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2、番外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白琴琴被判了十五年,褚时映听到这个结果,褚时映表示很是满意。

          等白琴琴从监狱里出来,她再想使坏,也没有什么本事了。

          而后过来了不久,梁颉之竟然跑到褚时映和唐凉秋面前,质问唐凉秋做了什么,导致南思睿出国去了。

          梁颉之那精致而漂亮的脸全是怒火。

          “唐凉秋,你们唐家对南思睿做了什么?”梁颉之也顾不得此刻正在公众场合,大声地质问着唐凉秋。

          褚时映见状,赶紧将唐凉秋往他这一边拉过来。

          看梁颉之这样子,好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若是她忽然发疯,伤害的到凉秋怎么办?

          “没做什么。”唐凉秋说着,“我哥只是宣布停止和南家合作。”

          “然后南家为了自保,承诺将南思睿送往国外而已。”

          梁颉之咬紧牙关,恨意从她那姣好的双眼迸射出来,恨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好好的要针对思睿!”

          就是因为唐凉秋,南思睿才会出国的。

          她之前设想的一切全都没了。

          “为什么?”唐凉秋冷笑,说,“南思睿几次三番找人陷害我男朋友,这一次更加过份,他竟然想要褚时映的命。”

          “我这一次忍不下去了。”

          “南家和我家的交情重要,但是褚时映的命也重要。”

          说到这里,唐凉秋上下扫了一眼妆容正浓的梁颉之,嗤笑一声,说:“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南思睿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跟南思睿一起出国,而不是过来这一边冲我大呼小叫。”

          “既然有这个时间化妆,还能过来质问我,可想而知,南思睿对你来说着,并没有很大的份量。”

          “没有很大份量,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要是梁颉之真的喜欢南思睿的话,听到南思睿要出国,以后不可能再回来了,反应不该是那么平淡,脸上也至少带着一点憔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了,还有心情化妆。

          可想而已,她对南思睿的感情也不过尔尔。

          嘿,这样的话,梁颉之还来这一边质问她做什么?

          引起她的注意,还是引起褚时映的注意?

          褚时映一听就明白了,白琴琴那一件事中,竟然还扯上南思睿。

          他拉紧唐凉秋的手,面无表情地对白琴琴说:“请离我们远一些。有什么事你去找南思睿。”

          “而不是过来找凉秋。你再出现在凉秋面前,我就不客气了。”

          特别是这一种,看着就像□□一样。

          他一点也不想让这种人靠近唐凉秋。

          说罢,褚时映也不想跟梁颉之多纠缠,拉着唐凉秋就走人。

          梁颉之气得。

          这个唐凉秋那么恶毒,为什么褚时映听了她的话之后,竟然一点也不受影响。

          唐家对南思睿做了那么过份的事情,没有道理唐凉秋还过得那么地潇洒。

          她过来加一把火,但是一点也不起作用!

          另一边,褚时映问着唐凉秋:“白琴琴那一件事情中,南思睿竟然参与了?”

          唐凉秋点头,说:“那天晚上我让我哥查了一下,然后知道南思睿曾经给钱白琴琴,白琴琴拿这些钱去找人去要你的命。”

          “事实上,这些人也是南思睿找好的。”

          “只不过一切都是让白琴琴出面而已。他倒是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却不想,我哥比较好厉害,查得出来。”

          “然后我哥就拿这些去跟南家谈判了。”

          “南家是一个大家族。南思睿的父母虽然只有他一个儿子,但是南思睿有不少堂哥还有堂弟,所以为了能继续跟我家合作,南家舍弃了南思睿。”

          南家又不是仅有一个儿子,为了一个南思睿而跟他们唐家作对,不值得。

          “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褚时映皱着眉头问着。

          这一次的事情若不是梁颉之过来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南思睿和唐元做的事情。

          南思睿倒也罢了,唐元和唐家默默帮了他,他却一点也不知道,这感觉有些糟糕。

          唐凉秋偷偷地觑了一下褚时映,看到褚时映只是皱起眉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这才说着:“我哥怕影响你的心情。再说了,这一件事情起因就是我,所以我哥就不让我跟你说了。”

          都是因她引起的,要不然,南思睿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付褚时映。

          “嗯。”褚时映应着,而后笑了笑,说,“这么讨厌的人,出国不在我们眼前碍眼,也好。”

          “他这一辈子估计不会回来了。”唐凉秋说道。

          “那就有些可惜了。”褚时映说着,见唐凉秋一脸疑惑地表情,又说,“他要是回来的话,我就狠狠地打他一顿。不过,他在国外也没有关系,等我以后有时间了,出国教训他一顿。”

          唐凉秋只是笑,而后才说:“好的。”

          转眼,就到大四的寒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