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游(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妈咪,我和妹妹是一对好姐妹啊。”

          “啪”一掌打上他的脑袋,这铁沙掌对“韩”家男人真的是屡试不爽。

          “你别再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动什么鬼主意吗?”死小子,以为我还象以前那么容易冲动啊。我堵在门口不让他进房间。

          “妈咪,什么鬼主意啊?”他作出无辜的表情,要穿越我进去,被我再度拦住,这表情早八百年前就没有作用了。

          “我告诉你,小雪已经十岁了,你已经十四了,你们随便怎么样都不能睡在一起了。”我儿子名为冰,女儿名为雪。这韩冰小小色兔,那么大了,怎么会还有别模糊呢,何况他柔道篮球从来都没有拉下过,不知道自己是男生?

          怎么样我都不相信!还不是想和小雪睡在一张床上,从小就玷污她的名声,想得美!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怎样都觉得小雪配那狡猾的小子太吃亏,要被他控制一辈子的。小雪也算我半个亲生女儿,还歹也要救她一下。

          其实,真正的理由是以此来报复打击这目无尊长的小鬼。

          “妈咪,你还是管好爹地就好,我的事你手干嘛?你学校的几个女大学生都在奋力倒追老爹,你不会不知道吧。”趁我失神,立刻闪了进去。

          当然知道,为此,什么都没做的月已经睡了两次客房了,原因就是,那两个女生的身材太好,他老婆我心里不爽。

          转身,我刚要发泄对此的不满,却被身后贴上来的人阻止,月状似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韩冰,你对你父母的感情生活好象很关心呐?”

          言下之意,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敢在你妈面前提这件事?

          对月,我儿子还是有一点顾虑的,姜毕竟是老的辣,他吃过无数闷亏后的经验,不过他深信终有一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爹地,实在是妈咪管得太多,也想太多了,我只是想陪妹妹睡,她一个人怕黑,我做姐姐的当然义不容辞。”多正义凛然……

          “儿子,不是我说你傻,你实在太小看你妈了。”月好象深有体会地在身后对着儿子叹息。

          “什么意思?”

          “女人的报复往往永不会忘记而且不会落空,在你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他另有深意。

          感觉好象不是什么好话,可是听上去挺狠的,我喜欢。

          而儿子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估计听出了月的弦外音,“你是说?”

          “小雪。”月突然叫起了在房里看书的小雪。小雪身体一向不好,一般在家都只能躺着看看书,一累着就会发烧。

          “爹地,什么事?”小小瘦弱的身子走到门口,显然刚刚完全没有理会房门口的唇枪舌剑。

          脸蛋清秀可爱,虽然完全无法和韩冰的绝色相比,却有沉静的美丽。

          “你叫韩冰叫什么?”月问。

          “冰姐姐。”虽然奇怪于这种问题,可是韩雪还是可以忍住不问。

          “你们是什么关系?”

          “姐妹关系。”坚定的回答让某人沉了脸。

          “那什么是夫妻?”月开始露出笑容,我也在一旁偷笑,还是月厉害。

          “老师说,男生和女生生活在一起。”虽然还是不明白,可是天生的格让她还是耐心地回答。

          “那你和冰姐姐能成为夫妻吗?”最重要的问题。

          “不可能,冰姐姐是女生啊?”小雪展露笑容,显然是想起了每次韩冰在那里一再强调他是女生。

          可某人就没有那种好心情了,他拉过小雪,轻轻的,怕伤了她,“雪,你可能弄错了,”吞了口口水,才勉强第一次承认,“我是男生啊,以后你就叫我冰哥哥,我们是可以成为夫妻的。”

          “怎么可能,”雪冷静地否认,“冰姐姐明明一直说自己是女生的啊,决没有错的。冰姐姐不会骗我的。”

          不会骗她?这才是最大的谎言吧。

          雪看着他想了想,还是没办法接受,她个一向固执沉稳。小小的脑袋单一,认定了就认定了。

          这傻儿子总是借着女生的名义手雪的各个方面,却忽略他和他妈我绞劲的时候雪都看在眼里。

          哈哈,我在一旁看着痛快啊~

          “雪,平日里你妈咪是怎么教育你‘先人后己’的?”月看来还要落井下石。

          “就是,”她想了想,“看见帅哥的时候要先想到介绍给姐姐,看见比姐姐小的帅哥才要自己上。”皱皱眉,显然还没弄懂什么叫“自己上”。

          哎,现在儿子的脸色啊,我都不忍心目睹了,原来平日我对小雪耳提面命的时候,月都留心听着啊~他真是老狐狸一只,当之无愧……

          “爹地,你就不能管好你女人吗?”有人恼羞成怒,咬牙切齿,接近抓狂边缘了。

          月闲闲看他一眼,“这些年,你气我女人的时候我可没说过你半句话!”

          一枪命中,儿子你自求多福吧。

          月说完,便拉我走,得以留给儿子一点面子,途中,“老婆,你老公今天表现好吧?可以睡进房了吗?”

          原来……“念你将功赎罪,我特准你进房!”

          我一向赏罚分明,恩怨清楚。

          杨思文苦笑,为什么每次来他们家都要遭受刺激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