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123

          索玛抿紧薄唇,严肃地看著乌尔。他应该说不,乌尔的话侵犯了他心中的神圣之地。他心中产生了更多的异样感,但他发现自己无法说不。他的皮肤在燃烧,渴望著被抚摸,被触碰。他与乌尔目光相碰,他看见乌尔的目中流露出充满爱欲的暧昧色彩,这让他看上去性感极了,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乌尔抬起手,手掌摸过索玛的面颊,脖子,麽指滑过他结实的喉结,摸到了领口。只是抚摸便勾引索玛想起了他们仅仅属於对方的那种疯狂。他的胸口涌起一股滚烫的热情,直接燃烧了灵魂,将理智烧成了灰烬。

          靠近……

          靠近我……

          索玛的呼吸变得粗重,如狼似虎地瞪著乌尔。乌尔仿佛听到了他心声,如他所愿靠近了他,将一条腿跪在了王座上。他们的脸贴的很近,索玛甚至能感觉到情人的呼吸里也染上了玫瑰色彩,他的一举一动变得前所未有的诱人,哪怕只是轻轻拂过鼻尖的喘息也让索玛快要燃烧。

          “殿下……”乌尔的声音魅惑著他的灵魂,“我们可以就这样……灵魂相交……我想的灵魂……在你父亲的王座上……”

          “哦……”索玛低叹了一声,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乌尔。他迷恋地抚摸乌尔的身体,感到乌尔在他的身上抚摸揉捏。这样的抚摸太过美好,让索玛难以抗拒。他的呼吸粗重得可怕,将脸深深埋在乌尔的肩头。

          “乌尔……乌尔……”他低声说,“你真的……太好了……我无法抗拒你……”

          乌尔不停地吻他的脸和脖子,火热的手探进了他的衬衣,贴著他的皮肉揉捏。他对索玛的身体再了解不过,在饱满的胸肌上用力抓了几下,那只手就探得更深,滑过腰际,探到了敏感的股间。索玛不由自主仰起头,绷紧後背。他啊地低叹一声,两人的呼吸乱成一团,不断地亲吻对方的身体,渴求地互相抚摸。

          索玛哑声说,“无法抗拒你……如果真的是你的话……”

          希德默默爬上他的右手,将自己变成了一把小刀。索玛费力地握住刀柄。他在乌尔的揉弄下呼吸颤抖,那只手不断地抚弄他股间的,那快要摧毁了他的意志。他几乎要丢掉手中的小刀,仰著脸让乌尔啃咬他的脖子。他的灵魂因为他的亲吻而战栗,那实在太美好了……

          该死……该死……

          他的腰被坚硬的王冠抵住,那提醒著他,他应该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他挽回了一丝神智,咬紧牙关,让右手缓缓爬上乌尔的肩头,将小刀抵在了乌尔的脖子上。对方并没有因为他的威胁而停止,反而一把掰过他的下巴,用温软的嘴唇堵住了他的嘴。

          啊……这简直是世界上最香甜,最诱人的吻。索玛闭著眼,迷茫地沈浸在黑暗中。在乌尔的抚摸下,他将手腕用力一扣,锋利的刀刃划过他的脖子。

          刀刃压下去的一瞬,一切都停止了。怀中的人突然消失,令人头晕目眩的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产生过一般。

          索玛蓦地清醒过来,手中的刀刃变回了一只螳螂的模样。并没有鲜血喷洒,怀中的情人就这样不见了。希德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我尊敬的主人!这真是太好了!您拯救了大家!”

          索玛疲惫地叹了口气,说,“如果我受到了蛊惑呢?”

          希德夸张地挥舞他的小镰刀,“那我们三个这辈子也出不去了!”

          索玛默然点头。

          我爱你,所以要来见你。他默默地想。

          四周的空间忽然扭曲,皱缩,天地像个被压扁的纸盒一般缩起来。索玛避之不及,灵魂随著空间一起被挤压,旋转。周围变得越来越亮,直到他的眼前一片刺眼白光,掩盖了一切。索玛眯眼。骤亮过後,周围又慢慢地暗了下来。风呼呼地往他身上吹,索玛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躺在黑龙的脊背上。

          索玛,“沃森?!乌尔在哪里?”

          沃森,“……醒了?那麽闭嘴吧人类!”

          索玛的目光突然变得凝重,从黑龙背上一跃而起,说,“沃森!快,我需要去找乌尔,我感觉到他有麻烦了!”

          “咻!”还未回到魔剑中的剑灵巨鹰在索玛的头顶一圈圈地盘旋,大声说,“如果是那个黑魔法师的忙,可不要找我去帮忙。我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那个家夥夺取我自由又夺取了我结识美人的机会,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让我趁这个机会多飞一会儿,他来了我可没这个好机会!”

          希德扬起三角形的脑袋,看著剑灵盘旋了几圈,灵光一闪,悄声对索玛说,“我尊贵的主人,鄙人似乎想起来了,这只蠢鹰的作用……”-

          远古的恶魔,巴罗斯家族的祖先不悦地眯起眼,将目光转向另一侧,看到了虚弱得一塌糊涂的黑魔法师。他不悦的神色与乌尔十分相似,眉间带著极不耐烦的情绪。他神色阴冷地说,“亡灵,回答我,你手腕上的金环是从何处弄来的。墓地吗。”

          安德鲁指著乌尔,神色狰狞地说,“去,我的命令是杀死他!我的美人儿,你现在是我的,你得听我的。”

          恶魔露出了讽刺的神色,著一口优雅的古语说,“愿为您效劳。”他缓步走向了自己的後人。後者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仍在神色专注地念咒。他的额上布满汗珠,微微发颤的双手向卷轴输入魔力。

          恶魔饶有兴致地看著他,身後的安德鲁大笑著说,“哈哈!我的孩子,为何还要白费力气呢。你自己难道不明白吗,就算你的魔力透支,也不足以发动这个禁咒!我的老天,你怎麽会给那个愚蠢的人类那麽多血呢……愚蠢哈哈哈哈!”

          乌尔脸色惨白地单膝跪著,最後一个音节落下,念咒的嘴唇停了下来。周围陷入了静默。

          然而,什麽也没有发生。乌尔的目中透出一丝绝望。他比安德鲁更清楚,自己的魔力耗尽了。然而离发动禁咒还差了那麽一点。只差了这麽一点。

          恶魔喃喃说,“我的最後一个继承者竟然要因为如此可悲的理由死去吗。虽然并不愉快,但总好过死在杂碎的手上。乌尔.巴罗斯,我会仁慈地让你没有痛苦地死去。”他将手抬起,指尖跳出幽绿的火焰。

          乌尔攥紧了手中的卷轴。他的目中充满不甘,仇恨地抬起眼,盯著不远处的安德鲁。恶魔指尖的火焰窜了起来,在空气中化作一头熊熊燃烧的绿龙,龇牙咧嘴地朝乌尔猛扑了过去。

          乌尔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事实上,不需要自己的祖先动手,魔力耗尽早就意味著法师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完全的虚脱减弱了他的痛苦。他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闭起了眼睛。

          网络版结局!

          124

          索玛听完希德的悄悄话,立刻站了起来,对著天空中快意盘旋的剑灵伊戈尔高声说,“伊戈尔,我们来做个交易!”

          伊戈尔扑棱著巨大的翅膀,“不不,别试图和我谈交易索玛。你还太嫩了,能打动我的……”

          索玛打断道,“你帮我这一次,然後你重新获得自由。”

          伊戈尔在空中猛然刹住,继而头朝下,一个俯冲冲到索玛的面前,“再说一遍?!”

          索玛快速说,“你并没有听错。现在听从我的命令……”-

          当乌尔闭起眼睛的时候,一股温暖的感觉从後面拥抱住了他,好像是被情人拥抱在怀中。那是一种令人心灵宁静的情感,乌尔知道,那是因为他与自己的情人心意相通。

          心意相通……?

          乌尔猛然睁开眼,只见一道蓝光闪过,一个大得惊人的能量体一头扎入了他的卷轴中,并从卷轴下方穿了出来。速度太快,以至於没人看清那是什麽。电光火石一瞬间,大量的魔力一股脑注入卷轴上的法阵。法阵发出刺眼亮光。伴随著轰隆一声巨响,乌尔面前的大地崩裂,粗壮血红的藤蔓植物从地下猛蹿起来。绿龙毫无防备,一头撞到了藤蔓上,绿色的火焰被藤蔓瞬间包裹,纠缠成一团。

          一切发生得太快,绿色的火焰还未完全消失,大地发出了沈重的呻吟闷响,随之而来的是剧烈得天地倾倒的震动。无数骨山在刹那间崩塌,一切立起的事物被夷为平地。禁咒发动!

          只是两三秒的功夫,地上出现了无数巨大的裂缝,如同干涸的河床一般龟裂开来。裂口像峡谷一般又宽又深,互相交错,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将大地变成了无数块碎裂的拼图。从大地的裂口中,数不清的血红色的藤蔓蹿了出来。它们就像浴火的凤凰,又像流动的岩浆,粗壮的藤蔓燃烧著鲜红的火焰,像烧红的烙铁一般亮得刺眼。天空被岩浆的颜色晕染,变成了暗红色。云朵和尘埃被灼烧得滚烫,空气里充满著蒸腾的雾气。

          整个空间瞬时变成了人间地狱,空气热得发烫。舞动的岩浆藤蔓到处乱甩,攻击一切有生命的物体。粗大的藤蔓拥有可怕的力量,只一击就能拍碎骨山,并将地上的碎骨甩到远处。

          那道蓝色的光很快返身,灵活地避开藤蔓攻击,向天空飞去。作为难得一见的巨大能量体,暗夜之鹰将索玛血液中的魔力带入法阵中。长空中传来几声鹰啸,伊戈尔在为自己的自由欢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