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华秋实 】第二十章:不如归去全文完(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yhg709

          字数:5003

          20200225

          第二十章:不如归去

          安语走的那天是周末,当我回到家时,沐姐和周言都在家里。沐姐还体贴地给我炖了鸡汤。可是三天的劳作加上心情激荡,我仿佛大病一场,浑身酸痛,一头倒在床上,不肯起来。

          沐姐看我憔悴的样子,很是心疼,一边帮我休息,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安语这死妮子真是的,用别人老公不心疼。看着等她回来,我这么整治她。”

          说到“整治”二字,沐姐的脸上飞红,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啥样的好主意收拾安语。

          沐姐用热毛巾为我擦了手脸,就坐在床边陪我。

          她拉着我的手,良久,忽然问我:“老公,我和安语谁好?”

          一级警报!我脑子里的弦立刻绷紧了。

          我马上说:“你好。”这是真话。

          “你就那么听她的话啊。”沐姐刚刚说完这句话,就绷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看着她得意洋洋的小样子,我瞬间就明白了,他妈的,这两个小骚货这是组团给我下套呢!

          不过无所谓,这样一来,我的心情反而大好,一扫阴霾,安然入睡。

          这一觉睡得是昏天黑地,足足一天一夜才醒来。在沐姐的精心照料及枸杞沙参鸡汤的帮助下,我很快便恢复了雄风。

          精神饱满地过了两天,看着家里的母女花越来越招人喜欢,晚上实在忍不住了,就又开始窃玉偷香。

          今天轮到周言,我一钻进她的被窝,她就全身赤裸地缠上身来,抱着我说:“小老公,可想死我了。”然后,她边揉摸我的肉棒边和我抱怨:“沐沐这丫头真是的,老公也是能借给别人用的吗?”

          我嘿嘿一笑,说:“你现在不就在用?”

          周言哼了一声:“你个小混蛋,怎么和妈说话呢?当心我割了你的卵蛋。”

          不长的时间里,连续两次受到生命要挟,估计小弟弟也和我是一个心思:还是沐姐好啊。

          周言很少在我面前自称是“妈”,尤其是被我搞上床之后,其实我俩对这个乱伦还是有点抵触的,她也很少叫我的名字,欢好的时候都叫老公。

          我对她说:“以后我就叫你言姐,好不好?反正你看着也像沐沐的姐姐。”

          “好,你个小兔崽子,就是嘴甜……”

          “甜吗?你尝尝。”我没脸没皮地凑上去和周言亲嘴,一只手则伸到她的裆部掏摸。周言的骚逼已经出水了,我爱抚着,小指扫过她的股沟。

          我说:“言姐,我今天要干你的屁眼。”

          周言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依然有点害羞:“小崽子,花花肠子真多……”

          这就是同意的意思了。我马上就光着身子晃着勃起的大肉棒回我的房间拿润滑剂。反正她们母女都心知肚明,我也不用避讳什么。

          再回来,周言已经在床上撅着屁股等我了。我往她屁眼涂润滑剂的时间,周言从胯下伸过一只手,撸着我的肉棒说:“呀,怎么这么湿?”

          我淫笑着:“你女儿知道你今天屁眼开苞,帮忙舔的。”听到我的话,周言的身体明显的一激灵。

          可能是被我和沐姐刺激的,也可能是操屁眼的淫荡加成,或者是刚刚开苞的疼痛,在我肉棒插入她的屁眼后,周言叫的格外的大声。

          之前的性爱,周言不怎么叫床,以嗯嗯啊啊的单音节词为主,偶尔加几句“老公”,夸几句鸡巴“好硬”“好大”之类的。

          但今天不同,我刚刚操入,周言就带着痛楚欢叫起来:“老公,你的大鸡巴好硬……屁眼好涨……被你塞满了……干我屁眼……大鸡巴老公……求你……使劲的干我屁眼……像干沐沐那样……干我这老骚逼的屁眼……操我……操死我……”

          她这么兴趣盎然,我当然不甘落后,除了越来越快越来越深的抽插外,还左右开弓猛抽她的大屁股,引起一阵肉浪翻滚。她和安语不同,安语那是年轻紧致,张力饱满。至于周言,虽然保持的很好,毕竟年纪在那里,屁股略显松弛,但颤颤巍巍自有另一番享受。

          我问她:“骚逼,你爽不爽?”

          周言大叫:“爽,爽,老公,使劲打我,使劲操我,把我操烂……”

          人说,老逼泄火,果然名不虚传,老屁眼也很泄火。

          很快,我就在周言学习沐姐的“老公射我,射我屁眼里”的喊声里,清洁溜溜了。

          自此,这对美艳浪荡的母女花每晚比赛般地叫床,谁也不在乎对方是否听见了,我也获得了很大的心理满足。只是双飞这个事,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契机。

          我也不用每晚都回到沐姐身边去睡,有时就会睡在周言的房间内。

          一天晚上,事后,周言忽然叫我的名字:“唐峰。”

          这还是周言第一次叫我的全名,我就问她怎么了?

          周言说:“你和沐沐就要结婚了,沐沐这孩子从小就心窄,以后你可得好好对她,不然我可不饶你。”

          见她说的正经,这是丈母娘与女婿间的对话,我自是满口答应。

          她又说:“我这辈子活得辛苦,就为了一口气,挣扎了半辈子,到了被你个小流氓捡了便宜。我知道你心里看不起我,当我是不要脸的女人,母女共侍一夫,说出去多丢人。但在我心里,你是我第二个男人。”

          我马上回答:“言姐,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心里真没有这么想,你要说我有多爱你那是瞎说,但我对你、对沐姐的心是真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