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上出现了黯败的微笑,眉梢眼梢往下挂,整个的脸拉杂下垂像拖把上的破布条。王玉莹挣开了身子,便轻轻地吹了声口哨,房里跑出只白狮子狗来,摇着尾巴,她就抱起了它,喃喃地和它说着话。

          他把额前披下的绺头发往后推,眼镜后的眼睛熠熠有光,连那镜片的边缘上也晃着抹流彩。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衣服,气急败坏地跑出门。随着楼下车库的顿轰鸣,他把她的红色跑车开走了。

          王玉莹站立在二楼的阳台上,她的只手,本来托着狗的下颏,猛然间指头使劲,那狗喉咙管里透不出气来,便拚命挣,挣脱了她的臂膀,跳下地,路尖叫,跑进屋里去了。

          红色的法拉利在高速公路上迅速地滑行,像只机灵的耗子飞快地流窜到了城市的另端,他拨出了串号码,他气急败坏地说:“我不知是不是打扰了你,我现在极想见你。”

          孙倩知道他是在车里给她打的电话,手机受到了干扰通话讯号模糊不清,她放下电话,不事装饰地跑下楼。

          件大红的纯绵睡衣,不曾系带子,从那淡墨花纹上可以约略猜出身体的轮廓,蹦蹬蹬地走过来,好像身上的每处肉都是活着的,也在蹦蹬蹬地跳动。车里的灯昏黄地亮着,他把车门打开,几乎是把拎着她的腰把她放到了他旁边的座位上。

          “你这是在做什么呀。”孙倩看着西装笔挺的他,又看看自己的怪模样,光脚穿着拖鞋睡衣让他揉得皱皱的,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深夜的马路,微风白雾,轻轻拍到脸上像极女人化妆的粉扑。街头静荡荡的只剩下公寓下层大排档的灯光,风吹着两片落叶踏啦踏啦仿佛没人穿的破鞋。

          他面着开车,面就伸过手臂去兜住她的肩膀,她把脸磕到了他的身上,车子路开过去。他把手伸进她绵质的睡衣里,少了许多女人玲珑累赘的东西,她的身子仿佛从衣服里蹦了出来,他摸着了她丰盈的|乳|房,握到手里极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她的奶头像尖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挺挺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的手掌心。

          车窗还是那不着边际的轻风湿雾,虚飘飘使人浑身气力没处用,只有用在拥抱上。孙倩紧紧地吊在他的脖子上,老是觉得不对劲,换了个姿势,又换了个姿势,不知道怎样才能贴得更加紧密,恨不得生在他的身上,嵌到他的身上。

          扬澄楠把车驶上了人行道上,停在围墙外的株大树下,放倒的座椅发出皮革的焦燥味。他把脑袋俯低,贴到了孙倩的胸前,隔着薄薄的睡衣,孙倩的奶头在他头发的磨擦下毫不知耻地挺立起来,就像这夜里悄然盛放的花。舌尖泛起股美妙的唾液,下腹有股特别的暖意,像被只大手捂着。她只是用嘴唇用牙齿迎合他这来之不易的汹涌情,同时,也取悦自己身上那股黯燃的烈焰。

          他手法娴熟地扒去了孙倩的内裤,随手将内裤塞进了他的后裤袋上,然后,从裤裆里掳出了那根已经发硬坚挺了的具,迫不及待地挑刺进去,当孙倩吞进那根还不太坚挺的东西时,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已让她掳获了,在成千上万的众多女人中,她是他心目中唯的女神了。

          他让孙倩那温暖湿润的地方包容着,马上就疯快地涨大粗硕了起来,他丝毫不加怜悯,刻不停地抽动,车厢里狭小的空间让孙倩不能为所欲为,只能迎合着他把双腿高举,稍微的不适随着他的蠕动陡然之间转为沉迷。他疯狂的劲头全然不亚于年轻精壮的男人,下下紧缓有序的纵送让孙倩领略了成熟男子做嗳的魅力,如和风细雨般轻描淡写,但却面面俱到处处体贴。

          明月高照,透过院墙那株尚未开花的桂树枝子,斑驳陆离的月影都映在矮矮的粉墙上。当夜风来偷吻它的时候,树叶就偶或簌簌地发响,好像愤怒和憎恨这种孟浪。

          孙倩的条腿抽筋了,疼痛使她的脸上有些肌肉抽搐,她没说出来,就让这不适持续发展直到大腿内侧沾满了他激越的液。

          扬澄楠送孙倩回到了她的家,在楼底下,他们吻别时,他说:“药瓶。”孙倩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然而他附耳加了句:“你就是医我的药。”她不禁红了脸,白了他眼。

          像孙倩,年纪虽不大,却已经拥有过许多的男人,多得让她都有点糊涂,她就像小孩朵朵去采下许多紫罗兰,扎成把,然后随手扔。但这次却不同于以往,他是这个社会里堪称中流砥柱的男人,善于处理复杂的问题辣手的关系。他用那身上那种耀眼的光环吸住了孙倩这狂野的女人,其它的切,都不那么重要。

          眼前这桩偶然的事件,使孙倩像在沙漠中找到了绿洲,这是种幸福的神秘而又难以言喻的欢欣,随即而来的将是什么,她不想知道。但道理很简单,如同花儿为什么张开花萼,小虫舞动翅膀嗡嗡地飞,鸟儿在营巢。

          这切都不知,只有神才知道,它们问什么,神都给予满意的答覆,唯独孙倩问:我听凭自已内心的支配,得到的将是无上的幸福还是永坠地狱。

          神回答她:为明亮的眼睛而陶醉并不是罪孽。

          想到那眼睛,孙倩就忘掉了整个世界,她在那眼睛里看到了另个世界,个充满喜悦欢乐和幸福的世界。

          孙倩便在那温热的水洒中尽情地淋浴,她是个出色的舞蹈演员,也许不那么早早地结婚她在舞蹈方面会有所成就的,她的整个身躯就是为舞蹈者设计的,浑身柔软轻盈,骨骼匀称,肉体没有多出的堆积,连那|乳|房都精简得小巧玲珑,可那丰满的臀部有力的双腿可以向你诉说着千种风情万般语言。

          当她拭擦着湿淋淋的头发到了客厅时,心间不禁冽。她老公家明正端坐在沙发中吸着烟,那眼光象饿狼般地盯着本来就穿得很少的她的身体,现在的他很瘦,面皮如同旧皮包那样黯淡,高颅骨象皮包里塞着什么硬东西,支愣出来长长的脑袋被嘴里吐着的烟纠缠着,宛如云岗缭绕的山头,有时烟缕进了他短短如刷的头发丝里,半天散不尽。

          “他是谁。”他问。

          孙倩的眼睛闪烁不定的回答:“谁。”

          “你上了他车的那个男人。”家明声音抬高了些。

          “扬澄楠。”孙倩简单地说。就把整个身子依傍到他身边。

          “市长?”孙倩点了头,这时,家明的只手探进她的睡袍里面。

          “你们做嗳了。”他说,脸上仍很平淡,而那只手却找到了他想要的地方。

          孙倩努力把大腿张开,恬不知耻地说:“我倒想,他不行。”

          “我不信,哪个男人遇到了你,会不想的。”家明还笑着,在那毛绒绒的地方轻拍着。“我不吃那老头的醋,这你放心大胆去,机会难得,你可要抓紧。”

          “你是有所求的吧。”孙倩从他的裤子里掏出他的具,吃吃地笑。

          “先把他弄舒服了,今后求他的事定不少。”他挪动着身体,把人平放到沙发上,捏在孙倩手里的东西正在变硬变粗,让孙倩觉得年轻的好处。“该让他补补身子。”

          家明扳过孙倩的脑袋,让她的脸腮紧贴他的具,孙倩知道他想干什么了,张嘴就把那根吞进了口里,舌头绕着圈子在那里打滚翻转。这时他没头没脑地说:“禁忌犹如世上最好的蝽药。”孙倩不禁停下了嘴里的动作。

          “像他那种人,什么样的美女没玩过,只能引导他玩些离奇剌激的。”

          孙倩不禁心里惊,他如同亲眼所见般,竟是那样了解,想法跟她不谋而合,嘴里却放荡地大笑:“是你自个喜欢的吧。”

          家明翻身挣起了身体,就从房间里把些布条绳索堆东西拿出来,孙倩扮做害怕地说:“你又要折磨我了。”

          他没回答,用条宽阔的黑布条蒙住了她的眼睛,家明做得很熟练,他用根绳索从她的脖子盘过,分开两边再从她的腋下穿过,紧绑到了她洁白的双臂到手腕,在那里紧紧地打了个死结。

          绳索紧贴在孙倩的肌肤里,使她有种紧束压抑的欲念,盼望着释放心底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最为要命的是横直缠绕在孙倩|乳|房的那几根细小的绳子,把她的|乳|房压迫分割成几小块,唯有奶头高昂着,尖硬着地屹立不倒。她无法预见到他下步的所为,这使她的精神紧张地处于难奈的浮躁,还有空洞的失落。

          有根绳子从她的大腿穿梭而过,已深陷进了她的屁股沟和两片肉瓣里,家明很是识趣地在那绳子上打了几个粗大的死结,这让孙倩不由自主地极想将她下身的那处往死结上挪动,恨不得能紧含着。

          在她的挤压中,那死结已水湿淋淋。她的胸间好像有无数的蚂蚊在爬动,抓挠得她百般难忍,她的脑海里这时尽是些粗圆坚硬的棒状物件,紫色的茄子胡萝卜张牙舞爪般的玉米棒,还有面杖长项酒瓶,但最让她心旷神怡的是粗挺硕大的具,以及健壮雄厚的男性躯体。

          家明进入到了她体内时,他的具像带了翅膀的小鸟,股无可遏制的快感像潮汐席卷海滩那样汹涌地席卷了她的全身。旋转抽送的感觉入髓入肺,下子就击中了她芓宫里最敏感的地方,阵被占领被虐待的高嘲伴随着她的尖叫到来了。

          扬澄楠在市里的大礼堂主持个三千人的干部会议,他的那些下属们发现今天这严厉的市长好像平和了很多,不时还来了几句幽默,引得下面笑逐颜开,会议的气氛也洋溢着喜气洋洋其乐融融之中。这时,他的秘书冲忙地走上主席台在他的耳边轻语着,大家见他面色凝重地把会议交给了副市长,就匆匆地离开了。

          扬澄楠让司机在孙倩家的路口放下他,然后,轻闲缓慢地走进孙倩她们的住宅小区,那样子倒更像个离退休了的老干部。

          开门迎接他的孙倩让他觉得惊讶,嘴上油汪汪的粉红胭脂,腮帮子上也抹了搭,她穿着单衣,粘在身上,像牛奶的薄膜来,肩上也染上了点红胭脂。她迫不及待的拥吻让他措手不及,刹那好像有了阵快意的冲动。他想进步的为所欲为,孙倩却像受惊了的兔子溜烟地逃开了。又回过头来,绽开了个笑脸:“别急,有个惊喜,不过,你得耐心地听我安排。”

          “孙倩,你好像住的条件不错啊。”扬澄楠迈着八字步在她的房子里四处溜达。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