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五年前

          姚氏集团是个已传承三代的家族企业,由第一代姚成于光复初期所创立的姚立源大刀阔斧将营造公司扩编转型成为建筑公司,于八○年代搭上台湾经济猛飞列车,姚氏建筑公司从此奠定了未来发展的基业。

          九○年代中期,姚立源以身体健康日渐走下坡为由,将建筑公司交由儿子姚震桓管理,自己则做个挂名的总裁。甫从美国得到博士学位的姚震桓,一回国立即接下重担,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将建筑公司的触角更深至土地开发,及一些周边产业,在台湾经济不景气,世界各国经济一片低靡的情形下,姚氏集团的成功堪称一枝独秀,姚氏的成功让不少专家跌破眼镜,公司大老们对姚震桓的观感也从此改变。

          泰大建筑公司是姚氏集团旗下姚氏建筑公司位于桃园的分公司,承揽在桃竹苗三县所承包的大小工程事务,也是姚氏建筑公司旗下三家分公司中成绩最突出、规模最大的子公司。

          这一天,公司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一大早整间秘书室闹烘烘的,筒直比菜市场还热闹。

          “由美,我告诉你一件事…”谭淑观倾身,对办公桌相连的董由美一阵低语。

          只见淑观话还未说完,由美的脸上即闪过一抹惊讶及明显可见的不悦,桃红色的唇瓣翘得老高。

          “天啊!这么大一件事怎么没半个人通知我?”由美责怪的语气将所有人都怪了。

          “既然知道是这么大一件事,还需要别人通知吗?”仿佛是在笑由美的迟钝,淑观更是火上添油的加上一句。对她的无知,淑观其实是幸灾乐祸的,毕竟整间秘书室只有由美的外表足以和自己相抗衡,今天的由美和平常没有两样,比起她一大早花了一个钟头精心打扮的结果当然不能相提并论,至少她身上这套不惜重资买下最流行的秋装,和由美身上那套已穿过两次的洋装比起来,淑观有自信她会是最亮眼、最受瞩目的一位。

          “你一定是故意对我掩饰消息…”由美看着淑观脸上精心绘出的彩妆,卷翘的长睫毛,反观自已…不行,她不能以这副模样见人。

          “我故意…凭我的姿色,根本不必担心会有对手出现…”淑观的话只讲了一半,随即被由美的突然起身给打断。“由美,你想做什么?”她瞪着由美。

          “我去化妆室。”由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化妆包。

          淑观一看便知道她想做什么。“由美,你别做傻事,现在是上班时间,而且再过十分钟秘书长就要过来训话,那个老巫婆要是见不到你,当心她会找你麻烦。”

          十分钟的补妆时间对一个爱美的女人绝对是不够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有穿漂亮的衣服,至少也要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见人,何况秘书长真要找我的麻烦,我还有一个营养不良的小助理帮我挡着。”由美用下吧努努坐在角落、一张特小办公桌前的助理,小助理正埋头整理一早来到公司,由美即二话不说就丢给她的一大堆资料。

          “真羡慕你,为什么秘书长不派一个助理给我,好分摊庞大的工作量?”淑观还因此忿忿不平好几天。

          “因为你不是总经理秘书。”由美神情高傲地转身就走。经过小助理的桌前还特地停了下来,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吩咐她的专用属下“子玫,我去化妆室,待会儿秘书长要是交代什么,要一字不漏的记清楚,我回来后再告诉我。”

          因为由美的打断,子玫只好停下从一拿到资料就不曾停过的手,有点茫然的听完由美的叮嘱后,点了个头表示已接收到她的话。

          “还有,你的动作快一点,一会儿我就要这份资料。”资料是待会儿开会要用的,由美昨天忘了整理出来,也幸亏有这个手脚俐落的小助理,否则开会时没有资料她可真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是的,董小姐,我马上就可以整理好了。”子玫又埋首于即将完成的资料。也真难为她了,由美给她的文件并不齐全,其中很多部分都得靠自己填补上去,她却要求她在短短的三十分钟整理出一份开会用的资料,幸好她没把教授教的全还回去。

          听到自己想要听的答案,由美这才满意的扭着水蛇腰走进化妆室补妆,这一下非得半个钟头才会再出现。

          过了五分钟,子玫终于把资料整理好。当她正要前去影印室影印资料时,面无表情的秘书长却在这时走了进来。

          年近半百的秘书长先是用锐利的眼神环视一圈秘书室,每个人正襟危坐地等着她下达命令,她的视线在由美空荡的位子停了几秒,表情出现些微的变化,看得淑观不禁要替由美捏把冷汗。

          “经理级以上的秘书,十分钟后到会议室准备开会,总公司派来的人会在三十分钟内到达公司,听取总经理报告公司下半年度的经营目标。”秘书长的视线落在子玫的身上。“子玫,告诉董由美最好别迟到,因为她得做会议纪录。”秘书长将苦差事丢给失踪的由美。她这一宣布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

          “是的,秘书长。”子玫恭敬地回答。

          秘书长回身进入她专属的办公室,因为她的出现而迅速冷寂的气氛又渐渐活络起来,十几个秘书三三两两低头交谈,大家热烈讨论的话题都是:总公司今天派来的人究竟是谁?很显然的绝对是个重量级的人物,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但这毕竟和子玫扯不上关系,她才不管总公司派来的人是谁,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将手上开会用的资料影印出来,十多页的资料要印出二十份需要花上不少时间,实在耽误不得。而且还必须去化妆室提醒董小姐开会时间。

          只是花二十分钟化妆对董小姐来说不晓得够不够?

          子玫是台北一流大学的大三学生,利用暑假来到好友介绍的公司打工,赚取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虽然只是短短三个月的暑期工,但是因为是间规模庞大、制度健全的大公司,所以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秘书,领取的薪水比起以往所做过的工读还是高出许多。这份工作让她不用再为下个学期的学费要从何处筹得而发愁,甚至还能存一些钱,至少可以维持两个月的生活。

          子玫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唯一的亲人就是自她三岁起即抚养她长大成人的院长妈妈,唯一的家就是住了十几年的孤儿院,虽然高中一毕业,她便搬到外面独自生活,但家毕竟是家,她对孤儿院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她不像其他的孤儿一离开孤儿院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音讯全无,她爱那个家,爱院长妈妈,所以每到星期假日,她一定会抽空回到孤儿院看看院长妈妈和院里可爱的院童,给与院童似亲情的关注。

          自小在孤儿院的生活,让子玫养成独立自主、不依赖别人的个性。这大概是每个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会有的性格吧!她并不会避讳朋友同学知道她是个孤儿,毕竟和那些来自问题家庭、缺乏亲情的小孩相比,她是幸福得多,因为她有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院长妈妈,和一大群同心的兄弟妹妹。

          一个人的生活子玫已渐渐地习惯,课后的一半时间用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的日子对她而言是种磨练,让她成为一个坚强的女孩,这样的生活她甘之如饴,因为她的日子是充实的,每分每秒皆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就算是此刻,她负起别人所不愿做、认为是小妹做的泡咖啡的工作,她也视之为一种学习。

          咖啡机发出哔哔声,提醒子玫咖啡已煮好。子玫事先已将杯子排放在盘子上,她拿起咖啡壶倒第一杯咖啡时,茶水间的门毫无预警地被推开,原以为是有人进来催促她动作快一点,抬头一看进入眼帘的是一位陌生男子,她心一惊,手中的咖啡壶差点打翻。

          “我正好需要一杯咖啡提神,谢啦!”陌生男子拿起子玫倒好的咖啡,毫不客气地喝了起来。

          “咖啡没有加糖!”子玫本能的反应。

          “没关系,我一向喝不加任何东西的咖啡。”陌生男子喝了一口热腾腾的咖啡,满意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你的手艺真不赖。”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得提醒你,加了牛奶的咖啡比较不伤胃。”子玫好心的提醒他,才又继续手边的工作。

          “当我需要咖啡因的刺激时,已管不得伤不伤胃了。”这是实话。

          子玫不赞同的摇摇头,却没有说任何评语。

          陌生男子喝完第一杯,又要求子玫在他见底的杯子倒上一些。

          “你是秘书吗?”男子打破沉默。

          “我是助理秘书。”子玫没有抬头看他。

          “我以为助理秘书是帮助秘书处理过多的资料,而不是担任煮咖啡的工作。”前几天他的秘书要求增加一位助理秘书时,用的就是这个理由。

          他无心的一句话却换来一记白眼。“那么请问一下,煮咖啡的工作应该由谁来担任?是打扫的欧吧桑,还是送公文的小妹?”长这么大,子玫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存在人心的阶级观念,甚至以这个观念当做衡量一个人的标准。

          她的揶揄让男子感到一阵错愕,完全没料到一句无心之语竟引起她这么大的反应。“我想她们的手艺肯定没有你好。”他笑笑试着化解尴尬气氛。

          一种陌生的感觉浮现他心上,他不想要眼前这个娇小瘦弱的女孩把他当做是眼高于顶的人,他更无法解释为何突生一股欲拉近两人距离的想法。

          子玫放下咖啡壶,察觉自己的口气冲了点。

          “煮咖啡是一项工作,我正好有空担任,而且刚才你不也称赞我手艺不错,所以与其让一个不会煮咖啡的人煮出一壶难以下咽的咖啡,倒不如就由我来做。”子玫的一席话化解两人之间的尴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