万後,还是没能算得明白。

          “哇!我现在好有钱哦!”被堆的零给耀得眼花缭乱的媚媚,放弃再去数清楚自己的存款有多少了,反正不管多少,她能用到的机会也几乎没有!

          “没关系,钱赚来就是花的嘛,媚媚想怎麽花就怎麽花!”因为那些数字里也有自己的份,所以此刻陪著媚媚数著存折的丹尼尔很有些暴发户的气质,说话时都是底气十足的。

          他有些担忧的摸著媚媚的肚子,明明预产期都已经过了两天了,怎麽还是点动静都没有呢!

          “拜托,那也要你们给我花钱的机会好不好!”她都想不出来自己有些什麽是想要的了。

          不过,媚媚刚刚摆出经典的茶壶造型时,肚子那里却传来了阵阵的抽痛,在她肚子里就已经被几个爸爸暗自骂到臭头的懒小子,终於要出来了!

          作家的话:发晚了哈,不好意思!下班就去剪了头发,回来稍微收拾了下就赶紧赶文!

          决定今晚晚睡了,定要将正文的完结搞定,周末要把所有番外写完!

          150幸福的大结局

          “啊!好痛!”阵高过阵的尖叫声,让将她送来医院的丹尼尔和刚刚赶来的其他四个男人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我不要生了!”疼痛已经让她变得歇斯底里,坚持不肯让男人陪产的媚媚,头发都被汗水黏在了脸上,生产服也被打湿了。“你们听见没有,我不生了!以後谁再让我怀孕,我就把他阉掉,听见没有!”

          产房外面,本来正在焦急地来回踱著步的几个男人的脸色就已经很苍白了,此刻他们脆弱的小心脏更是快要停摆了,身体也微微的颤抖著。

          “喂,你不会看路啊!”几个男人通乱走,毫不意外的撞成了团。晟有些激动的冲著吴克菲吼叫著,想借此将心中的恐惧给排解掉,可是对方根本没有那份心思搭理他,只是瞪了他眼後,就继续丈量医院走廊的宽度了。

          “喂,你干嘛瞪我?”拳头打在团棉花上,晟的脾气没能爆发出来,他继续想要挑起战争。

          “你安静点好不好!很烦呐!”看不过去的晟乱发脾气,而且他现在也是头痛的要命,真的不想在听到这些噪音了。

          “可是,媚媚她,很痛苦!”产房里不断传出的阵阵凄惨的叫声,让没经历过这样阵仗的晟双手都抖得不能握到起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晟的担心,产房里又传出了阵的惨叫声,让几个男人的脸又白了层。

          “请你们保持安静好吗?”产房里还是不断传出媚媚的喊痛声,可是外面太过吵杂的环境让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不能专心帮助媚媚生产了。

          “啊──!啊──!啊啊──!”经历了声声凄惨的喊叫声後,当媚媚的嗓子都已经哑掉後,产房里终於传出了洪亮的婴儿哭声。

          “生了!生了!媚媚生了!”他们刚刚眉开眼笑的挤到产房门口,争先恐後的想要冲进时,护士已经抱著抱著个皱皱巴巴的小猴子走了出来。

          “恭喜,是个男孩,很健康!”护士对著第个凑到她眼前的男人道喜,却被接下来来到她眼前的另外四张脸吓到了。

          “那产妇呢?”几个男人的眼光都只是从宝贝的脸上匆匆扫过,就心焦的问著产妇的情况。

          在外面听著她声声凄厉的喊叫声,生孩子果然是件搏命的事情,虽然现在医疗条件那麽发达,可是偶尔还是听闻到有女人因为生产而死亡的。所以,此刻他们更加关心的是里面那位妈妈!

          “呃,你们哪位是吴媚媚的丈夫啊?”其实早就听说这个产妇在每次来医院产检时,都会有好几个老公跟在她身边的,现在看状况果然是如此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