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往事如烟

          一九六八年苏哈托当选印尼总统,停止与邻邦的马来西亚对立,又重新加入联合国,对世界事务一律采取中立政策,使得全国致力于经济建设,加上印尼丰富,短短二十几年也在世界舞台上站了起来…

          黎明的阳光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斜射进来,交织地洒落在破旧的波斯地毯上,满是灰尘的档案已不再使用,但却因为具意义,大部分仍保留着,整齐排列在一边靠墙壁的架子上,备忘纸笺及过期的时间表分散地钉在布告板上,还有一些苏门答腊早期东印度公司统治下的街景照片沉然静静地挂在墙壁。

          这房间对沙里尔芬哪来说,没有一样是新鲜的,她坐在椅子上正低着头振笔疾飞地记下吧苏·鲁扬先生所回过的信件,窗外电锯鸣鸣的声音,运木卡车的隆隆声,还有用起重机将堆积在院子中的木材运走的单调低音声。

          这些声音在过去的六年里已经成为芬娜生活的一部分,锯料厂后面有家手工家具工厂,吸引了不少观光客的注意。芬娜也经常利用中息时间去参观这些工匠精巧的手艺。她如果到其他地方做事的话,会赚很多的钱,但她却喜欢替吧苏·鲁扬先生做事,因为多年来,他们对她十分照顾。

          “我想,今天早上我们做得够多了。”吧苏·鲁扬深沉困倦的声音在她写完最后一个句号之后响起,她抬起头看他正皱着眉盯住桌上的记事本。以她多年来对老板的了解,已猜出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他被某些事烦扰着。虽然她非常关心、好奇,但仍压抑住想刺探的念头。

          “我马上将这封信打好,吧苏先生。”

          “等一下。”他那不寻常而粗鲁的声音使她吓了一跳。转身回头看吧苏先生意向不明地指向那张她刚刚坐着的椅子说:“坐着,芬娜。在你从别处听到之前,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先告诉你。”

          芬娜静静地坐回原位,一种无法解释的恐惧,占据她整个心。“发生了什么事?吧苏先生。”

          一时之间,他人变得相当沉默,似乎在寻找适当的话来表达。接着他叹了口气,唐突地说:“我要将公司卖掉。”

          芬娜猜想过各种可能的严重情况,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张口结舌地坐着,呆呆望着他,想探究出原因。

          “但是为什么?”她终于说话了。“飞达公司在你家已经经营了这么多年,而且…”她不住地摇着头,柔软卷曲的头发轻轻地跳跃在她瘦削的肩膀上。“我不懂。”她冲动莽撞地说。

          “我没有儿子可继承我的事业,芬娜。”他疲惫地解释。“而且你跟我一样清楚、这行业的利润在过去几年几乎已呈现直线下跌的趋势。再加上目前的经济形态,像我这样的小公司,根本无法和大公司竞争。而且…”

          吧苏·鲁扬以颤抖的手拂过灰白稀疏的头发,露出苍白的笑容。“而且我到了该退休的时候,前几个月。我就和老妻子计划好,退休后搬到乡下去住。”

          芬娜低头看了看紧抓在手中的活页本,小心眨去眼中蒙蒙的泪水说:“飞达公司没有你就不一样了。”

          “那是你才说这种话,芬娜。”吧苏·鲁扬以不稳地声音回答她;“如果我有选择的余地,我会坚持下去。直到我做不了,就如同我父亲将重担交给我一般。但是目前的我遇到一个几乎使我无法拒绝的好价码,而且卖掉之后,至少可以确定,我可拥有一个相当舒服的晚年。”

          “你并不老啊,吧苏先生。”芬娜争辩着,隔着那张大桌子关切地望过去,吧苏·鲁扬勉强笑了笑,熟练地咬着雪茄头,然后点燃说:“今年夏天我就满六十五了,芬娜,我人老了。以至于无法去抵抗这种大吃小的情势。飞达公司将并入印通木材公司的资产之中了。”

          “印通木材公司!”芬娜仿佛感觉到身上所有的机能瞬间停止了。除去脑子里盘旋高涨的悸动,她的脸色如精受打击一般的苍白。她结结吧吧地说:“但那是…”

          “查耶·卡达的公司,是的。”吧苏先生在她声音痉挛时接下去说:“下个星期他将来万隆,做接收前的最后一次细节处理。”

          查耶·卡达是经营印通木材公司的强人,过去几年里,他曾并吞了不少小公司。包括北苏门答腊一带,而今吧苏·鲁扬先生的公司也列在被并吞的名单上。查耶·卡达一直想毁灭芬娜,如今他间接地办到了,而且就要成为她的老板。她曾希望他们各自追求的人生方向永远不要再交织在一起,但命运之神显然做了别的安排,使得她为自己所建的小巧舒适的世界,突然遭受被灭亡的威胁。

          “已经六年了,芬娜。”吧苏先生敏锐地猜出她的恐惧。“没有一个人,甚至查耶·卡达也无法一直背负着怨恨,度过这漫长的六年。”

          “查耶·卡达有像电脑般的记忆。”芬娜憎恨地回答。“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他不会因你保持沉默而感谢你。”

          “他也不会因我泄露真相而感谢我。”芬娜叹了口气,两腿发抖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去打这些信了。”

          在隔壁的小办公室中,她将纸卷入打字机中,然后茫然地望着速记本,手指木然地放在字键上久久不动,一种想逃走的企图强烈得令人难以相信、这儿没有别的事比让卡达知道芬娜怕他更使他满足的。

          她下意识地摸着项链上挂着的坠子--银鹰,往日那些年轻快乐的声音,又勇新回响起来。

          “这最我所接到的第一个真实的礼物,我会常常戴着它,因为它会使我想起你。”

          战栗地叹了一口气。她不愿去想卡达及那些他们曾经拥有,却那么短暂的快乐和那如泡沫般脆弱的日子。但过去与现在似乎突然融合为一,她已无法挥去自己曾一直想要遗忘的痛苦回忆。

          一直到下班驾车回她小小的公寓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该怎么度过这剩余的晚上,甚至置身于自己多年来收购的心爱古董家具所布置的天地中,她也无法从思操中解脱出来。她慢吞吞地洗了个澡。在做晚饭之前,故意地改变一些能使她更舒适的事,但她依激紧张得想尖叫出来。

          晚上八点后,她的门铃刺耳地响起,苏卡诺站在门外阶梯上,芬娜请他进来时,他那凹凸不平的面孔浮现出一丝可亲熟悉的笑容。苏卡诺拥有一个修车厂,离她公寓只有几条街,经过这么多年,他以含蓄安静的方式溜进她的生活。

          她曾对他这种坚毅独立、简洁干脆的个性产生好感;而且她知道,他一直用情至深地待她。她虽曾拒绝过他的求婚,但苏卡诺仍继续使她在不畏怯的心理下与他交往了许多年。

          “我真高兴你来了。”她沙哑虚弱地说,带领他进入客厅。

          “我有一种你也许会需要我的感觉。”苏卡诺平静地回答。当她转过身面对他时,又黑又大的眼中充满仓皇失措的神色。

          “你始终有这种超人的禀赋能知道我每一刻的心情。”她激动地说,紧绷了一天的心情突然松懈下来,她崩溃地放声大哭。

          苏卡诺相当镇定地将她拥入怀中,让她在他那舒适宽阔的肩膀上哭泣,轻声安慰她,并将她安置在小沙发上,掏出手帕擦去她满布脸上的泪水。

          “我很抱歉,苏卡诺。”她在他白色麻衣上抽搐着。“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我并不常如此。”

          “是不是与查耶·卡达及飞达公司有关?”他出奇不意但深沉稳定地问,她抬起头,敏锐地看那双紧张而怀疑的眼睛。

          “有人告诉你了?”

          “不,我前几天的一个晚上,看到卡达与吧苏·鲁扬两人自王子饭店中出来,他们手中都提着皮箱,而且颇具商业味道的,我只是将这两件事联想在一起。”他简短地说,眼光轻拂过芬娜满是泪痕的脸“印通木材公司接收飞达公司了吗?”

          “是的。”她毫不犹豫地点头“但请继续保密,卡达将于下个星期来这儿办完所有的交接手续,我想届时整个万市都会知道的。”

          苏卡诺满腹心事地望着她“你是否因为即将再见到卡达才这么沮丧?”

          “他恨我,因为他认为是我害死了他爸爸。”

          “而你呢?芬娜,你对他的感觉如何?”

          “我不知道。”她皱着眉,两只小巧修长的手仓皇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然后她紧紧握着拳,放在膝上。“六年是段很长的时间,人事已改。而那时我只有十九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