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生,还想要给谁生?”

          男人加大了手指的搅弄的力道。

          “呜呜别弄了别弄了”柔软到不行的内壁此时哪里经得起男人的拨弄,只下就喘的不行。

          “说,你要给谁生?”

          男人看来是生气了,手上可没有放轻力道。

          梁语熙硬着脾气不肯说。

          “这么不乖,看来还要好好调教下了。”

          男人抽出手指,将软的如水的梁语熙给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将人轻轻的放到大床上边,拉开床侧的抽屉,从里边拿出个绸带跟眼罩,男人将梁语熙的双手拉至头顶用绸带绑了起来,在她的玉臀下边垫了个枕头,顺便把眼罩戴上,当人看不到之后,触觉就会更加的敏感,这也让梁语熙不经害怕起来。

          拍打花岤

          等做完切后,男人又从抽屉里边拿出支软膏跟个道具。

          个类似于藤条的小木棍,但这玩意跟藤条又没有那么的相像,大概有三十几公分,在最前端大概长度四五公分的地步却是被弄成方圆的形状,样子好生古怪。

          “宝贝,你知道主人现在手上拿着是什么东西吗?是要惩罚你不乖的道具哦!”

          梁语熙听到男人的声音从自己的身边传来,但在听完男人的话之后,出现的是更加的恐惧感,因为不知道等等自己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惩罚,她似乎听到了飕飕的声音,那是男人在甩动手中藤棍的声音。

          男人看着微微颤抖的梁语熙,明白她害怕的厉害,虽然很想直接在堡垒上边在打上,狠狠的弄早就被自己给干的红肿外翻的花,但是自己绝不能够心软,竟然说不让他在里边,不给他生宝宝,这怎么可以?

          男人将梁语熙的双腿给分开,只见花可怜兮兮的在空气中颤抖着,旋开软膏,从里边挤出了点透明的体,洗洗的涂抹在了整个花朵上边,就连下边的花夜不放过,伸入两手指抹在了内壁上边。

          男人忍住心软,伸手将条玉腿牢牢的扣住,将手中藤棍方圆的那个地方,对准她的花,用了五分的力道,打了下去。

          ?啪梁语熙完全不知道男人竟然是要打她脆弱敏感的花,点心里准备也没有,于是毫无防备的迎来了这痛苦的惩罚。

          “啊不主人拜托,不要打那里,好痛好痛啊”

          梁语熙的花被藤条突如其来的这下给打的哭了出来,眼泪从眼罩中流了出来,因为哭泣而使得绯红蔓延在梁语熙白皙水润的双颊上。

          这幕在男人看到却觉得她感无比,让他本来发泄次的巨再次葧起。“不宝贝,主人就是要让你痛,让你记住永远不敢在说不给主人生宝宝,不敢反对主人将你的里边的满满的,这可是为你的花量身打造的呢!这是对你的惩罚,乖乖忍者。”

          原来这只藤条前面那方圆形状的板子是可以整个接触到梁语熙的花,让她花的整个r唇都能够感受到痛楚,而在刚才涂在她花朵上边的药膏,可以让花更加的敏感,受到的刺激越大,就越觉得难耐,男人正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惩罚,将她更深处的欲望给激发出来,最后向自己求饶。

          梁语熙发现男人并不打算停止对她的惩罚,便将自己的双腿并拢,想要借此保护住自己脆弱的花,躲开男人的拍打,那那下拍打的实在是太痛了,虽然隐约中有股快感,但是痛觉比快感来的更加强烈。

          “宝贝,你乖乖的,不这样你是不会记住教训的,乖乖的将双腿打开,不然,为不介意把你的双腿也绑起来。”

          男人用严厉的语气威胁着,只大寿在白嫩的大腿上边来回滑动着。

          藌液横流

          因为男人的威胁,梁语熙不得不颤抖着将双脚再慢慢的打开。

          “主人不要打了好不好,我不敢了”

          男人在梁语熙将脚张开以后,用自己的双腿压制住了,啪的又是下。

          “呜呜好痛,主人坏坏好痛”

          梁语熙在这下打完之后,开始大力的挣扎起来,想要逃开男人的责罚。

          男人发觉梁语熙真的苦的很可怜,于是决定先给她点甜头,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向梁语熙因为被打而变得更加红肿的r唇,刚开始是轻轻的舔弄,之后就变成了吮吸。

          “嗯”梁语熙被舔的呻吟出声。

          刚才的痛楚渐渐被酥麻给代替。

          男人见她的反应,不动声色的继续动作着。

          男人用手指头小心翼翼的分开眼前肿胀不已的r唇,使得躲藏在深处的蕊珠露了出来,像是颗在等待人采撷的小果实般,于是情不自禁的朝它舔了下,就这么下刺激让梁语熙的身子跟着抖了下。

          “宝贝,用你的手将花拨开,这样主人才能更好的舔你的小蕊珠。”

          男人诱哄着梁语熙自己将r唇给拨开,让蕊珠露了出来,男人见此,将藤条上的方圆形状的板子给拆了下来,使得藤条变回正常的棍子,只是短了下,然后对准花蕊,狠狠的打了下去,啪嗒

          梁语熙只感觉到股从骨髓中窜出的痛楚,中间虽然又夹杂着丝丝的快感,但还是痛死了,那可是全身上下最最敏感的地方。

          男人没有想到这打下去,梁语熙的花竟然涌出了无数的蜜,花口被弄的湿哒哒的,多余的蜜还沿着大腿慢慢向床单流去。

          “啊嗯主人你你怎么可以骗我,还这这么用力”

          梁语熙完全没有想到这会是男人的计谋,自己竟然傻傻的将最脆弱敏感的地方给露了出来,真是好傻好天真。

          “宝贝,你流了好多水哦!被主人打花跟小蕊珠就这么的爽吗?”

          男人将眼罩从梁语熙哭的稀里哗啦的脸上拿了下来。

          梁语熙只是抽抽噎噎的哭泣,并不回答男人的话。

          男人看着梁语熙那哭红的双眼,蓦然阵心疼。

          “生气了?不理主人了?”

          梁语熙直接将脸给扭到了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