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藏的杀意——危机(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暗藏的杀意——危机

          所有漂泊的人不过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不再漂泊,能够保护起自己的家人。—题记—

          舞会进行时。

          富丽堂皇的舞会大厅内,各路形形色色身着华丽衣裳的人都带着面具和“朋友”们进行交谈。

          今晚的九月以一身的火红色的及膝晚礼服登场,华丽而又不累赘。红色,艳丽抢眼,颇具有王者风范,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具有可以驾驭它的权利,有些人,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成为骚包的代表。

          而沧月,和九月比起来,则是含蓄多了,依旧是酷毙了的小西装,把平常到腰间的蓝色长挽起来,低调而又不容易让人忽视。

          九月亲昵地挽着自家外公,让任何人都无法近身于他。沧月则是负责观察会场内所有人的动向。司空祐自然也不是无知之辈,明白九月的心思却又不戳破,任由着她。

          “九儿,外公和上官家的老家伙好久没见面了,那可是爷爷的死对头,和爷爷去见见他吧。”

          “嗯?好啊。外公今天去哪九儿都会跟着您的。”九月乖巧地点了点头,往不远处的上官浩方(琉星的爷爷)走去。

          “死老头,好久不见啊。”司空祐无厘头的和昔日好友打了个招呼,便把九月拉向前。

          “哎哟,原来是司空啊。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外孙女,南宫九月。”九月看着自家外公炫耀的模样,不禁扶额吐槽:现在的老人家怎么那么喜欢攀比哦?!

          紧接着就是一大堆的寒暄,九月无奈之前答应过外公寸步不离地待在他身边的,那是因为怕有人伺机接近外公对他不利啊。可现在,上官浩方怎么也不像会是执行任务的人啊。

          “呵呵,好了,九月,我和你上官爷爷还有事情需要到书房谈,你要是愿意就跟来,不愿意的话就随处逛逛吧。”自家外公好不容易话,怎么能辜负他老人家的一番好意呢。前脚就准备要走,可是——奸诈狡猾的声音再次响起

          “最好是和上官家的孙子琉星小子多多交流。死老头,你家的孙子呢。”

          “哦?等等他这就过来了。”

          “爷爷,司空爷爷。”琉星非常有礼貌地向两位老人行礼,给司空祐留下极好的印象。

          “嗯,琉星你带九月四处逛逛吧。”说完,笑呵呵地两位老人离开,留下尴尬的两人。

          “我不想四处晃悠,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吧。”九月乖乖张张地往附近的沙上一坐,把手机打开,现一条新短信:目标出现,书房附近移动。——沧月

          “糟了。”九月懊恼着自己不该如此大意,琉星看到她这幅模样,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善意地问了她一句需要帮忙吗?

          “嗯,书房在哪里?赶紧带我去。九月神色有些慌张,起身立刻抓住琉星的手。

          琉星看着自己被九月紧抓着的手,有些脸红,但心里却是非常高兴。虽然不知道九月为何要去书房,但也还是带她前往。

          “嘭……”枪声响起,四周的人都被吓得落荒而逃,可惜,那一枪是沧月所开。九月松了口气,倒地的那个人大概就是执行者了吧,再次查看四周,九月眼尖地现一个正在举着枪瞄准着司空祐的人。

          糟了,沧月姐被迷惑了,刚才那个是诱饵,这个才是真正的暗杀者。

          九月想都没想,立刻把司空祐推开,可是,那一边还站着上官浩方,不行,如果他受伤了,那么琉星也会很伤心的吧,自己,已经欠他很多了,不能把上官浩方当靶子。

          “嘭---”又是子弹声。九月刚好挡在上官浩方的前面,子弹打在了九月的背部。

          琉星诧异地看着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血色佳人。

          司空祐还未缓过神来,琉星立刻抱起九月检查她的伤势。

          沧月则是把开枪的那个人一举拿下,一直在门外守着准备蓄势待的警察们总是派上了用场,把人犯带走,沧月跟着他们去录笔供。

          接上面的

          好吧,九月啊,我承认你最近真的好虚弱。】

          于是乎,九月再一次醒来看见的又是白白的天花板,身边依旧还是那个人。只是这一次,憔悴了更多。

          “嘶……”九月原本想要起身,却不知这次伤得挺严重,伤口裂开来鲜红的血再一次浸湿绷带。

          琉星听到有些动静,便马上醒了过来,看见九月想要起身连忙安抚住她。

          “别乱动,伤口又裂开来了。怎么了,你想吃点什么?”琉星帮九月拆开绷带,把一旁的药水涂在伤口上,娴熟的动作让九月有些诧异。

          “嗯,喝点清粥吧。”九月不太在意的看了一眼伤口,转而想去那床边的那本书。

          “都和你说了,别乱动。我去厨房帮你做点清粥,你好好休息别乱动。”琉星把书递给九月,又嘱咐了几句。

          “嗯。好。”九月无奈地白了琉星一眼,自己是肩膀受伤又不是终身残疾。

          窗没有关,从窗外吹来一阵阵清风,让九月格外舒心。看着书中的故事,体会着自己的感受,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或许,自己真的太喜欢平静的生活了。喜欢到最近竟然想你的次数都少了,十月。

          再一次见你,我一定会当做什么都没生。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吧,这样,我们都可以很幸福。

          九月莞尔一笑,想通了一直纠结的问题,心情变得非常顺畅。现在生什么事都不能改变这样的心情吧。好吧,九月,你失算了!

          “笃笃……”门被敲了几声,从门外进来了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九月的脑子里飞的搜寻着有关这位妇人的所有信息。

          “九月,还记得我吗?”妇人笑了笑,拉起九月的手,摸了摸,叹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