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4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么多年没有见过素素,她还好吗?”周云瑶问道,当初她与殷素素的关系十分要好,只是后来殷素素与张翠山流落冰火岛,而周云瑶被殷野王打下山崖,养好伤势之后一直在修炼千蛛万毒手,所以对于外界根本没有什么了解。

          “这个……”张无忌不知道怎么回答,虽然周云瑶是他的舅母,但是告诉她殷素素的情况,心里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心里隐隐的有一个想法,将她收到空间之中,也是解救这位苦命的舅母。

          “怎么了?”周云瑶疑惑的看着张无忌问道。

          “舅母,你为什么刺杀舅舅呢?”张无忌转移话题问道。

          “哼……”周云瑶闻言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愤恨之色。

          “舅母……”张无忌见状小心翼翼的叫道。

          “哦……”周云瑶回过神来,想到:“这种事情也不好在后辈面前说出来……”,于是说道:“你……”周云瑶这时才想到还不知道外甥的名字,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舅母,我叫张无忌,你叫我无忌就行了。”

          “唔,无忌……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周云瑶有些好奇的问道。

          “舅母,表妹跟你长得有些相像,所以我就大胆猜测你的身份。”

          “啊……”周云瑶闻言,想起自己修炼千蛛万毒手,相貌早已变得丑陋异常,张无忌是怎么知道自己的面容的?周云瑶将玉手在脸颊上抚摸,脸上的面巾已经消失,而且传来的触感不是凹凸粗糙的感觉,而是滑腻、娇嫩。周云瑶有些诧异仔细再脸上抚摸起来,脸颊上的浮肿、凹凸早已消失,再一次感受到俏脸上滑腻的肌肤,周云瑶心里十分复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当初自己为了报仇将自己的相貌全部毁坏,连她自己的都不敢看自己的容颜。

          “无忌……”周云瑶看着张无忌,疑惑的问道。

          “舅母,我已经将你体内的哦毒素全部拍出,现在你已经完全恢复过来,所以我才能猜出你是我的舅母。”张无忌解释道。

          周云瑶闻言,再一探查体内的真气,自己的功力完全没有减弱,要知道千蛛万毒手,一旦将体内的毒素排除,功力也就被破,但是现在张无忌居然能够将自己体内的毒素排出,而不使自己的功力受损。周云瑶有些好奇张无忌是用什么办法办到的,但是她明白江湖规矩,不能随意打探被人的秘密,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外甥。

          过了一会,周云瑶才想起张无忌前面的话,激动的问道:“无忌,你见过离儿?”周云瑶最担心的就是殷离,只是一出来就去刺杀殷野王准备报仇,还没有来得及寻找殷离,现在听到殷离的消息自然十分激动。

          “舅母,我见过表妹。”张无忌点头说道。

          “无忌,快告诉我离儿在哪里?”周云瑶一下抓住张无忌的手激动的说道。

          “舅母……”张无忌感受到周云瑶手上传来的柔软、细腻的触感,微微一热,叫道。

          “唔……”周云瑶马上发现自己的动作,俏脸一红,连忙放开张无忌的手。

          周云瑶的玉手松开,张无忌眼里闪过一丝遗憾,说道;“几年前我在蝴蝶谷见过表妹,现在表妹应该在灵蛇岛。”

          “我现在就去找离儿。”周云瑶激动的站起来,说道。

          “舅母,你先冷静下来,你现在根本不知道灵蛇岛在哪里。”

          “啊……”周云瑶才明白自己太激动了,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重新坐下来,“无忌,你详细的跟我说一说离儿的情况。”

          “舅母,一年前,我在蝴蝶谷见过表妹一面,当时她跟着金花婆婆一起,现在相比她已经跟着金花婆婆会到灵蛇岛。”

          “金花婆婆……灵蛇岛……”对于金花婆婆、银叶先生,周云瑶也偶尔听过,但是对于灵蛇岛却没有多少耳闻,“无忌,你知道灵蛇岛在哪吗?”

          “灵蛇岛,我也不知道,不过到东海边应该能打听到……”张无忌说道

          “嗯……”周云瑶点了点头,说道:“无忌这里是哪里?”

          “这是天鹰教……”张无忌知道周云瑶与殷野王之间的事情,所以说道天殷教的时候小心的看着周云瑶。

          果然周云瑶听到天殷教,俏眉一挑,脸上闪过一丝恨意,说道:“无忌,我先出去一下……”

          “舅母,你是不是准备去刺杀舅舅?”张无忌见状知道周云瑶想去干什么说道。

          “无忌,我与他的事情,你别管。”周云瑶脚步一顿说道。

          “舅母,我虽然不知道你与舅舅之间的事情,但是我想说的是舅母,你有没有想过放弃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

          “你……”周云瑶转过身惊讶的看着张无忌。

          “舅母,你和舅舅都是我的亲人,哪一边受到伤害都不好。”张无忌望着周云瑶说道:“舅母,你何不放下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你现在与舅舅已经没有关系,何苦还要纠结于以前的事情,让自己难受?”

          周云瑶复杂的望着张无忌良久说道:“或许,你说的对……”

          “舅母,抛掉以前的包袱,重新开始,让自己过的开心,而且舅母你现在还年轻,何必将自己包裹在仇恨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