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欲两极】(30)周末(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aksen于27226字数:23344第三十章周末筋疲力尽地瘫在床上,浑身软绵绵松垮垮的没有半丝气力。一束光打在脸上,令宋斯嘉不由自转过脸去。灯光亮得刺眼,却只能照清楚她身体周围很小的一块域,其它地方仍是黑沉沉一片,看不清自己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娇嫩肌肤上满布细微的汗粒,也许是因为身体滚烫,也许是因为用力过猛,原本白皙的肤色此刻散发着一层娇艳诱人的玫瑰色泽,在亮光下有种夺人心魄的性感。

          宋斯嘉奇怪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平躺着,却好像能清晰地看到自己整个一丝不挂的身体。

          坚挺饱满的双峰,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地起伏颤抖着,像在向不知名的对象炫耀它异乎常的弹性。腰肢柔韧有力,小腹平坦顺滑,双腿修长曼妙,完美的臀瓣更是又圆又翘。

          真是一具迷人的肉体!

          即便是宋斯嘉自己,也不免如此赞叹。

          或许因为长年运动,她强健得像一头矫捷的小鹿。手臂虽细,却有些似乎不该属于女性的漂亮的肌肉轮廓;小腿虽滑,却比一般女孩略粗些,蕴藏着出色的力量。然而这些都不是问题。尽管有这样那样通常意义上的不完美,反而生出许多别样的性感。

          不过,无论这幅身躯多么的美妙,如果此刻有男人在一旁,注意力绝对会第一时间被吸引到她两腿间那最让人心动的部位去。不着寸缕的股间,满是欢爱后的狼藉,紧凑的肉唇微微张开,带着几分明显的红肿,不停地向外流淌着白色的黏液。

          宋斯嘉满脸通红地看着这样一具瘫软如泥的肉体。

          真是个陌生的自己!

          多久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还是更长时间?宋斯嘉无法确定,自己陷在疯狂的不知所谓的性爱中到底已经多久了!

          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自己就像个小肉口袋,被男人翻来覆去地折腾,下身和嘴巴好像一直都没有空过,总是被塞得满满的。

          慢着,见鬼!为什么下身和嘴巴会同时被塞得满满的?

          怎么会有两根肉棒?

          只有两根吗?还是更多?

          我到底和几个男人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怎么可能?

          哦!怎么事?为什么抬一抬屁股,肛门那里会这么像被撕开一个大口子的剧烈抽痛?宋斯嘉不由自想到了“肛交”两个字。难道是自己的肛门不知什么时候被男人插入了?是丈夫吗?他倒是好几次提出了这种要求,自己一直都严词拒绝。

          今天这是怎么了?

          什么时候被插入的?我怎么不知道?是丈夫吗?还是别的男人?

          我怎么可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在强烈的迷茫感中,宋斯嘉突然莫名其妙就来到另一个空间。这里比刚才更阴,更潮,更闷,极微弱的光不知从那里透进来,不足以令她看清周围的任何人或事,游离在空气里的微尘倒是纤毫毕现。

          呀!男人!

          无数鬼影一样的男人,没有脸孔,或高或矮,或高或瘦,唯一的共同点是全都赤条条的不穿任何衣服。他们围着自己,兴奋地扭动,丑陋的肉棒晃晃悠悠,格外扎眼。

          对于这样一幅场景,宋斯嘉原本应该产生强烈的恐惧感,但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害怕。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隐隐有些预感,但只是有些厌恶,却全无恐惧。

          嘴里突然多出了一根肥鼓鼓的肉棒,散发着浓烈的臭味,就像那种清洁水平很差的公用卫生间里的味道。面前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宋斯嘉看不清,但他壮硕的身躯和毛茸茸的大腿就贴在她眼前,满身潮热的汗味。

          男人似乎压根没意识到自己肉棒的直径已经到了身前女人嘴巴的极限,还一个劲向前猛撞,捅得宋斯嘉不停地翻着白眼。她竭尽全力地推搡男人,可他像座山一样纹丝不动。宋斯嘉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在他大腿上抓出了几道血印,但男人还是不为所动地继续凶猛地抽送肉棒。

          宋斯嘉的鼻腔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含混的呜咽声。她感觉自己的口腔里满是口水,既流不出来,也咽不下去。男人的肉棒像捣糨糊一样,在她嘴里捣出连续不断的让人面红耳赤的咕噜咕噜的声响。

          宋斯嘉没有放弃,她突发奇想,一把握住了正在自己下巴位置乱甩的肉囊。

          皱巴巴的手感,乱糟糟的阴毛滑过她的手指,肉囊中两颗球丸鼓鼓囊囊的。宋斯嘉发现,自己一只手还不能握紧这个肉囊。

          但无所谓!现在男人的要害已经落在自己手里,只要轻轻一捏,他就不得不停下来!宋斯嘉满心欢喜地一把握紧了五指可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自己已经用了最大的力量,可这男人却好像没有痛感似的全无察觉?宋斯嘉不甘心地又捏了好几下,终于不得不承认,这招对这男人居然一点都没有作用。

          突然,自己身体下方又钻进来一个人。一具冰冷的肉体在自己的乳头上蹭来蹭去,冷飕飕的奇异触觉使乳头瞬间硬了起来。

          怎么后面也有一个人?呀?他插进来了!插入肉穴的是什么?肉棒吗?怎么那么硬?那么凉?是什么东西?

          在自己被前后夹击的处境下,最让宋斯嘉感到害怕的,并不是被一群男人围着,反而是自己面对现在这种处境的心情。怎么会这么平静?就像在旁观一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戏,唯一的负面情绪只是厌憎。

          她讨厌现在这个空间的气味,讨厌男人们的动作别的,好像也没什么。

          刚想到气味很讨厌,身前的男人一阵烟似的消失。嘴巴蓦然空了,宋斯嘉反倒变得茫然。她微张着嘴,无所适从地东张西望,还没等她看清楚身下身后到底是什么状况,又一个男人幽灵一样闪现在身前,这次他用屁股对着宋斯嘉的脸,她的鼻尖正对着飘散着恶臭的屁眼。

          宋斯嘉想转过脸去,却发现脖子僵硬,动弹不得。她大声地叫嚷,没有任何人应她。那个黑乎乎臭烘烘的屁眼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整个屁股直接糊在脸上。男人扭动着屁股,像要尽可能使宋斯嘉脸上每一寸皮肤都接触到自己的屁股似的。

          有像猪在哀嚎一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一股酸水从胃里涌起,宋斯嘉张嘴欲吐,却吐不出来。这股酸水又顺着食道流了胃里。整个过程的感觉是那样清晰,仅仅是这个过程就足以令她又升腾起一股恶心得要吐的冲动。

          突然,一切都安静下来。

          潮湿、恶臭以及所有的男人都不见了。

          宋斯嘉又来到另一个空间。又有一束光出现,这次柔和得多了。周围的环境从一片漆黑变得白茫茫的,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一个男人平空出现在身边。

          他是有脸的。

          宋斯嘉惊讶地发现这张脸很熟。这男人是自己大学时第一个正式男友俞鸣。

          在和齐鸿轩结婚时,宋斯嘉还是处女,但这不意味着她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儿。

          此前,她也见过、摸过男人的肉棒,甚至还曾经放到嘴里品尝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