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程礼扬无奈地把她按下去:“别这么紧张,你与城哥哥不吃人的。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

          “没事。”江与城笑笑。

          程恩恩不好意思地坐回去。

          主要是,程礼扬以前的朋友都很普通的人,程恩恩贫乏的人生里,第一次见到这样眉眼间透着距离感、眼神自带杀伤力的人。就像是武侠里那种深藏不露的高手,别看他沉默寡言,但最不能招惹,一个眼神过来就能让你内伤吐血的那种。

          虽然他很帅——程恩恩见过的所有男性当中,除了哥哥,他是毫无疑问的no1——但高不可攀。

          江与城虽然看起来对别人漠不关心,但其实心思通透,见小朋友对自己过于恐惧,不再主动搭话。

          程恩恩安分守己地吃东西,连他那边的菜都不好意思伸手夹。

          但程礼扬会不时给她夹过来,她爱吃什么、更爱哪个次爱哪个,他都一清二楚。他跟江与城聊,偶尔cue一下程恩恩,让她也说句话,不至于一言不发显得不礼貌。

          程恩恩虽然胆儿小,但很乖,每次一被cue到,立刻坐直身体像回答老师提问一样认真作答。答完再低头继续吃。

          那天吃完饭离开时,停车场,她终于鼓起勇气直视江与城,主动对他说了一句话:“今天很开心,谢谢与城哥哥请我们吃这么好吃的饭。”

          这是程礼扬教她的礼节。

          “不用客气。”江与城淡淡道。

          回家的车上,程恩恩拆了那个礼物,是一块手表,粉色的皮带,表盘上镶了12颗亮晶晶的小钻石,简约又精致。

          程恩恩还挺喜欢的。

          “不喜欢与城哥哥吗?”程礼扬开着车问。

          程恩恩立刻摇头,想了想说:“喜欢。他对哥哥好。”

          “喜欢他是因为他对我好啊?”程礼扬好笑地问。

          “嗯。”程恩恩很认真地回答。

          他们两人的交情,程恩恩都知道,所以打心里眼是想亲近这个哥哥的,但事情的发展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她没想到江与城的气势那么强还那么冷,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不争气。

          大男人之间,什么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的,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程礼扬笑了半天。“害怕没事儿,慢慢来,多接触几次,你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程恩恩点头:“我会努力克服的。”

          但这个努力,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功亏一篑了。

          那天诚礼内部聚餐,程礼扬接上放学的程恩恩到公司,不巧刚好碰上江与城在训人。那会儿公司的办公室小,江与城的办公室是用玻璃做隔断单独分出来的一间,里外通透,江与城发火的情形一览无余。

          他倒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动手,只是愠怒地起身,将那份文件摔在桌子上,一个员工的面前。然后冷冷道:“滚出去。”

          程恩恩离老远,只能从口型判断出这三个字,但仿佛能想象到他冰冷的声音,莫名打了个哆嗦。

          来的路上程礼扬带她买了些小零食小点心,说好让她自己去给江与城送一份,程恩恩反悔死活不肯去了。

          跟程礼扬熟的人都知道程恩恩的存在,诚礼的许多人程恩恩也都见过,给大家问过好,就跟在程礼扬身后默默地做她隐形的小尾巴了。

          都知道她的性格,大多也都挺喜欢她,偶尔说句笑话逗逗她,鲜少有人言辞过火或是为难。不过那天大家喝了酒,在ktv的包厢有人心血来潮非要教她唱歌。是一个见过几次面的程序员,叫曹岩,平时对她还不错,大大咧咧的,大约是喝多了没分寸。

          那会儿程礼扬刚好去洗手间了,程恩恩说:“哥哥,我不会唱歌,你唱吧。”

          “哎呀别害羞,都是自己人,我教你唱,学会了以后你上学校表演节目去。”曹岩脑子热,过来拉她,“来,想唱什么,我给你点。唱周杰伦还是蔡依林?”

          程恩恩抱着他塞过来的话筒不知所措。

          曹岩的手已经抓住程恩恩的胳膊,就在这时忽然伸出来一只穿着皮鞋的脚,往他屁股上踹了一下。

          “谁踢我?”他立刻扭头喊了一声。

          其他几个人正在一旁打牌,几个人同时默默将手指指向江与城。曹岩的火气立刻熄灭,悻悻地问:“城哥,咋了?”

          江与城背对着程恩恩这边,看着手里的牌头也不抬,悠悠道:“你挡我视线了。”

          曹岩是真喝多了,压根没想他打着牌自己又没杵他眼前怎么就挡视线了,闻言“哦”了一声,傻不愣登拉着程恩恩往旁边让了让:“来,我们来这儿唱,别耽误他们打牌。”

          “……”

          江与城侧头,叫了一声:“恩恩。”

          闹哄哄的包厢里,他的声音不轻不重,清晰入耳。程恩恩反应慢半拍,看着他愣了两秒钟,才应:“……啊?”

          “过来。”江与城转回头的同时若无其事说,“帮我看看,怎么打。”

          诚礼这一帮人但凡支牌摊,没人愿意跟江与城一起玩。程礼扬还好些,虽然也是个精于算计逢赌必赢的高手,但好歹心善,会故意输几把给他们;江与城就不一样了,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一丝喘气儿的机会都不给你留。

          让傻兮兮的程恩恩帮他看牌?开什么玩笑!

          一起斗地主的俩人看出他是替小丫头解围,都心照不宣。不过程恩恩当了真。

          江与城一开口,曹岩自然马上就放过了她,程恩恩走过去,站在他身旁,尽可能保持距离,同时勾着头仔仔细细打量他的牌。

          研究了一会儿,伸出纤细的手指一指:“出这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