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她身后响起,她紧张的转头,用流利的英文回答对方的问题,“我不会说法文,很抱歉!我只是觉得对这个地方很熟悉,想知道这里是否住著个和我年纪相当的男人?”

          “没有。”头发半白的中年人摇头,用简单的英文回答了她的问题。

          “那请问,您直住在这里吗?”

          “不是,五年前我买下了这栋房子。”

          “那是否可以请你告诉我以前的屋主现在在何处?”

          她提出了个让人为难的难题,买屋卖屋是种金钱交易,通常没有人买完东西还会和卖方保持联系的。

          看见对方为难的蹙起了眉头,桑雨柔连忙转口,“对不起,我提出了个不合情理的请求,造成您的困扰我深感抱歉。”

          “不会,很抱歉帮不上你的忙。”

          “我才抱歉,打扰了。”

          她可以确定那个小圣诞老公公绝对不是法国人,因为当年他和她讲话都是用中文,而且,他有双深邃的黑眼珠,她敢确定他定是个东方人。

          走了几步,中年男人突然跑过来叫住她,“也许我可以帮你忙,不过要请你过两天再过来趟,我帮你问问,也许他知道以前的屋主在哪。”

          “?”

          “个常到这里来的台湾人,他应该和以前的屋主认识。”

          听到对方是台湾人,她心中的希望立刻扩大了些许,“那就麻烦您了,我过两天再过来打扰,或者我留下我下榻饭店的电话,您若联络上那位先生,请告诉我。”

          “嗯,等联络上他,我会告诉他你想见他。”

          “谢谢!”出乎意料之外的好运,桑雨柔有种感觉,那年没拿到的礼物,或许今年有可能拿到。

          当然,她注重的不是礼物的价值,而是完成童年的个梦想。

          法国,人们口中的浪漫花都,来到这里,总会有种置身在中古世纪的错觉,她曾在这里孤单无肋的徘徊街头,但,却也在这里遇到了她的最爱。

          她想起来了,上趟法国之旅,她做了哪些荒唐的事情——顽皮的坐到圣诞老公公的大腿上许愿,酒后险些乱性,和巩浚哲相识,吵吵闹闹又甜蜜的相处过程。

          她真的全部都想起来了。

          昨晚她打开手机,里头有他留给她的留言,他气急败坏他深情款款,不管是哪个他,听到他的声音都让她很感动。

          此时此刻,她很想对他说——我爱你。

          认识他到和他相爱,她从来不曾告诉过他这句话。

          原来个人旅行时心情是这样的,在这离台湾约莫半个地球的土地上,她想的还是他。

          如果他知道她此时的心情,肯定会很跩的笑著。

          不过,无所谓,她喜欢他偶尔跩下。

          在书店买了张明信片,桑雨柔简单写著:此时,我想你。

          贴了邮票,将明信片投入邮筒,她继续旅程。

          在圣母院,她许了个愿望,听说在圣母院前的地标踩下,下次还会旧地重游。

          她学著游客踩了那个地标,期望下次可以和喜欢的人起来旅行。

          喜欢欧洲,欣赏她的美丽享受她的悠闲,仿佛走在其中,自己也成了画布景。

          离开台湾是为了找寻个清静的空间,她找到了,也同时替自己找到了人生的定位。

          过去她老是自欺欺人,老是以为很有原则,老是不把巩浚哲的坦白当回事,现在她羡慕他的勇气。

          虽然她直强调,女人不该为难女人,但是感情事,谁也不能拿捏得准,没有步入礼堂之前,每个人都可以勇敢的去寻找自己的真爱。

          现在她才明白,有时候礼让也是种愚蠢的行径。

          此刻,桑雨柔突然好想飞回台湾,飞回巩浚哲的怀抱,告诉他她的真心话

          草草结束了行程回到饭店,柜枱小姐告知她有个留言,是好心的豪宅屋主史密斯先生打来的。

          他说正巧先生也来到法国,并且愿意见她面。

          为了不留下遗憾,她决定在回台湾之前见见那个先生,看可不可以从他那边打探到点有关于小圣诞老公公的事情和去向。

          抵达相约的餐厅,她在柜枱告诉服务生要找的人后,服务生立刻领她到-所坐的位置。

          看著背对著自己的身影,她的步伐缓慢了下来。

          是不是她眼花,才会误把有著头黑发的先生错看成巩浚哲。

          然而,在原来坐著的人起身面对她时,她才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

          他——她的最爱,真的就在眼前。

          彼此对望了许久,桑雨柔才缓缓的问:“你是先生?”

          “是,是你要见把房子卖给史密斯先生的原屋主?”巩浚哲也没想到要见自己的竟然会是她。他抵达法国后,本来要直接去各个饭店找寻她的下落,却在下飞机时接到史密斯先生的来电。

          每年,他总要借用史密斯先生的庭院等候个人,所以对于于史密斯先生的要求,他自然也没有推拒的道理。

          而他,庆幸自己没有拒绝见她。

          “我不懂,你怎么会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