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摘美云图

          序言

          沉寂多年终得逆天契机,

          夕异变开启青葱传奇

          风云际会摘美无需迟疑,

          风得意淡然雾岚依稀

          写在前面的话

          当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发现手有些颤抖

          说出来还怪丢人的,个大老爷们,怎么处事如此不淡定

          写网文是从今年暑假开始的,到现在也满百天了我不是个很有恒心,很能忍受的人,大多数情况下总是以句“差不多得了”就敷衍了自己结束了故事,能坚持这么久真的让我有些惊奇

          从当初的兴高采烈意气风发到现在的惯看秋月古井无波,我感觉自己变化很大,这百多天就如同人生的个缩影,折è出生活的艰难和为学的不易起进入17写网文的朋友走的走断的断,曾经热闹无匹的书评区交流到了现在就只剩下些熟悉身影,看着他们,我心里暖暖的却又酸酸的每次登陆这个网站,首先看的并不是自己的作品,而是收藏书架中那些“有更新”的鲜红字眼,谢谢你们,直给我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我不清楚我的书是否有个位真正的读者,如果有,那我可以宣布我功德圆满了曾经我异忱慰与高兴,因为有个读者不遗余力地每天给我鲜花并且偶尔出言支持,那段r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只不过后来他不来了,也许是因为我的书直没有签约,也许是因为发现内容进展缓慢词句苍白无力,也许只是单纯的兴趣过了懒得搭理我猜不到他的心思,总之结果就是他不再来了鲜花和票子固定在了那个数字上再也不曾移动半分,静止的数据诉说着段追更的完结,我失去了位弥足珍贵沧海遗珠般的读者,很无奈,很无助,很无语

          读者是作品的主宰,失去了他们,也就失去了创作的动力,我曾度消极到三天只写两个字,或者是周只写段对话,不是因为没有墨水,而是在想自己写这些究竟有什么价值创作过程中遇到的瓶颈对我而言不是思路不畅或者情节停滞,而是无人问津只能自说自话

          说起来还有点嘲讽,当初介绍我来17的两位同学现在早已封笔弃文,反倒是视他们为榜样的我还在努力更新笔耕不戡起初的豪言壮志和年少轻狂早已在rr的上传中被消磨殆粳剩下的只是对自己儿时梦想的负责,对自己开出大坑的填补

          我不知知道那么多的作者都写签约感言是种风俗习惯还是种告慰方式,我不擅长写这个,我更愿意去个人向读者或者朋友倒倒苦水侃侃凄凉,写作是条艰难的路,而我甚至还谈不上写作,目前干的活计只能称得上是码字,而码字是没有乐趣的,唯让我开心的就是看到有人留言评论,可这件事我却感觉到它很难

          话说的够多了,也就是最近大病初愈闲得发慌才有心思啰嗦几句,算是给自己个交代,也算是给“新作”加点佐料

          最后祝各位读者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各位作者开心创作快乐超神

          第章曾经沧海如今颓

          云影惨淡,竹厚南,唐门惊变,明暗倒转

          前刻还在跃动的生命,下刻便可能永远静止,在这片远离尘世之地,血液似乎异钞价苍翠竹叶,掩映了滴滴殷虹的鲜血,缤纷落英,隐匿了缕缕横死的冤魂青山绿水,雾岚重云,此处的确适合用来终结生牵绊

          今夜,注定极为不凡

          林间,男女飞速疾行,起越腾空的优雅姿态恍若谪仙男子青衫绣袍,丰神俊秀,女子眉目如画,绝è倾城,青白两道身影在昏暗的月光下如流星般飘渺

          视线横移,两人身后百步之处,明亮的火把映红了夜空喧嚣的脚步声在静谧的竹林里惊起无数飞虫走兽,只浩浩荡荡的队伍在快速行进而队伍先头,有着六位中气十足,吐纳浑厚,踏地无声的高手,十二道鸷的目光凝视着面前的林间幽径

          为首人以内力发声,环绕四方:“你们在后加快追赶,我和其余五位同道先行用轻功迫近他们夫妇,唐菲烟怀抱幼子,脚程不快,早晚必被我等截获”

          “谨遵长老指令!”身后无数燃烧的火把异口同声

          “诸位,我们奋力追赶”为首者声令下,六人如飞矢般掠入竹林,每个人的嘴角都微微扬起兴奋的弧度就是今夜,切都会尘埃落定,蜀中武林必定迎来大换血

          月光下,青衫男子觉察到身旁佳人的气息开始紊乱,她怀中婴儿的哭声也渐渐刺耳起来,可是无数追兵就在身后,停下秒就是离死亡更近步,不过看着自己妻儿的境况,到底还是于心不忍,终于稳住身形,停在了株翠竹旁白衣佳人看到夫君此等做派,欣然会意,也当即停步,连忙轻解罗裳,个粉啄玉砌的麟儿自她怀中显露出来,用娇嫩的哭泣声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嗯嗯泽儿乖,妈妈马上喂ǎ给你吃,不哭不哭”美丽人妻轻巧的退去裹胸,个丰满的雪峰娇俏跃出,尖端粉è蓓蕾上的红果微微挺立,婴儿见此物,连忙将小嘴凑上,使出了吃ǎ的劲,不停的吸吮美丽少妇玉容微红,宠溺地看着埋首自己胸前的儿子,看了会儿,又扭头望向自己夫君,丈夫负手而立,疼爱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丝决绝,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无限深情

          “菲烟,等下你和泽儿先走,我来殿后,埋伏他们下,他们有所损伤后必定步步为营,追赶速度放慢,届时我再加速赶来与你们会合,这样平安脱险的概率就会极高”

          “夫君所言极是,菲嫣切听你的”佳人柔柔的说道,怀中的婴儿饱食之后已经安然睡去,但她自己的体力损耗有些严重

          “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男子话音刚落,已经朝原路折返,身影鬼魅,恍然间已不见踪迹唐菲烟重新将衣裳穿好,朝着前方的浩淼竹横盈飞跃,路留下了只有丈夫才能看得懂的标记

          三个时辰过后,白衣佳人怀抱着婴儿坐在条小溪边上,用素手托起清冷的溪水慢慢啜饮身后忽然传来了轻微的的脚步声,佳人神情凛,当即回头怒视,却发现是丈夫姗姗来迟芳心骤喜,翩然扑去,恍若只白蝴蝶飞入青青草间,但随着距离的拉近,扑鼻而来的浓重血腥味却让佳人霎时花容惨白,肝肠寸断

          丈夫强自支撑的无力笑容逐渐扭曲,重重的倒在了妻子的怀里,只冰凉的右手,轻轻拂过了佳人的玉颜,而唐菲烟从他的青衫背后,看到了触目惊心的大片鲜红

          “不要!”杜鹃啼血般的凄婉嘶喊回荡在这片幽静凄迷的蜀山深处

          有些人,生来背负心酸,

          有些事,已经安于习惯

          有些路,越走越觉漫漫,

          有些情,飘渺宛若云岚

          沧海田,风云变幻,二十年后,千里之远

          滨含江州市个没有竹林,没有屠戮,没有前尘的南方小城

          蒸笼般闷热的气候,空荡的宿舍,吱吱响的吊扇,普通青年,独卧在简陋的上铺

          学期临近结束,等待放假的最后十几天,舍友们纷纷回家避暑,独留他人在宿舍煎熬每天伴着令人痛苦的温度消磨着时间,早饭习惯的遗漏,午饭敷衍式的胡塞,晚饭随意点的对付作为宅男,还有件每r必做之事:打开电脑

          话说文艺青年叹蹉跎,2b青年欢乐多,可他作为普通青年,只能凑活过了他,不是别人,正是放眼全国成千上万,扎根基层风轻云淡的大三吊车尾学生——祁云岚

          生活就像强女干,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只好忍受,每天打打网游,看看视频,下下动漫,也挺安逸在祁云岚心里,这样平淡的度过大学四年就行了那些整天把青浪漫无悔等诸多好听词汇挂在嘴边的激扬奋进派,和他直不属于同个次元

          不知不觉,祁云岚卧在铺上已经整整小时了,明明是午休时间,却没有半点睡意,还白白出了身汗感觉这样窝着简直就是难为自己,果断不能忍,于是产生做点什么的念头,到卫生间冲了个凉,青年慢悠悠地走出了宿舍

          伸手摸了摸兜里钞票的数量,祁云岚雄风重振,立马打算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犒劳自己他没有喊人起意思,其实祁云岚在大学里并不缺少朋友,不过,在他看来,没必要什么事都抱团组队的,矫情个人,乐得自在

          “该死的太阳,翔样的温度,蛋疼的学校,靠!”

          祁云岚像往常样抱怨着,顶着午后2点的炎炎烈r,走在校园没什么树荫的柏油路面上这个点,整条路上除了他个人都没有,空旷的仿佛海拔6000米的青藏铁路走着走着,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慢慢渗出,到了分岔路口,他习惯的走他那条幽深小路

          这条小路平常几乎没有人走,既不是捷径也没啥风景,而且入口经常横着几辆汽车,不过祁云岚却对它情有独钟,大学三年,走了无数遍,连他自己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不过这里偏僻冷清人迹罕至倒是事实,也许是暗暗符合祁云岚不喜喧闹的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