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听见碧华侧福晋掮风点火的话。

          更梆子锵锵锵地响了三声,赫连推开玉梅的房门。

          呀!贝勒爷,您来了,正好侧福晋还没睡呢!丫鬟笑地迎上前。

          侧福晋?呵,真是母凭子贵,名册还没入宗人府,大伙儿都争相讨好地叫她侧福晋了。

          连屋子里也顿时变了模样,帘子帐子被子屏风,全换了新的,炉里点着昂贵的上好熏香,金玉器皿将昏暗的角落衬得熠熠生辉。

          这些日子无人理睬的可怜小妾,摇身变成了光鲜夺目的贵妇人,舒舒服眼斜靠在杨上,听著书僮给她念书上的故事。

          你们都下去吧,我有话要跟侧福晋说。赫连沉着脸道。

          是。众丫鬟暧昧笑,离去前不忘将被褥铺好,床帘垂下。

          他重重地坐到椅上,半晌无语。

          贝勒爷想安置了吗?玉梅战战兢兢下了软杨,奴婢给您打洗脚水

          奴婢?他哼笑声,刚才她们不是叫妳侧福晋吗?

          那是她们瞎喊的,奴婢不敢

          今天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您不都听海莹福晋说了吗?

          我现在要妳自己说。他狠狠盯她眼。

          我玉梅倏地跪在地上,都是奴婢不好,时胡涂,多服了几颗三月雪,让海莹福晋受委屈了。

          妳是时胡涂多吃了几颗,还是有意的?

          奴婢不敢陷害福晋呀!真的是时胡涂

          那么当着众人的面,妳为什么不说实话?

          贝勒爷,冤枉呀!当时奴婢想说,可说了有人会信吗?

          如果没有碧华侧福晋在旁插风点火,说不定大家都会信。赫连逼近她,把掐住她的下巴,说,是不是妳跟碧华侧福晋串通好了,唱这出戏?

          真的不关碧华侧福晋的事,她只是时同情奴婢,想帮帮奴婢而已

          赫连松了手,起身坐回椅上,悠悠喝口热茶。

          我已经替妳准备好盘缠了,明儿妳就可以上路了。

          上路?!她惊,贝勒爷要奴婢去哪里?

          妳老家在山东吧!听说家里父母都还健在,这次回去,要好好孝敬他们。且看在妳在王府这么多年的份上,就不要妳的赎身银子了。

          贝勒爷要奴婢走?平素细如蚊蚋的声音霎时变得刺耳,奴婢不走。

          不走?赫连冷笑,难道要我替人家养儿子?

          呃着腹部,玉梅哑口无言后扑身哀求,贝勒爷饶命

          现在知道求饶,当初就别那么大胆。

          奴婢真的没想到会怀有身孕,也真的没想过要让府里人知道这事。

          妳只是想陷害海莹,谁知道竟弄巧成拙让御医检查出妳已有身孕。他睨了睨她,玉梅,妳忘了妳我当初订下的规炬?

          奴婢不敢忘,奴婢只是只是不知不觉真的爱上了贝勒爷,想辈子留在您身边。

          哈哈哈!他仰头大笑,妳爱上了我?妳既然爱我,又怎么会跟王二通?

          奴婢她说不出话来,奴婢时寂寞,情不自禁。

          总之,现在摆在妳面前有两条路--第,回山东老家去。第二,嫁给王二。

          奴婢不嫁他奴婢不嫁他!玉梅拚命摇头,奴婢也不回去。

          那妳想怎么样?

          贝勒爷她抱住赫连的腿,热泪滚滚而下,您就将错就错留下奴婢吧!奴婢会辈子好好伺候您跟海莹福晋的。奴婢保证,再也不敢使坏了。

          那妳腹中的孩子怎么办?

          奴婢可以打掉他。咬咬牙,她狠心回答。

          呵,好狠心的娘亲!赫连把将她推开,留妳这样狠心的人在身边,就像养了条毒蛇,不知何时会反扑。

          那么贝勒爷就不怕奴婢出去了,将这府里的丑事传扬出去吗?她抬起晶亮的眸子,似在威胁。

          我们府里有什么丑事吗?他不以为然地笑。

          贝勒爷当初不满这桩婚姻,为了尽快休掉海莹福晋,就找了奴婢当幌子,故意装出宠爱奴婢的模样,却从来没有碰过奴婢。这事如果传到王爷耳朵里,您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可惜我跟莹莹现在已经假戏真作了,阿玛想生气也没有理由。如果妳说的丑事就是这个,那么省省吧!就算外面的人知道了,也会把这事当作桩趣闻,不至于损坏王府的声威。

          当初这桩婚事是王爷托皇上作的媒,你们这么做,就是欺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