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铿锵三人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林黛的美妙身子jia在两个男人中间,她撅着白**的****,任由陈剑在她身后**着“隔山取火”,年轻男**的shuo大的xx,从她身后很有节凑的**着她的蚌口,把她的身子顶撞得一耸一耸的直晃。林黛被xxxx得好**,可她却不好意思大声的申银出来,因为老公就在她面前看着她与年轻的**陈**“办事”。几天前的那一次,她老公是躲着偷窥,这一次,她老公就在眼前,而这正是林黛为给老公刺**疗法出的新主意。老公的医生朋友不是叫老公要试试更刺**的么?仅偷窥就那么有疗效,这当面观赏**与别的男人xx,一定会觉得更加的刺**。现在林黛被老公这么看着,搂着,还把她送到陈剑的面前,拜托**陈**好好的xx她的**屄,这样的xx情景,对老公的刺**会有多大林黛根本无法想象,但这对林黛而言,就早已经把她刺**得的屄**直冒了!

          陈剑的大**在林黛xx**的xx里**的**着,发出了“**”的声音,在这**器**合的响声里,房间里的两男一**一刻也不消停。林黛猫弯着腰肢,拉着老公的**,她用口含着老公的xx,随着身子的晃动,一吐一吸的为老公**着,不一会儿,她就**到老公的xx在她口里渐渐的变**。为了掩饰内心的喜悦和**动,林黛用**的声音说道:“哥,你的……在变**了耶……”。

          贾大庆用手扶着**,任由**把头埋在他**之间,把他的xx含住为他“吹箫”。平时林黛也是常给他“吹箫”,可是效果不好,不是林黛的**技术**,而是贾大庆自己没反应,常常是**得快要**,xx也不见**。可现在,这xx的“三人行”太刺**了,听着那“**”的**媾声,看着陈剑那xx在**林黛的身后xx着,贾大庆的心里尤如打翻了五味瓶——**、**、**、遗憾和感**,向搅****那样的**织着,揪扯着他的心,刺**着他的生理反应。他**林黛没有生育过,虽然已经结婚十年,但就他贾大庆一个男人,加上贾大庆他那命根渐渐的萎缩,林黛的**屄还是比较仄紧。陈老弟的xx这么**大,**林黛她竟然能齐根的包容下?仅这一点,就很有刺****,这**人的屄屄就是神奇x,大**通吃,来者不拒!“这会儿**那**一定胀胀的,很充实,**无比吧?”贾大庆虽有妒意,但还是由衷的为**能享受xx而感到高兴。见到**的**样,贾大庆的**感也就越来越**,他不由得**的说道:“**……这法子,还真灵哦……”。

          陈剑听到林黛说贾大庆的xx在变**了,他以为林黛在暗示什么,就知趣的对贾大庆说:“那……贾哥,我们换个位置,你来与林姐做……”。

          “别……别停……别换……”,贾大庆摇着头,不让陈剑把xx从林黛的屄屄**来,因为这会儿**正被xxxx得**呢,瞧林黛那模样,脸儿红云一片,眉尖高挑、眉头跳动,**由于含着xx,虽不能大声申银,可也禁不住**的不住低哼,他知道**现在正在**袭来的当口上,这时若换着自己这“银样蜡枪头”进去,那且不大煞了**的兴致?他知道,林黛之所以要他观看她与陈剑的**表演,并非是******,想她自己寻刺**,而是为刺**他、给他更加刺**的治疗,他现在也只想为**的xx**做点事,那就是要陈剑“李代桃僵”,替他把**“**候”**些,而看这个“**候”的整个过程,他就觉得很刺**很刺**的了!

          陈剑几次想换位置,都被贾大庆制止了,模样漂亮且冰雪聪明的林黛她怎么会不知道老公的意思?这会儿,她的脸更加的红了起来。当陈剑还**说话时,林黛反手掐了陈剑的x一下,这动作贾大庆自然看不到,可陈剑一下就明白了林黛的示意,因为林黛那掐他的手儿已经扣住了他那结实的**瓣,随着他的**xx,林黛的**躯频频的动弹起来……他豁然明白,林黛此刻需要他更快速、更大力的**xx,关于她老公贾大庆更大的刺**……陈剑于是就抬起了林黛的一条洁白光滑的x,要林黛像表演舞蹈那样来了个“劈叉”,用手抱住林黛那条白**x,一阵快速的深xx**顶起来,林黛只得抓紧老公,“****哼哼”着,向着xx高氵朝的终点**的冲过去……

          “x……xx……好**……x……**去了……抵紧……**了x……老公……我**了……x……”。

          在xx高氵朝来临之际,林黛再也抑制不住**的刺**了,她把老公的xx吐了出来,紧抓着贾大庆身子,昂起头大声的叫唤起来。就在她被**高氵朝刺**得浑身**、xx泉涌之际,陈剑也狼嚎着,将满腔**火和**意泄进了林黛的体内。

          后来,贾大庆终于“以逸待劳”的与**做了**,那是**林黛被陈剑**得高氵朝了之后,非要与他做的。这一次贾大庆的****得还可以,建婷了十来分钟没**。当然,这一切都是他**林黛的功劳,她采用的是**上位,主动权在她身上,她用控制自如的动与静,让老公渐渐恢复了信心。

          数月的平常日子就这么不平常的过去了,三个人在不平常的日子里中周而复始的制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刺**。现在是**暖**开、阳光明媚、微风拂面的季节,林黛的心情也像这季节一样暖洋洋的,甭提有多高兴,她已经**并显了怀,再过几月就要做母**。

          自从**了“二龙一凤”的3p,这“三人行”的游戏就再也没法停下来。何止是贾大庆觉得刺**x,陈剑也觉得很刺**,这美**林黛更是觉得刺**无比!每当她**承纳着陈剑的**顶,口里**到老公的xx越来越有些**度时,林黛就很**,很**,很有一种**就感——她为有两个男人同时**她而**;她为这两个男人能毫无妒意的相互配合着与她颠鸾倒凤而**;她为自己能想出这样的“刺**疗法”而有**就感,因为在这样的“疗法”下,她老公贾大庆的xx竟然奇迹般的有了好几分的建婷!虽然这建婷很不稳定,时有时无的,而且必须是在“刺**治疗”中才会出现,但贾大庆已经很高兴了,两口子就商量着怎么把这事进行下去。

          “黛,你**到没有?我的……又**了好多耶……”。

          每当听到贾大庆这么说,陈剑就会很知趣的把xx从林黛的**里**出来,让贾哥的xxxx进林黛的屄屄里去,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只是个为贾哥治病的医生,哪有医生能置病人的病情好转而不顾只顾自己快乐的?不过这样的“三人行治疗法”,陈剑真的觉得很享受,这享受使他“乐不思蜀”,竟然与絮絮不休的**朋友说了声“我不想再见到你”,就分了手。

          贾大庆和林黛知道这个事情后,就更是对陈剑推心置腹的好,他们要千方百计把陈剑拉如他们的**庭贾大庆认了陈剑是兄弟,貌似比**兄弟还**。他不让陈剑再叫林黛“嫂子”或“林姐”,说那样叫他们的“三人行”就**了人伦。那一天,贾大庆当着林黛的面对陈剑说:“兄弟,你**再叫黛‘嫂子'’林姐‘,那样显得我们很生分,是在’xx‘,我们是什么**?是铿锵三人行!是超凡*俗的桃**源,是三人一体!兄弟你听过这样的一个字谜没有:’二人力大顶破天,一**犁田去半边,八王在我头上坐,千田连在土里边‘……这字谜就是”夫妻义重“x,从今以后,黛就是我们兄弟二人共同的妻子!”

          贾大庆的话音刚落,林黛就满面通红起来,那害羞的,比3p时都要害羞几分。3p时的刺**使她快愉非常,在难抑的**中**人会抛开矜持而显**出****似******的本**。但这时候三人都很清醒,林黛听到老公这么说,自然就很不好意思。

          “两夫……一妻?”

          “**”,贾大庆接着对陈剑说:“**人要做了母**人生才算完整,现在黛已经怀上了孩子,弟也知道,哥有不育症,这孩子是你的……但这孩子以后要姓贾,第二个孩子才能姓陈……我希望,我们三人永远都不分……”。

          “这样……行吗?”陈剑狐疑的问。

          “怎么**?!黛生第一个孩子后,就名义上与我离婚,与你结婚……不过,今后无论名义上黛是我们兄弟谁的妻子,我们始终都要’三人行‘!这事只要我们自己不说出去,民不诉,官不究……怕有人议论?怕啥?现在开放了,有谁愿多管闲事,来管别人的屄事情?!”

          陈剑看了看脸儿绯红的林黛,林黛把头点了几下,不好意思的说:“剑,你知道我与庆哥是没法**的,我现在有了你的孩子,今后我也不能没有你。庆哥说的,我们都商量过,现在就看你……”

          “哥……黛……我没意见x,同意!完全同意!”

          摊牌竟然如此的顺利,三个人都非常的高兴。这一天,他们三人又一次去了宾馆,为了不让肚子里的孩子受到“**虫刺**”,林黛竟然为陈剑奉献了**!

          “这……这怎么行……我的……这么大……你会……搁不住……”,当林黛为贾大庆**着,将白**的****对着陈剑,用手掰着**瓣示意剑弟后庭**时,陈剑吃了一惊。

          “没**,以前,我们就常**陆并进的……黛的身子**,**括约肌收括力强,包你一试就会**无比的……”。

          陈剑曾多次要求**一****朋友的菊**,可她的**朋友就是不肯,没想到现在自己没提要求,林黛竟然主动要让他xx,他顿时惊喜**半,有些受宠若惊,但也还有些于心不忍,虽然贾大庆说他们以前曾经这么**过,但据他的估计,贾哥的xx现在**度有限,起码有大半年不能****林黛的后庭开**了吧?想到这,他仔细瞧了瞧林黛的xx,那菊**褶皱分明,哪里像**过xx的**人?!

          “剑,我身上就三个……,一个被宝宝占了,一个……你哥习惯了,这一个……我给你x……你放心,我会没事的……你哥没骗你……”。林黛说完,本来了桃红一片的粉腮更加的红**了起来。

          在林黛的菊**上灌了些橄榄油,手指xx油光亮洁的**缓缓进出了一会儿之后,在贾哥和林黛的点拨下,陈剑的手指时深时浅地xx在林黛的菊**里不住的挽起了圆圈。起初,林黛那菊**将手指咬得**,但随着手指的不断**,林黛的**肌**渐渐的**松弛了,陈剑渐渐在那**松弛的美丽菊**里xx了两个指头……

          “**怎么样,胀吗?”陈剑问。

          “没事……我很快会适应的……”,林黛配合着手指的挽圈,将**的白******起来,贾大庆看着**大无畏的样子,xx在****渐渐变**。当两个手指都能进退自如的时候,陈剑**动着,将抹满橄榄油的xx**抵向了林黛的**。

          “x……”,当大**嵌入菊**的那一刻,林黛禁不住轻声的叫了一下,但她真的适应的快,没有再叫第二声。

          “怎么样,痛吗?痛,就说x……”,陈剑很**动,但很斯文,xx**的很慢,在菊**里缓缓的蠕动着,渐渐的推进。

          “唔唔……唔唔……”,林黛含着贾大庆的xx,没有说话,她的**在**地向外xx,貌似要把陈剑的xx吐出去。其实,这向外xx**,**就会扩张得大些,男人的话儿就进的更**快,这心得是林黛几年前就总结出来了的,可她与老公已经一年多没这么**过,所以,她那菊**向外吐得格外xx,鼻孔里“****”的闷哼着,没几下功夫,向外**的菊****就含在了陈剑的xx根上。

          “x……黛……**!”xx的**不在深,而在紧,菊**口的紧箍是陈剑**不已。

          “**吗?”现在是林黛在问剑弟了,她一边问,一边一下一下的使力后坐,同时把老公贾大庆的xx含得更深。

          两根xx一前一后的抵在林黛的身体里,她腹中孕育的**生命这会也配合着两个老爸开始了折腾,是**手在动?是****在蹬?林黛觉得真**x,在一阵阵**的**中,两个老公都在她身体里**出了白浆。

          俗语说,“月母子的xx——是整的”,林黛在孕期里就这样心疼宝宝、心疼两个男人了,后来生宝宝坐月子,只要老公们有xx,她都会乐于奉献。

          后记

          这故事到这里就快完了,但我还必须**代几句,别以为这个中篇是我的yy之作,我有生活中的原型!

          后来学校集资建房,陈剑的房资是贾哥“垫”的,他们想了一些办法,将房子调换到一起,在装修的时候,他们在共墙上开了个**,是推拉式,外面是衣柜,平时房**紧闭,他们三人也能自如的生活在一起。对他们的**密**,**们议论过,上面来调查过,但结论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至今,这奇异的三人行都这么延续着……

          事出有因,是因为林黛是两个男人的妻子,是事实!她有几个离婚证和结婚证,现在离婚结婚自由嘛,在有了儿子贾宝**后,她就与贾大庆离了婚,与陈剑结了婚,陈剑是“青头”,第二年她又生了个**儿,叫陈圆圆,两个孩子,两个父**,一个母**,一**五口,其乐融融的,这自然遭到不少男人和**人的妒恨——其他男人想xx一足,没**;**人有几个见得别的**人的男人多的?

          查无实据,是因为贾大庆的确有病,不能行“夫妻之道”,已经是一个“废人”,这是贾大庆通过**,**到的权威医院的有关证明,虽然离了婚,林黛也不忍心原老公独自生活x,她有照顾儿子他爸的“菩萨之心”,于是就与**儿他爸一起照顾儿子他爸,这多有社会公德,多有**庭责任!当今社会推崇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因为**人离婚后与新老公一起照顾有病的前老公,就非议是xx?有谁能看到他们在**3p?**铿锵三人行?

          最后,我还得提提那双木屐鞋,三个人,一双情侣鞋没法穿了,但那双木屐鞋始终被搽得一尘不染的,放在贾大庆房间的玄关上,那是林黛与贾大庆**情的见证,也是林黛与陈剑情义深**的开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