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白眉老僧连忙眨眨眼,表示知道了。

          龙霄伸手一指,便将他的穴道解开,白眉老僧见了这样的手段,虽获自由,但那里敢反抗,坐起身子,颤颤抖抖的道:“好汉,你要什么,只管拿便是,老僧绝不多言,绝不多言。”

          龙霄一心想给他个下马威,忽然一耳光?在右脸上道:“妈的,什么叫绝不多言,那就是说你还是有那么一两分意见了。”

          他这一耳光虽然没用内力,但还是将那白眉老僧打得昏头昏脑的晕了半天,见到这强盗如此蛮横无理,心中直是叫苦不迭。

          龙霄道:“我再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白眉老僧忙道:“贫僧……”

          谁知他刚吐出这两字,又被龙霄在左脸上?了一下道:“还敢说假话,别人说穷寺富方丈,你掌管的这么大的寺庙,是个富寺,那自然是肥得流油了,居然还敢自称贫僧,要叫富僧。”

          那白眉老僧一阵气绝,但强权之下无外交,不得不道:“是是,富僧法名……”一想还是稳妥点好,又道:“好汉,你是问我的俗名,还是僧名?”

          话音刚落,又吃了龙霄一巴掌,道:“妈的,你是和尚,我问你俗名干什么?”

          那白眉老僧吃痛,真是委屈万分,战战兢兢的道:“富僧法名法慧。”

          这次龙霄没有动手,点点头道:“还好你不叫法海,否则老子的火就更大了。”

          那白眉老僧当然没有看过《白蛇传》,不禁道:“好汉,莫非是有个叫法海的出家人惹了你,没关系,贫……这个富僧一定帮你找出来。”

          龙霄道:“妈的,这个人倒是没惹我,而且你是绝计找不出来的。”

          那法慧不由张目结舌,真是怕了眼前这个大汉,别人没有惹他,他也要发火,真是阿鼻地狱里放出来的恶魔。

          龙霄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恨这个法海?”

          法慧摇摇头道:“富僧不知,不过好汉既然恨他,这人必定是十恶不赦。”

          龙霄道:“对,这个法海和尚破坏别人好好的姻缘,害得人家妻离子散,的确是十恶不赦。法慧大师,你会不会象他这样。”

          法慧见他忽然尊敬起自己来了,连忙道:“绝不会,绝不会,别人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富僧岂会做那般有悖我佛的事。”

          龙霄哈哈一笑,伸手拉着法慧的手握了又握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这话说得太好了,法哥,我欣赏你的作风,既然你不想当法海,不如就当当月老吧。”

          这法慧暗忖:“我一个出家人,能当什么月老,这个恶魔,真是越来越离谱了。”但还是不得不顺着他道:“好好,当月老,当月老。”

          龙霄骂了一句道:“妈的,你这个富僧,随波逐流,真是没有原则,不过我喜欢你这种没原则的人,你主动开口想当月老,老子也不瞒你,那个什么玉容郡主很荣幸的被老子看上了,听说她明天要来上香求签,我想请你帮着撮合撮合。”

          法慧一听这话,真是骇了一大跳,没料到这恶魔色胆包天,连玉容郡主的主意都敢打,不禁苦着脸道:“好汉,这事万万不可,威远王爷厉害得紧,你还是从长计议才好,咱们这里别的漂亮的姑娘可还有不少。”

          龙霄一瞪眼道:“别的漂亮姑娘,你介绍给我啊,告诉你,这个玉容郡主我是要定了,你非帮我这个忙不可。”

          那法慧知道这事情关系重大,那里肯应,一个劲的摇头,一付打死都不行的样子。

          龙霄见他忽然刚强起来,一时还不知拿他怎么办,思如电闪,说道:“好,你不帮也成,别人都说什么公主郡主的都是万金之躯,不过金子咱们这里太多,不怎么值钱,你就随便给我一万斤天铁来,算是代替郡主,反正你口口声声的称自己是富僧,一定是胸有成竹,实至名归,万斤天铁,应该不成问题。”

          在桃源之中,一万斤天铁,要当十万斤黄金,这法慧当了多年的方丈,虽然有些私藏,但这么大的巨资,那里拿得出来,不禁又连连叫苦。

          龙霄道:“妈的,你这头秃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只有逼我用最后的绝招了。”说着忽然一掌凌空劈出,那佛像下的蒲团顿时发出一声轻响,然后变得四分五裂。

          法慧乃是文僧升做的住持方丈,虽然不习武,但寺中却有护寺的师傅,故而对武学一途也不算陌生,一见龙霄的掌力,便知道对方的武功已达匪夷所思之境,不由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龙霄凶霸霸的道:“做什么,当然是动手杀人了,你知不知道刚才那把火是谁放的?”

          那法慧听说他要杀人,已是骇得魂飞魄散,勉强答道:“莫非……莫非是好汉你。”

          龙霄道:“不错,就是我,刚才进寺的时候老子就想到你不会答应,因此就先试试手,瞧一瞧你这个大觉寺容不容易烧起来,要是你不肯答应,老子就会将这一寺的光头脑袋拧下来,挂到老子住的山寨上照明,然后再放上一把两把三把火,把这里全部烧光,省得日后见到就生气。”

          那法慧越听越是心惊肉跳,面无人色,这恶人有心而来,又有如此手段,当真可以说到做到,陈年古寺,二百多条人命,一夜之间就要尽毁,真是可怕可怕啊。

          想到这里,法慧顿时兴起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忘我之心,道了几声阿弥陀佛,又念了几遍罪过,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好汉,你说罢,要我怎么帮你?”

          龙霄拍拍他的肩道:“对嘛,法哥,这才有点高僧普渡众生的样子,其实我只是要你帮个小忙,那个玉容郡主要是来上香求签,你只要说说她的姻缘快到了,要应在一个姓吴的人身上,天意难违,要她不要违逆,如此等等,法哥,你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这点小事,你一定会应付的,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明天咱们就一道好了,你对外就说我是你过去认识的一位师弟,也是一位有道的高僧,今晚连夜前来造访研究佛理,不过我没走大门,寺里的人未必会全信,但你是一寺之主,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法慧此时已是任龙霄安排了,瞧着他道:“好汉,这事也不是不成,只是你的这付模样……”

          龙霄一摆手道:“这点不用你来担心,到时候绝不会辱没你便是。”说着便从腰下取出了那个匣子打开,照着法慧的样子装扮起来,又让他去取了自己多余的僧帽袈裟云履,穿戴整齐,没多时,屋中就少了个虬须大汉,而多了个五十来岁,面目慈祥的高大僧人双掌合什,喃喃的念着不知所云经。

          那法慧见到龙霄这般的易容之术,心中更是吃惊,巴不得早点天亮,好将事情办妥,眼前这尊瘟神也好早一步离开这佛门清修之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