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 部分阅读(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学要求着。

          “喂,合照是工作人员的专利,你们可以回去了。”艾兰毫不客气的撵人。

          “哪有这样的?”

          “快走快走啦,再不走,你们要帮忙整理场地吗?先把上面的景拆下来。”艾兰叉着腰发号施令。

          “包艾兰,你不那么凶,会死喔?”与她相熟的同学撇着嘴抗议。

          “这样算凶吗?要不要领教我的扫把神功?”说着就要去找扫把。

          “不用了不用了。”不想留下来整理的人,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去。

          牧丰在幕后,边收拾东西,边暗笑。

          相信谁也无法想象,这凶巴巴的包艾兰,在他怀中,是多么娇柔可爱惹人怜。

          等切处理好,牧丰拉着艾兰离开,同送伴奏去机场后,两人起回牧家。

          至于牧采,因为没有特权,所以必须留在学校上课。她恨得牙痒痒的。

          路上,牧丰都没有说话,艾兰也不敢说。

          就在那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他们回到牧家。

          “小丰哥哥,你是不是在生气?”艾兰为没告诉他,她是这场演奏会的主持人之,而心生不安。

          她没忘记他说过,不准她碰和音乐有关的事。

          牧丰面无表情地睨着她,像强忍着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艾兰没命地道歉。

          牧丰佯怒地手握过她的下巴,火热的唇舌随即覆在那慌张的唇上。

          “我生气,是因为你太美丽太诱人,让我心猿意马。”说着,将她扑倒在床,嬉弄爱怜。

          第八章

          不管是对艾兰或牧丰而言,接下来的日子都过得很快乐。

          每天,牧丰接送艾兰上下学,然后,去餐厅吃完饭,就到处去看夜景,若遇下课得早,他们就相偕上阳明山。

          这是幸福日子里的个美好星期天的早晨,习惯早起的牧丰在琴室练琴。

          他今天心情很好,待会儿,等艾兰起床,他要带她去看他新买的房子。

          那房子位于岩岸上,往西远眺可以看到海平面,往东,则可看到山峰云影,而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浪涛声,他把它取名为“听涛小筑”。

          他非常喜欢那房子的位置,也把房子书成艾兰喜欢的样子,他打算和她在那里住辈子。

          不知艾兰看到,会是什么惊喜表情。想着想着,他的唇角浮起了笑意。

          “哥哥”牧采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牧丰的琴室。

          “哥哥,哇!”见到牧丰,她哇地大哭出来。

          “什么事?”思绪被中断,他很不高兴,也没好气地中断弹琴的动作。

          就算要哭诉什么的,她该找的是爸妈,而不是来打扰他练琴。

          “哥哥,那个”牧采把鼻涕把眼泪。

          “什么事,慢慢说。”牧丰有点不耐烦。

          “艾兰她她弄死了小白兔!”牧采哭得好不伤心。

          这几天来,牧丰和艾兰形影不离,令她气得要死,为了破坏他们,她早就计划拿小白兔开刀,今天终于逮到机会了。

          “小白兔?怎么可能?”艾兰连和他起出去,都要带着它,怎可能让它有任何意外?

          “昨天我们意见不合吵了架,她就扬言要弄死小白兔,我以为她是开玩笑的,想不到想不到”牧采哽咽不成声。

          “不可能,她很喜欢月亮,不可能弄死它。”牧丰断然否定。

          他不相信艾兰会残害无辜动物。

          “可是它就是死了啊,我早要带它去打预防针,看到它已成了具尸体,还看到艾兰手里拿着包药”伤心欲绝。

          “不可能!”牧丰勃然大怒,“你最好没有说谎!”

          牧丰眼中的杀气今牧采胆寒,但她无论如何都要撑下这个谎。

          而且,她有把握,这回定可以使包艾兰死得很难看。

          “不相信你可以去问她嘛,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牧采哭得肝肠寸断,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死掉的是她的至亲。

          牧丰烦闷不堪,他相信艾兰不会做这种事,但牧采这样指证历历,让他产生怀疑。

          “呜,我错了,我早该知道你只会相信她的话,把错栽赃到我身上反正你早就被爱情冲昏了头算我没来好了!”

          牧丰禁不起激,拍琴盖,起身朝艾兰的房间走去。

          就算是应付牧采,图个耳根清静,去证明艾兰没做那种事,对他并没有损失。

          艾兰现在在做什么呢?她应该还在睡吧。根本不会有牧采说的事发生。牧丰以艾兰的生活作息判断。

          牧丰离开后,牧采在背后窃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