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85章暴发

          85章

          只是,婚礼上不会有新娘……

          那句未完的话,肖驰没说,张小纯却也是想到了。

          电话挂了后,张扬就闯了进来,一脸的兴奋欣喜:“小纯,小纯,我们要结婚了!你告诉我你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婚戒要多少克拉,玫瑰喜欢哪种颜色的……”

          “张扬。”她轻轻打断他的兴奋:“我不会和你结婚。”

          “小纯,外婆都同意了的……”张扬的笑容挂不住了,这个可怜的男人,他总是阳光朝气的脸蛋总能因她而挂上忧伤。

          她想是时候摊牌了:“那天,我本来想和肖驰结婚的。”

          一记炸弹,虽然他早已猜到,但她真的说出来时,他还是有些无法承受地退后了几步,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小纯,别这样……”他很虚弱,这个年轻的男人终究还是撑不住了。

          他以为,外婆会是唯一的法宝,但她似乎不愿意听从了……

          她于心不忍,看到他那么难过的表情,她冷漠的脸再也维持不住,其实他对她的伤害,早就被他无尽的爱给治愈了啊——

          “走到这一步,我也不想的……”她好想将一切真相都坦白,但是她又不甘心啊!

          凭什么他总是伤害她,事后只需用无尽的爱来弥补,凭什么他只要摆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她就必须心软原谅他——

          这是凭什么!

          所以,她再一次让自己冷下心肠,冷冷地瞪圆了眼睛望着他说:“张扬,如果你不希望婚礼当天没有新娘的话,你就举办婚礼吧!”

          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去的!

          她抛下他走了,头也不回地。

          他跪倒在地上,一股悲凉从心底浮上来……

          他知道曾经的自己不对,在外面泡女人,为亲情隐瞒她牺牲她,他曾经一点都不觉得有错的……

          谁会想到,爱上一个人,身份背景再不同,他也能为她一一而改变!

          只是为什么,他做出这么多,终究还是换不回自己曾经失去的过错吗——

          他一度想,就是因为他伤她太深,她才不愿意原谅他!

          那他就偿还,只要她高兴,他相信她总有会原谅她的那一天!

          可是……

          他可能,真的快等不下去了……

          小纯,我想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的——

          张小纯不会知道,一心深爱她的张扬的神已经濒临崩溃。

          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太多太多,虽然概括就是因为她不爱他。

          后来她总是会后悔,后悔当时如果自己再一次原谅他,早一点原谅他,他不会变成个疯子彻底遗忘她——

          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

          张小纯不见得多恨张扬,最初的憎恨总会被感动所原谅。

          张扬对她一再的好,宠溺到她自己再度心软的那一刻,如果时间再够,她想她真会再嫁给他!

          只是注定不能。

          肖驰在,她真正的仇人。从开始报复的那一天,她就只认准了这个男人。

          肖驰毁了她所有的幸福,她本来可以和张扬很幸福的在一起,如果不是他的介入——

          她爱过肖驰,也仅只止于他强、暴的那一天。

          女孩对有魅力的男人总是无法控制的迷恋,直到那个男人做出减少他魅力的坏事,这样女孩才能彻底从迷恋中解脱。

          张小纯对肖驰的迷恋就终结在那一天。她是和他两不相欠。

          谁知道他总卑鄙地纠结她,她也能本能地勾引他,只是张扬的出现,总会让她觉得愧疚,于是退缩回良家妇女的壳子里。

          她不想当个□,她从来没这样思想,只是她也不是个任人骑到头上欺负的人!

          可惜啊,谁都没料到,她不来招惹肖驰了,肖驰却反过来死咬她不放!

          她明白的,有肖驰在,她和张扬永远没有结果!

          她和肖驰,必须死一个,这辈子才能彻底安生——

          今天是星期四,离星期天只有三天了。

          张扬和蒋氏忙上忙下张罗着,肖驰在外忙碌。

          肖太平在周五带着消息回来,只私底下告诉了肖驰,严刑拷问把人嘴撬开了,得到结果凶手是由吴江指使。

          虽然肖驰已经知道了,但进一步确认后,这证据能让他起诉吴江,这次不整死吴江他不信肖!

          “那要不要告诉张扬?”肖太平私心里是和肖驰走得近的,所以很多时候他偏向自己的老哥,而不是表弟张扬。

          “他要当新郎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便行了。他那里,你就拖着消息,就说还没审出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