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海沉浮】完结篇(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狼之传人

          字数:4113

          20190420

          【完结篇】

          云山市地处偏僻,但歌舞娱乐业还算景气,“午夜情人”越开越红火,夜夜爆满。到了歌舞厅,我才知道自己不该来。请客的又是苟总,一起的除了小韩,还有牛强,听说还有官常务,我没有看到,想必他早就在别的包房里忙开了。

          牛强见了漂亮的小姐当然是如狼似虎,一来就搂了一个丰满漂亮的躲进里边的包厢里去了,小韩拉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坐在我身边,然后一边拉着他自己的小姐往里走,一边玩笑地对坐在我身边的小姐说:“这位帅哥可是没开过荤的,今晚你要不把他搞定,我整死你。”那小姐浪笑着一下坐在我的大腿上说:“没问题,今晚我就奸他!”我厌烦地一把推开她,抢过苟总的话筒就大声武气地唱歌,苟总边笑边搂着自己的小姐也进了隔壁的包房。

          也不知唱了多少时间,牛强他们在里间寻欢作乐还没有出我唱累了,也唱得口干舌燥,坐下来提过一瓶啤酒就猛坐在我身边的小姐又一下子挤到我身上,还用手在我身上手把我的手拉到来灌乱摸。我想甩开她,没想到她更疯狂了,一只她高耸的胸脯上,一只手就直奔我下面的地方。

          我大声说:“你干什么?”那小姐不但一点不怕,还浪声浪气地说:“不干什么,我想给你的雀雀找个窝,你不会真的要我奸你吧!”我十分不耐烦地掀开她的手说:“你痒啊!你喜欢被强暴是吗?”小姐却说:“是啊,我痒,痒死了,痒出水了,你干我啊,强暴我啊!我就是喜欢被强暴,特别是被你这样的帅哥童男子强暴。”说完就扯下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一下骑到我身上,样子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跟着,先从我的颈子开始往下舔吮。我看看到她的手放着的位置忍不住低咒一声,男性象征迅速勃起。到了这种时刻,恨不得所有的前戏都抛到九霄云外,我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深入,再深入……,只是此时此刻还不能如此煞风景。

          光源的照耀之下,只见她的阴部散发着珍珠般的光泽,阴毛也被剃得精光,两片阴唇鲜艳美丽。我整个手掌包住她的阴部,中指探进她窄小的甬道内,灵活的在她体内搅动、扣弄着,小穴不断流出透明的淫液,粘在粉红的小阴唇上,闪耀着迷人的光泽。我的本能如野火燎原般急速窜开,胯间火热的勃起变得更硬实。还在裆部的小手乖顺地继续抚摸着热烫的勃起,在硬杵上来回套弄,一对奶子随著动作晃荡出阵阵乳波。然后缓缓地伸出她鲜红的灵活小舌,开始舔弄起硬挺那紫红的尖端。

          随着吮吻,我的粗长更为胀大,她只能勉强含住一半,小手往下握住末端,头开始上下移动,小口张成o形,肉棒在进进出出,她以小手扶着粗长下的两颗圆球,就像个饥渴的小猫一样,舔吮着……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从她嘴里抽出,将她翻转过身,趴俯在桌面,勾起她一只腿,将我裤档内的勃起倏地插入她的下体。

          感觉到我热烫的粗硬挺进自己的最深处,小姐闷闷地呻吟了起来。一刻不停,我的硬挺在她体内快速的进进出出,摩擦着内壁。两片阴唇被我弄得肿胀,却还是将我紧紧含住不放。她的阴道怎么这么紧,会是处女吗?不太可能,一个做了小姐的女人还是处女,几乎不可能,也许天生就紧。我继续用力,她开始呻吟,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每一个摩擦都让她感觉到一股股又酥又麻的快感在身体里奔驰。

          一波波的快感让她忘记羞耻,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背脊,两腿夹住腰,迎接越来越猛力的撞击。我忘情地享受着自己的肉棒被夹得愈来愈紧的那股畅快感,感受着美妙花径中的紧缩频率愈来愈高……“天啊!”小姐看到自己小馒头般的阴阜、外翻的淫靡阴唇还有小半根露在自己体外粗粗的肉棒,“啊……啊……”她无助又兴奋地浪叫,体内冲刷着一阵阵的快感,花径也淌出一股带着浓郁香气的淫水。突然间,我大幅度地加强了律动的速度,感觉一股强烈的射精感在下身升起,强大的高潮闪电而至,我也无法幸免地崩溃了,所有的激情都在瞬间射进了阴道深处。

          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因为心情的原因,我竟充当了快枪手没能坚持多久。把肉棒拔了出来后,用餐巾纸擦去秽物穿上裤子,我默默无语。小姐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鄙夷道“原来是银样腊枪头,装什么高冷”本来已是情绪极度恶劣外加极度沮丧的我,立马血往上涌,脸涨得通红气极了,瞬间爆发,一伸手掐住了那小姐的脖子。小姐一边乱动一边抓我蹬我,这更激起了我的气愤,一下骑上去用身子把她紧紧地压在身下,还像真的一样上下一个劲地用力,口里还大声地说:“你不是喜欢被强暴吗?我奸你,干死你……”

          小姐边挣扎边呻吟,不一会就彻底平静了,我也虚脱地坐到了一边。这时,苟总领着他的小姐出来了,见我和我的小姐都干坐着,就过去指着她大骂:“咋个,干坐着啊!还想不想要钱。”小姐的双手垂着,没有半点反应,只有裙子不起眼地落到一边。

          “怎么?干了!”苟总惊喜地叫着,一下子把目光投向我。我说:“谁干了!我不像你们。”苟总说:“小姐裙子都脱了,还没干?”我忙站起来说:“我裤子都好好穿着,怎么干?”苟总又拉了一下一动不动的小姐说:“还没于,你瞧,连三角裤都没穿,还说没干。”小姐还是没反应。苟总用手一摸,立即吓得尖叫了起来。“怎么?该不是死了!”说着忙用手一摸,赶忙迅速拉亮了灯。

          真的,小姐裙子里面真的什么也没穿。不过,小姐死了,被我刚才掐死了!官常务很快就来了,歌舞厅老板也很快被找了来,情况很快就汇报到书记那里。除了苟总的那个小姐被告知有一位小姐突发疾病死亡外,其他小姐都被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驱散了。书记指示:局长马上就到,一定要注意保密,防止事态扩大,要以大局为重。局长马上来了,是他一个人开车来的。

          当晚,我就被带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平时“双规”人员住的地方,当时正在审一个外地的县委书记,我的身份当然不是“双规”人员,我的性质不同,“级别”也达不到。带我去的人交待说:“你千万不能跟别人讲什么?你现在的身份是作家,需要写一部反腐作品,到这里深人生活,了解‘双规’官员的内心世界和具体表现。你的任务是用眼睛看,用脑袋想,然后吃饭、睡觉,不许问,不需与外界接触,不需与人交一谈。”我二话没说。我杀人了,我是杀人犯!当时我想我肯定死定了,尽管是过失杀人。

          幸亏带我来的人想得周到,还给我带了好多书,有中外名著,也有各种文学杂志,还有纸和笔。那些书是图书馆借的,有些我过去读过,少部分没读过。十天里,我读完了带给我的所有书刊,有的还写了评论式的读书笔记,也认真的反省了自己。从骨子里注定,我就不适合当官从政。因为我天生就有中国文人嫉恶如仇的那种正义感,那种认真和实在,不会作假和演戏,而在当今社会,特别是官场,“正义”二字笔画简单,要做到却不太容易,特别是如今的官场,要彻底铲除腐败,其任务之艰巨也绝不亚于当年推翻三座大山。

          我不是对反腐没有信心,而是像我这样的人人微言轻,能做到的只是洁身自好。虽然我现在是杀人犯,是有罪之人,但天地良心,我从小到现在,在这之前没有干过任何坏事,事情的结局一下子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第十一天,我被接到单位,佳梅主任单独与我谈话,告诉我说:“事情一切都处理好了,那小姐的死与你无关,部门经过严格的法医鉴定,得出那小姐本身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因兴奋过度,心脏骤停而死亡。更巧的是那位小姐是外来的,除了知道她平时讲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名叫丽丽外,没有身份证,手机里也没有对外联系的任何号码,谁也不知道她来自何方,姓甚名谁,跟她一起坐台的小姐也不知道,老板更是不知道,他们这里的小姐都是流动的,来就来,走就走,最多留一个名字,一个手机号,名字也全部是假名,部门按规定在报上登了寻人启事,结果还是毫无音讯,只好请民政部门出面,拉到市里火化了。”

          这一切都像是在编小说,我急得对佳梅主任说:“不!不是这样的。那小姐是我掐死的,我有罪,我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我应该被判刑。”佳梅主任走过来,第一次用她那纤纤玉手把我重先按坐在沙发上,微笑着对我说:‘’你傻啊,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为你的事我是第一个找书记,书记为你的事也是操够了心。这样处理是要有钾慧和胆略的,同时也是为了云山市的发展大局,你要一辈子感恩,不要乱想,更不要乱说,要以大局为重。“佳梅主任告诉我一切后,我的心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难过。我找到局去自首,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

          局长亲自接,告诉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们都调查过了,那晚你失喝得烂醉如泥,那是你的错觉,我们的工作是要重证据,不像你大作家,想咋个写就咋个写。“我找到书记,书记戴着他那副永远也不见摘下来的大墨镜说:”你是在编小说吧!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听说你失恋了,是不是脑子受到刺激,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乱讲乱说,你要以大局为重!像你们写小说那样,本故事纯属虚构,好不好。看来,你倒适合当作家,那就到文联去吧,去先当一段时间副主席再说,今后当主席。文人嘛,以后有机会再兼个政协副主席什么的。

          “第二天,组织部长就找我谈话,说:”为了更好地发挥特长,让你去市文联任副主席。“我一个杀人犯,有何能何德担任市文联副主席,这简直是对神圣的文学艺术的沽污!又有何脸面再在云山市混下去,这叫我的良心怎能得安宁!还说什么政协副主席,简直是闹夭大的笑话。所以,我决定一走了之,在云山彻底失踪,让我像空气一样在人间蒸发掉。

          当然,在走之前我得办了两件事:一是烧毁了我写给路远的所有情诗;二是给我在山区农村的父母寄了一封挂号信,告诉他们我将外出谋职,要他们到市上帮我收拾东西,具体到什么地方、干什么叫他们不要问,我会好好活着的……一转眼五年过去,如今我是国内一家有名大报的记者,专门撰写针贬时弊,揭露社会丑恶,伸张正义的文章。

          我那投枪、匕首似的观点和字字句句深刻独到的语言,很受报社老总和读者的厚爱,称我是以笔为戈的侠客。当然,我现在用的是笔名,原来的我已经从人间蒸发了。这不是我怕我这个杀人犯的身份暴露,那事早就被云山市摆平了,谁也不承认我是杀人犯,只是我想重新活一回。

          五年来,我从没与云山市联系过,更不用说回家了。有一次到外省出差,我曾用完全变了调的声音给云山市政府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说我是曾到过该地采访过的一名记者,想打听几个老朋友的下落。他们告诉我,官常务几年前与路远结了婚,后来提拔为市长,现在是市委书记。路远现在是广电局长,很有可能要当宣传部长了;佳梅主任调到州里当了团委书记,原来的书记、市长都先后到州人大、政协当了副职……原来你来采访时可能还认识市委办公室的一个字副主任,小子太有才了,听说他因失恋脑子出了问题,被贬到市文联当副主席,怀才不遇,一夜之间就突然失踪了,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至今没有任何信息,那小子可能是死了,也可能是攀上了什么富婆,吃软饭去了。只是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几次来找过他,说是在江苏的一个什么纺织厂打工,因为长得出奇的漂亮,大家就只注意看她,没注意记她说的地址。那女孩确实漂亮,连官书记见了都称赞不已,要留下来在市宾馆工作,没想到她竟然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不领官书记这个情。想必是他过去的小情人吧!我们都羡慕那个失踪了的疯子。

          接电话的人是我当年的一个小兄弟,当时在政府办是一个小秘书,混的也不算好,现在是办公室副主任,可能当时闲着没事,他就给我讲了上面那些人和事,还给我留了电话,要我一定到云山市采访,到云山一定找他,一切由他搞定。最后还要说的是,我现在还单身,不是我找不着女人,也不是没有合适的,而是我心里还爱着路远。我也希望我杀人犯的身份有一天能够暴露,那样我心灵深处的疼痛可能会得到解脱……当然,今后我也不会再去反映这事了,因为反映也没有用,人们只会把我当作疯子,当作神经病,谁也不相信我。我现在生活、工作都很好,我要用一生将功补过。一再说,我的家乡云山市现在发展很快,我得以大局为重!

          【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