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往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八章往事

          万大森带着李谷几个弟兄远远跟在那两人身后,看着陆远出门了,便往他们房间寻来,再向窗子投石子做暗号。向芙静听周围动静,确定陆远已经出门且左右无人,便推开窗让他俩跃入。

          “老大怎么样了,虽然跟计划有点小出入……你是不是已经把他搞定了?”

          向芙已经懒得跟他解释了,粗枝大叶的男人哪会懂得小火慢炖的道理。

          “你的伤怎么样了?”李谷关切地问。

          想到伤疼,向芙不禁一阵瑟缩,“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应该不碍事,你说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等入夜直接睡了他了事,我们现在就赶回寨子为你装上婚嫁要用的东西。”万大森自信满满。

          李谷看穿向芙的心思,便道:“他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与咱们寨子里的人不同,且让他俩再相处一段时间,以我们老大的聪明才智,火候到了自然喷香。”

          向芙其实也挺纠结的,她的为人行事从来都是风风火火、说一不二的,从未像现在这般温吞扭捏过。

          正犹豫间,陆远已带了吃食上楼,刚过拐角,万大森李谷感觉到声响,立即从窗口跃出去了。

          看着满桌的好饭好菜和瓜果点心,向芙立刻把烦恼丢出九重天,开心的大快朵颐起来。

          陆远为她盛了一碗鲜肚汤,看她吃得狼吞虎咽的模样不禁莞尔。

          向芙吃得塞满嘴,本能的想要用衣袖抹抹嘴,忽而一张洁白的面巾递了过来,向芙愣了下,猛地有些回过神来,她现在应该是娴静淑女……而不是活像三天没吃饭的叫花子。

          向芙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小脸微红:“让陆公子见笑了,我今天折腾得有些累了,所以……”

          “今天累坏了吧,你还想吃什么我明天再去给你买。你要快点好起来,听闻这定阳城里有条鼓门街很是热闹,到时带你一同。”陆远又说着给她碗里添了块桂花糕。

          向芙心里微动,不由地想起当年初见陆远时的情景。

          那年向芙还是个八岁大的女娃儿,那天是大年二十九,向芙由家人领着下山到县里采买年货顺便玩耍。那是向芙第一次下山玩耍,对所有事物都充满了惊喜和好奇,后来大家分头行动,兰姨便领着她听大戏逛夜市。

          “卖糖人咧!大的两文,小的一文,小姑娘你喜欢哪个?”卖糖人的小贩问向芙。

          有大龙、有大鱼还有好多大公鸡,面对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糖人,向芙看得入迷,便呆头呆脑的跟在小贩后边走了。

          等她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公鸡没了、戏台没了、连兰姨也不见了!

          八岁大的娃娃第一次出门,身边一个熟人没有,她慌得不行,追随着每一个看起来像兰姨的身影,走近看却又都不是。走累了,她默默坐在一个台阶前有点想哭,没有阿爹没有阿娘,没有晓蓉也没有二狗子了。

          突然她身后的大门被拉开,走出来一个着月白衣服的小哥哥。

          他手里拿着几幅春联正要贴上,却看到一个小姑娘坐在自家门前,还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小妹妹你找谁?”

          他的声音温和好听,向芙却只知道摇头。

          “你是不是迷路了?”逢年过节赶集的时候,人多车挤,每年总有孩子走丢的事发生。

          陆远蹲在向芙面前,轻声说“你还记得刚才都去了哪吗,我带你去找家里人好吗?”

          于是陆远便牵着她往市集方向走,小女孩走得累了便把她背在身后。

          向芙趴在陆远背上,也有些累了,懵懵懂懂的,只说刚才见到了糖葫芦、烤鸭、红豆饼、羊肉串……还有大公鸡。

          陆远便默默猜她刚刚是从兰草街过来的,便背着她在兰草街口处寻人。

          等爹娘和兰姨一群人在街门口找到她的时候,她早就梦周公去了。

          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自家的床上,昨晚的大哥哥早像梦一般消失不见了,唯一能证明他来过的东西,就是她小手里紧攥着的衣带,必是她昨天入梦前怕被小哥哥丢下,所以紧紧扯着他的一条衣带不肯放手,后面便是爹妈来了也无法,只能用力扯下这条衣带来。

          他与她的缘分从那时起便种下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