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2章轮回生灭拳全书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些道纹之中,交织镌刻着的,是无数的天道符文。

          这些符文,如自然生长、如在神国世界衍变一样,呈现出来。

          呈现出来的,只有两字——神葬。

          神葬,是一种奥义,窥破天地之奥妙,宇宙万物之苍穹。

          李玄目光盯着这两字,脸色凝重,却镇定。

          他悠然站立在那里,身如孤鹤般静立,却给身边之人一种融入虚空、破立万法之感。

          一种迷醉,一种气质。一种风度,一种威凛。

          “于道纹之中,感悟‘神葬’,你的仇敌,固然陷害了你,却也成全了你!如今,既然醒来,就出来吧!”

          李玄盯着那法阵之中的女子,目光凝实,语气淡漠而平静。

          “呼~”

          一缕白色的气息传递了出来,接着,法阵之中的女子端坐了起来,浑身散发出浅蓝色的氤氲光芒来,这种光芒奢华而贵气,灵动而宜人。

          女子的面容一片浅蓝色,显得素洁而清雅,没有半分诡异。她恬淡的面容随着身体的活动而呈现出复苏之势。

          这一种势头,力压万古,无可阻挡。

          “哗——”

          她长长的睫毛闪动,接着双眼睁了开来。

          那万千绚烂的色彩在明丽的双眸之中,刹那间点燃,刹那间消失,一切,尽在刹那之中。

          但这刹那,又是永恒!

          落入李玄心中的那一个场景,已经化作永恒!

          这,是一双熟悉的双眼,深入骨髓和灵魂,无法遗忘。

          在对视的那一刹那,两人忽然间都身躯一震,眼中闪过莫名之色。

          “你来了!”女子随手拨开身边的法阵,如同拨开身边的云雾一般轻松。

          “你醒了!”李玄淡然点头,回应。

          “神之国度,多亏了你照应。”女子沉吟片刻,说道。

          “无所谓,原来,你前往的,是神葬之地。既然如此,我走了。”李玄淡然应对,对于这个女人,他不想去应对。

          因,她睁开眼的刹那,李玄已经明白了一切。

          这个女子,曾经名叫‘楚文谨’。

          “真相,在神葬之地!”女子身形一顿,忽然出言道。

          “于我而言,无需真相,毫无意义。”李玄依然淡然。

          既然与此人划清界限,无论其‘神体下凡’所谓何事,都无所谓。

          如今,便是神国,也不入李玄的心。神国既是一个真实空间宇宙,该失去的,就必定要逝去。

          无所谓得失,无所谓成败,唯心不灭,唯神不朽。

          李玄堪破无数境界,以拳意打开天路,开天路,灭万古强者,早已经威凛无敌。

          如今,尚且在神界初生,实力不济,却也契合天道,能衍化神道雷霆,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当时神国最终落入楚文谨之手,随着她的一句抱歉,无数过去化为乌有,李玄再也生不起半分牵连之心。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原以为,人定胜天,这不过只是笑谈。人所认定的胜利,其实依然是天定的!挣扎求存,力争上游,无非结果不同而已。’

          李玄身影虚无化了起来,随后,化为无形,刹那间远离此地,倏然消失,出现在曾经破空的那片山峦。

          “这是瞬移!怎么可能!他,到什么境界了?”李玄离开,那所处的位置,却传出清丽动听的声音来,只是声音之中的惊讶,破坏了其清纯的美感。

          李玄仰望苍穹,仰望那片宇宙的深处,如今,没有站在巅峰,心却在巅峰。

          那无尽虚空尽头,可否有地球存在?

          若有地球存在,可依然存在牵绊?

          没有,没有。

          强者,注定一生孤独。强者的路,不依靠外物而存在,神国,神器,都是浮云。

          面对苍穹,仰头,闭上双眼,无边轮回苍穹闪烁,浩瀚星辰沧海桑田一般归寂湮灭,随后,化作无穷拳意,进入许延双手之中。

          “轮回生灭拳!”

          意志之中,强大的威能降临,伴随神道雷霆,无数神劫翻滚,颤抖,却在这一道拳意之中,灰飞烟灭,尸骨不存。

          “丢弃神国,去掉桎梏,最后一丝灵魂,也得以淬炼洗礼!如今,便是一根头发,都晶莹剔透,不染尘埃,足以媲美顶级武器的强度!如此,才一口气将形意神拳等功法全部演练归一,创造出轮回生灭拳。”

          李玄喃喃自语,一拳出,万物皆被拳杀。

          这是一份无法形容的强横,这已经契合于真正的道,而并不再局限于境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