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18(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一个月很少去了而已。

          在听见声音的一瞬间,祁应寒其实很想按暂停键,但莫名的原因还是让他停了下来。他面色平静,听着录音里那道喝醉了的女声冷声道:

          “什么未婚夫?我一点也不喜欢祁应寒,和他订婚也只是为了顾家而已,要不是为了顾家,我怎么会忍受……”

          顾妤很少说这么多的话,可那确实是她的声音。在这个录音响起时,祁应寒其实是有一瞬间惊诧的,可随即,那丝惊诧就被后面的话所掩盖。录音里的声音还在继续,那熟悉到独一无二的清冷语气,叫祁应寒想要告诉自己是假的都做不到。

          这或许就是顾妤心中所想的,她对于嫁给他这件事真正的情绪。

          他心中隐隐有了结论,一时间竟然难以相信。

          顾妤在今天早上叫他路上小心的时候,心底其实——厌恶着他。

          祁应慢慢闭上眼想象着录音那头顾妤开口说这段话的模样。是一贯的眼神冷漠,高傲又不屑地和对着那些她不喜欢的人时一模一样。

          一分钟的录音很短。

          他静静的听着那段录音到最后,心中竟然出奇的平静。

          连祁应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或许是早就想到了。

          从白朗说顾妤不爱他时,他就已经有了这种预感,只是没想到真相会这么快以这种方式被揭穿。

          因为手机系统的自动循环,那录音被放了一遍又一遍。祁应寒表情不变的听着,除了握着钢笔的手上有了血痕,竟然再看不出其他。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那些曾经闪过的深冷情绪。

          不喜欢自己,那喜欢谁,阿妤?他在心底问着,却已经有了答案。

          她其实,谁都不能喜欢。

          毕竟,即使是厌恶,他也不会放手。

          祁应寒眼神深沉,过了很久才恢复了往常冷峻的模样,只是心底却慢慢沉了下来。只要等一个契机,就会冲破枷锁。

          祁应寒知道,自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冰冷的钢笔刺激着伤口,他想起下午的约会,眉眼微沉:“阿妤,你可要乖一点啊。”

          顾妤并不知道祁应寒身上发生的变化,她在挂断了电话后就走进了餐厅里。因为两次间隔时间并不长,而顾妤样貌又格外出众,因此经理一眼就认出这是上次和未婚夫一起来的那位小姐,于是连忙迎上去。

          “您好,是订位子吗?”

          他以为顾妤一个人先来是来预定座位的,结果却看见漂亮的女人皱了皱眉:“我来找人。”她说到这儿又停了下来,突然想起霍逞并没有说具体位置,刚准备想着要不先订一个地方先坐着,就听见耳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不用了,我们是一起的。”

          霍逞的声音带着些笑意,向餐厅经理点了点头,经理见状立马道了声歉。

          “不好意思,不知道您已经定好座位了。”

          他笑着带路,只是心底却有些疑惑,上次来的时候,那位漂亮的小姐未婚夫不是一个姓祁的先生吗?

          怎么这次和另一个来了?难道他们搞错了,其实当时坐在对面的两人才是情侣?

          那经理这样想着,看向两人的目光隐隐有些奇怪。

          座位还在上次的地方,顾妤刚准备坐下,就见绅士风度的霍逞帮她拉开了座椅,看见这一幕,经理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再开口时就已经换了称呼:“您好,霍先生和夫人需要点什么呢?”

          “夫人”这个称呼叫顾妤皱了皱眉,就连霍逞也没想到这个经理会这么误会。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听到有人这样称呼他和顾妤时,霍逞心底竟然升起一股隐秘又禁忌的满足感。

          好像顾妤真的是他的一样。

          经理不知道两人想法,在说完后就微笑地等着,顾妤忍不住想要告诉他他眼神不太好,结果刚准备开口,就听系统道:“您何必和这些人计较呢。”

          他声音带着笑意,顾妤莫名觉得他好像是在嘲讽自己那声夫人。心里抽了抽嘴角,面上表情不由更冷了下来,最终却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提醒了一句:“你误会了。”

          她说完后才拿起菜单,霍逞没有看清她那一瞬间的神情,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顾妤纤长的脖颈微微低俯着,长睫下神情冷漠的惊人。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顿了顿,喉间微微有些发痒。

          随口点了几个甜品,顾妤就把菜单递了过去,直到经理转身离开后,才冷淡的看向对面的霍逞。

          “我是过来拿胸针的。”

          做高岭之花就是这点爽,想要什么直接开口就是。顾妤不想和男主再共处一室了,于是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反正上次她扇了霍逞耳光,两人关系能好了才有鬼,自己在他心里估计也就是一个几章弄死的小炮灰而已,顾妤很有自知之明,也不准备刷什么存在感。

          靠近窗户的位置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下颌微抬着,总是冰冷的语气中连丝多余的情绪也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