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觉得去见面时,应该再伪装下。怕接头的人认出来的缘故,要么易容成那人,要么就带个面具什么的,故意让接头人看不清楚。”“这话不错。”高信说,低头想了下,又说:“这我得想想办法。”“反正也不是时半会儿的事,现在大家急什么。”平儿等得着急,插话道。玉莲忙拉着她道:“你呀,还不知道你什么鬼主意啊?准是等得不耐烦了,想走了!”平儿吐了下舌头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小李子也道:“反正也就是那回事嘛!不用着急嘛!”众人笑作罢,就块离开了此地。

          回去时,玉莲特意让萍香到药店里买了安神的药,亲自到店里煎了趁权宇还没到让平儿放房间时放在权宇房间里。怕他以为是有人下药害他,就让平儿留了纸条给他。权宇回去见了,心头阵温暖也阵欣喜。晚上不再失眠,而是安安稳稳休息了夜。第二日醒来神采奕奕,如往日风采。萍香见了暗暗偷笑,玉莲则大为放心。

          接下来几日,权宇直忙于考武状元的事。报考的人很多,每个参加考试的人也要过好多道关才能进入决赛。考的人先要考策论。因为这次主要是要选拔北伐的将领。要领兵打仗,不懂兵法当然是不行的,所以每个参赛者都要先过策论这关2来报考武举,武艺自然各个拿手。可介武夫往往通文墨的不多。所以第关就淘汰下来不少。后面还有马射,步射,硬弓,舞刀等。到最后才是武艺比试。前几场都是只许参加考试的人参加,不许闲人观看。

          玉莲萍香都是从权宇的口中知道结果。不过看情形考得还不错,每关都闯过了。到了最后的武艺比拼,人数已比较少容易控制局面,朝廷允许老百姓观看。

          这日,玉莲萍香早早起床梳洗完毕。权宇也早已做好切准备来叫玉莲他们。三人块儿到了校场后才分开。权宇去参加比赛,玉莲他们找合适的地方观看。来时校场里早已人山人海,找了圈方找到个可以看得见的地方。

          会儿“咚咚咚”三通鼓响,主持官员宣布比赛开始。先有人上场宣布比赛规则,然后比赛正式开始。玉莲不禁有些紧张地看着台上比武之人。刚开始上场的却是两个陌生人。只见人使单刀,人使戟,玉莲看两人武艺平庸。会儿使刀的赢了。会儿又比试了三四对。败者淘汰,胜者会儿和胜者继续比武。连胜两场后可以休息。让其他个对先比。会儿再来复赛。玉莲看得毫无趣味,心里既盼着权宇出来,又想让他晚会儿出来。

          从前边比过的人看,安排像是依照前几场的成绩差的在前而有的在后。不过在前边的早出场明显要多打几场但对手实力弱。后边的可能少打,但对手实力当然越来越强。玉莲看了半天也没见权宇出来。不过终于有两人的打斗还有点看头。

          人使亮子银枪,人左手铜牌右手戟。比赛开始,使枪的人先刺出枪,气势夺人。看样子要有四五百斤力气。使牌的人没敢硬接,闪躲过。铁牌挺,立刻当头压下。牌挟劲风,少说也有五六百斤力气。使枪的人跳跳开,劈面还了掌。使牌的人看,这人手掌乌黑,知道他掌上有毒,不敢硬接。急忙收牌护身。这时,使枪的人迅速出枪在他膝盖右侧闪电按,使牌的人立即大叫声跌下擂台。

          接下来上场的是个精壮汉子。使把九龙长鞭。挥舞起来啪啪声响,甚是惊人。丈以内无法近身。这下毒掌对长鞭相当精彩。玉莲也不禁担忧,看来这武状元确实不是好拿的≡己上去肯定会被淘汰下来,就看权大哥会如何应付了。

          第十三章教场夺魁

          ?

          玉莲边观看比赛边想着每人的招数该如何破解,只觉得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而此时台上形式已有了变化。刚开始使毒掌的也就是刚才打胜的那个怕被长鞭卷上连连闪避。会儿摸透了鞭的套路便不再味闪避,偶尔趁势使出枪。此时,使鞭的鞭缠上了对手的枪。正自高兴,不妨那人飞跃到了面前闪电般出手朝对手肩头按,使鞭的啊的声滚下擂台。这场毒掌的又胜,连胜两场取得休息权利。玉莲暗自替权宇担心。

          后来又比了几场没有人连胜两场,玉莲稍稍安心。玉莲见没什么看头,开始向四周看看。发现不远处高信带着小李子呀在看。暗笑这人没有勇气上台比试只敢在这里看看。这时上场人引起了玉莲的注意,这人身材高大,两臂似有千斤之力。这不是前几日刚见过的韦皋是谁?本来有些吃惊,转念想:“这韦皋片赤诚爱国之心,这不正是报国的好机会吗?难道就只兴权宇来就不兴人家来吗?暗小自己这几日只顾着权宇的事了。

          那日在酒楼上没见韦皋带兵器,今日才见韦皋使的是对链子锤,甩起来呼呼生风,气势甚是惊人。而对手是个络腮胡子,使的是对板斧。这下双锤对双斧,倒也颇有番看头。再普通的兵器只要使得熟练,使用着造诣高深,也能发挥巨大作用。看了几招,玉莲便觉这使板斧的也不容小视,对板斧使得出神入画,几乎无懈可击。不过,台上的韦皋却已找到了板斧的弱只要紧身到斧柄范围之内,板斧便无能为力。韦皋抓住机会欺进身去,锤将对手打与台下。台下片欢声雷动,都夸这锤打得好。

          玉莲也为韦皋感到高兴。片欢声雷动中,下位参考着上台。玉莲呆若木鸡,在片欢声雷动中轻飘飘跃上台的正是权宇。白衣飘飘,白色发带束发,长身玉立,面如冠玉,纵上台的姿势也是极为美妙。端的是潇洒风流,飘然出尘。他上台,就赢得片彩声。刚才武艺精彩的韦皋立马给比下去了。

          不过,权宇要想拿下武状元却也不容易,他先要赢了这韦皋,还要和刚才连赢两场的那人比场才行。而这两人实力看起来都不能小视。玉莲屏息凝视,凝神观看。只见权宇手剑柄笑吟吟地对韦皋说道:“你我兄弟在此相逢,真乃人生大快事!”韦皋也抬起双锤说道:“好说好说,他日让我们块上战场杀敌1”话说完,韦皋左锤呼的声甩出。权宇喝得声“好”字剑影飘飘,轻描淡写地避开,顺手还了剑。会儿二人便打得难解难分。

          场上时时传来兵器相接的声音。然宝剑也未把链子削断,铁锤却也未能打着宝剑。二人个力大招熟,个剑法精妙。打得难分高下。不过权宇直开起来应付自如,得心应手,看起来未尽全力的样子。韦皋就不同了,拼劲全力却时时遇险。本来链子锤挥舞起来就比较费力气,再加上他已经打了场其实稍有些吃亏。会儿便有些

          费力。高手比拼,本来就只差在分秒之间。打斗中,韦皋步退得慢了些,权宇早飞起脚踢起地上刚才打斗中留下武器碎屑。韦皋美没来得及退让,小腿便被打个正着。步子便略微缓了缓,权宇却早剑抵到喉间,在往前送就要血溅当场。韦皋闪了几下都无法闪开,值得抛锤认输。

          最后上场的是刚才连胜两场之人,这时已歇了几场,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权宇则刚刚经过了恶斗,似乎筋疲力尽的样子,竟然在上场时蹒跚了下,剑都掉在了地上。权宇弯腰左手拾起了宝剑,把剑又交到右手中双方才开始开战。

          这二人打斗与刚才大不相同。刚才二人本来就是朋友,所有争斗但无仇气。但使毒掌那人却似与人有仇似得上场便是狠招。他左手毒掌右手长枪,近远配合的妙在毫巅,非常难于接近。刚开始权宇只得连连闪避。玉莲看着权宇暂处下风不禁为他着急。

          权宇也不得不使出看家本领,感觉比刚才对付韦皋时要费劲。双方斗了五六十招仍是不分上下。玉莲看得着急。但台上的权宇却已渐渐摸出些门道。权宇渐渐逼到使毒掌的左侧,剑假意向他右肩刺去,他连忙挥出毒掌。待毒掌近时,权宇看得真切,左手中物飞射而出,正中那人左掌。那人哎呦声垂下手掌,这毒掌就被破了。只剩右手银枪就好对付多了,又斗了十几个回合,他便肩上中了剑不能再用剑。这人本来以为十拿九稳这下功败垂成,只得狠狠得下了擂台。

          会儿主考官宣布韦皋和使毒掌的这人再比场才能决出二榜眼和探花2玉莲见大家没有人走自己二人也不好挤出去,再加上权宇也没见出来,只好再看下去。

          使毒掌的本来优势就在掌上别人不敢近身,这下毒掌已破,可以说少了依仗,这下韦皋捡了大便宜。两人翻翻滚滚战了三四十回合,使毒掌的枪被链子锤撞下台来只得认输后主考官宣布今科武状元是权宇榜眼韦皋,那个使毒掌的叫什么刘什么周得了个探花。玉莲本来就不喜欢使毒掌的以为使毒不是君子所为,所以也就不想去记那人名字。这下那人只得了个探花刚好如她所愿,玉莲也非常高兴。

          接下来主考官宣布第二日跨马游街的事与玉莲无关玉莲也就能没怎么听。只等切程序完毕,权宇才下来和玉莲回合。平儿说难得权公子中了武状元非要他请客不可。权宇也非常高兴,就说要带玉莲他们去畅饮番。玉莲正愁无法脱身。权宇又去叫了韦皋来。行几人高高兴兴回到客栈,刚叫了好酒坐下,高信主仆就到了。平儿打趣说:“高公子只怕是闻着酒香来的吧。”高信笑笑不答。不过看起来也是非常高兴的样子。

          席间玉莲问起权宇怎么破了那人的毒掌,权宇说是他也想了很久,发现地上有前几场打斗留下的兵刃碎屑。酒想到用这来破他。打斗中也没有禁止用暗器。所以上台时酒故意装着兵器落地,其实是捡了碎屑在手。关键时刻才能发挥作用。

          这下几人是推杯换盏,你找个理由让我喝。我编个托辞让你喝,会儿便喝得狼藉遍地。玉莲和萍香早托辞回了房间。也不知道几人何时散场。第二日跨马游街,玉莲和萍香只略微在客栈附近转转就回了房。萍香问玉莲接下来该怎么办,玉莲也不知道如何,只能走步说步了。这权宇中了武状元,不日定要委以重任上前线去,而他们二人又不能去,所以玉莲也很纳闷。

          第十四章他乡遇故知

          ?

          中武状元后这几日,权宇忙着接受官府委任等等事宜,玉莲萍香倒闲着没事到处走走。听路上人说朝廷已张榜出来就在这几日科举考试就要开始。每天晚上权宇忙完回来,总要问他是否可以随他上前线去,他保证定会处处保护他,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玉莲方面想到作为女子上战场诸多不便,方面想到如今权宇已是武状元而自己却文莫名,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他前去,就算毫发无损的回来,传出去也不好看。她倒不是在乎名节,而是只怕要被人认为是依附与他被人看不起。可是又想不出合适的理由,也没想清楚主仆二人到底怎么办。

          这日,二人正在朱雀大街闲逛,恰巧撞见权宇办完事回来。三人块儿找个酒店坐了,要了饭饭还没有来,就先喝茶说话。权宇又问玉莲打算怎么办,说是兵部明日便要任命他做先锋官不日定会开赴前线。玉莲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听见不远处桌上已有人叫了起来。“那不是平儿吗?你怎么在这里?”进而又叫:“徐公子!徐公子也在这里!”他喊,同桌正在吃饭的人也抬起头来问道:“你说谁?谁也在这儿啊?”“徐连徐公子啊。公子你看!”说着招玉莲他们指指。玉莲正看得发愣,萍香却已叫起来:“啊!你是书研!那个王公子的书童!”说着,那书研便跑了过来拉着萍香又笑又跳。萍香也高兴得拉着书研笑。

          那吃饭的王公子这时也看到了玉莲。赶快高兴得几步跑了过来拉着玉莲道:"徐兄,你也来赶考啊?”乐得眉开眼笑。玉莲只得答道:“哦。。。是。。是。。王兄你也来了啊?”“我正想着在这儿能不能遇上你呢,美想到就遇上了。呵呵”王郜轩答道。“这下好了,你们可以块儿去参加考试。”书研说道,还没说完就叫起来了“哎呦!你踩我干什么呀!”说着就要去踩平儿被王郜轩拉住。萍香本来想说我家公子就没准备去考试,可想权宇也在就不说了。见书研喊忙给书研赔不是说自己没看见。书研马上破涕而笑说美关系。

          几人叙完了旧又回到桌上吃饭。吃完饭王郜轩非问玉莲住哪家客栈非要搬去和他同住不可,权宇连忙左支右调地谢绝。几人吃完饭,王郜轩再三交代要在考场外见。方依依不舍地离开1权宇看的又有些酸意。

          这晚,玉莲反复难眠,思考再三。第二日又和萍香商量不行了还是回洛阳吧。萍香却又不肯。正烦的慌,几日不见的高信又来约她去

          灞桥玩。玉莲正烦着,想想出去转转也好,就随他去了。路上问他也身的好武艺为什么不去参加武举。高信支支吾吾地顾左右而言它,弄得玉莲头雾水。又说到权宇让他随他同上前线,高信看得很紧张的样子,忙说战场可不是玩的,还是不去的好。

          在灞桥上,高信还告诉玉莲灞桥建于秦穆公时期,而当时人们送别亲友或与好友东去,多在这里分手,有的还折柳相赠。所以,此桥也叫销魂桥。流传着"年年伤别,灞桥风雪”的诗句。说着,动情地对玉莲说:“我愿意徐兄永远留在我身边。我可不愿意在这儿与你伤别。说的玉莲心里非常不安。说着还解下随身玉佩送给他。玉莲见他脸诚意,不收怕上了人家的心,只好收下。

          在桥上,阵风吹来。高信忙解下自己的披风给玉莲披上,弄得玉莲很不好意思。而精明的小李子自然早把萍香带到边玩去了。几人在外面吃过饭后回到客栈,玉莲不敢再与权宇碰面。二人悄悄绕过权宇的房门回房,赶紧熄了灯在被窝里说话。权宇会来见灯光已熄也不好意思再来打扰。

          这夜,玉莲彻夜难眠。权宇的心思玉莲早已明白。可是玉莲不能随他走≡己虽然不是般的寻常女子,可也不能完全不顾名节

          而高信对她的心更是昭然若揭。而萍香还不想回去,玉莲也不想下子回去恢复了女儿身,被困于深闺之中。玉莲左思右想,终于作了个大胆的决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