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沈舒:“谢谢,但是既然都在努力了,那就努力的做到最好。”

          夜晚的广场人很多,有跳广场舞的,还有滑滑板的,他们一个个踩在滑板上就像是翩翩起舞,还有人穿着汉服在滑滑板,衣裙飞舞着。

          系统:“舒舒!”

          沈舒没回复系统,她看着广场上其他人滑滑板。

          系统继续道:“舒舒,陆景行就在你附近。”

          沈舒专心直接忽略了系统说的话,她踩着滑板前进,周围学习滑板的人很多,不是只有沈舒一个,但是沈舒觉得自己是最笨拙的那一个。

          踩在滑板上沈舒前行,在看到了前面冷漠的少年的时候惊讶,随后快速的停了下来,一想到游戏里面自己的模样,沈舒就觉得尴尬,但是转念一想,沈舒觉得,陆景行又不知道系统里面的人物是她。

          对着陆景行笑了一下,沈舒道:“真巧啊。”

          几个滑滑板的从沈舒旁边经过,沈舒看向他们的时候,神色闪过羡慕。

          陆景行站在路灯下面,他道:“再说一次。”

          沈舒问:“说什么?”

          陆景行漆黑的眸子看着沈舒,“说你信我。”

          沈舒:“我信你啊。”

          听完了沈舒说的话,陆景行转身进了附近的商场,沈舒没搞明白的陆景行的想法,她望着商场,只当陆景行是过来帮谁修理的电脑的。

          没一会,陆景行出来了,他怀里抱着一个滑板,滑板的模样很简约,走到了沈舒旁边,他把滑板扔在了地上,随后踩了上去。

          单手解开了一颗衬衫扣子,陆景行松了松衬衫,他不看沈舒,只是把自己的胳膊伸了过去,声音极淡,“你拉着我衬衫袖子。”

          顿时,沈舒明白了陆景行的意思,陆景行是要带着他一起滑滑板,沈舒赶紧踩上了滑板,拽住了陆景行的衬衫袖子。

          两个人几乎动作一致的前行,只是沈舒的位置稍微落后陆景行一些,她刚好能看到陆景行的身影。

          笔挺的脊背,淡漠但是给人安全感的气质,沈舒因为看得入神,她拉着陆景行衬衫袖子的手一不小心松开了。

          赶紧伸出手继续去拽陆景行的衬衫袖子,但是前面站在滑板上的少年侧着身子握住了沈舒的手腕。

          陆景行:“认真一些。”

          浓浓的夜色,广场舞带着节奏的歌曲,沈舒盯着握着在自己手腕上好看的手,她问道:“陆景行,我比赛那天,你会在观众席么?”

          陆景行嗯了一声。

          两个人回到了一开始滑板的位置,沈舒问:“那,我多说几次我相信你,你是不是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很好啊?”

          问完了,沈舒就后悔了,她不等陆景行回答,她就继续道:“我相信你,我特别相信啊陆景行!”

          弯腰拿起了滑板,沈舒就跑。

          她的马尾跟着一晃一晃的,跑了一会,还停下来看一下后面的陆景行在继续往前跑。

          陆景行笑了笑,他踩上滑板追上了沈舒,他道:“好。”

          比个心~

          第14章

          第二天,李教练惊喜的发现,沈舒滑滑板的时候,没有一开始那种拘谨的感觉了,甚至还能看出些淡然,他开始继续教沈舒一些简单的动作。

          李教练:“你们学校的比赛,都是一些业余的,不会有很多专业的动作。”

          两个人一个人教的认真,一个人学的认真。

          日子过得飞快,半个月的封闭训练,转眼就过去了十天了,这段时间沈舒每天大量的运动瘦了不少,本来娇娇弱弱的模样,看着更是楚楚可怜。

          这期间沈舒每天都会在陆景行上课的时候进行任务,所以没有在手机里面跟陆景行碰面,陆景行的课程表,还是她让李柔帮忙找的,李柔虽说觉得奇怪,但是也没说什么。

          至于游戏第二关里面的砖,沈舒只差最后一个字了,等把最后一个字给摆完了,她就能够进入第三关。

          这天晚上,沈舒训练结束以后跟李教练说了一声,就出去了,她跟李柔约好了一起吃个晚饭。

          一见到沈舒,李柔捧着她的脸,“你这弱不经风的,别让风给吹跑了。”

          沈舒:“”

          “没那么夸张吧。”

          “一点不夸张,不仅如此还更好看,更楚楚动人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胖一些好看,我刚刚认识你的时候,就很好。”

          沈舒跟李柔去了附近的火锅店,两个人点了菜以后,李柔这才跟沈舒说夏遥还有何城的事情。

          “前几天酒会上,何夫人遇到了何城跟当服务生的夏遥聊天,当时何夫人就指着自己身边的姑娘,让她跟何城一起跳舞,还说什么门当户对,当时夏遥脸都红了。我就知道,夏遥想进何家,痴心妄想。”

          对于男女主,沈舒一开始就不是很关心,她更关心的是反派,毕竟原主炮灰是因为反派。

          沈舒:“不理他们就好了,婚都退了,何必在纠缠这些事情,他就是现在跟夏遥结婚,邀请我参加婚礼我都去,就是有些心疼份子钱。”

          李柔:“哈哈哈哈哈哈。”

          滑板比赛的事情李柔只字未提,只担心给沈舒压力,吃着吃着饭,李柔还让服务员上了酒。

          李柔喝酒跟喝水一样,能喝,跟李家人特别像,据说李父当初白手起家做生意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喝倒了全桌的人,合同签了以后,自己还去排队给李柔买手机。

          在穿越前,沈舒酒量也不错,只是不知道穿越后酒量怎么样,她就想着试试。

          李柔也没见过沈舒喝酒,不知道沈舒酒量,所以沈舒拿酒的时候,她也没拦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