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十七年后

          繁华的广东省城的元宵夜,被高悬的花灯映照得犹似白昼般明亮,路上熙攘的人群和聚集的摊贩,更是将夜晚烘托得热闹非常,此时此刻,大街小巷呈现出一片欢乐的景象。

          条忽,一声愤怒的咆哮突兀地传来””

          “方忌威,站住?有种你别跑?”

          “朱老三,你疯啦?你拿着菜刀追着我砍,我不跑才怪?”方忌威将身后的长辫潇洒地甩到了胸前,然后迈开修长的双腿,跃过了身前的菜摊,硬是将菜贩的青菜萝卜撞倒了一地。

          两道激烈追逐的身影伴随着吼叫声闯进人群里、乱了人群的步伐。

          身手矫捷地跑在前头的是英俊少年””方忌威;而动作笨拙地紧追在他身后、扬着屠刀的胖子朱老三,则原为镇上的穷农夫,后因被方忌威害得没田种,只好转行当屠夫。

          看着两人追逐着,一旁的路人却见怪不怪地旁观这一切,习以为常地耸了耸肩道:“方忌威一定是又使坏了,才会被人追杀?真是活该?”

          “亏他不但长得一表人才,还遗传了他那素有﹃再世青天﹄美喻的父亲方得天的聪明和口才,可他竟黑心的只会替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辩护,害得不少好人赔了家当,沿街乞讨。”

          “是啊?他甚至还把方得天气得躺在床上,一病不起。”

          说到这,众人无不为方得天感慨不已。

          “姓方的,这次我朱老三说什么都要砍了你?”朱老三气喘吁吁地吼着。

          “哼?想砍我?”方忌威自信满满地以拇指轻划鼻尖,扬唇冷笑道:“追得到我再说吧?”

          说完,他转身就要躲进前方的客栈里。

          瞧他那张得意的俊脸,朱老三的胸口的怒火烧得更炽了。他二话不说,便将手里的菜刀朝他丢了过去,并以毫厘之差如疾风般由后向前飞掠过方忌威的脸侧,硬是镶嵌进客栈的木门上。

          吓?方忌威望着门板上亮晃晃的菜刀,心里不由得一震。

          “嘿嘿?方忌威,看你往哪里逃?”朱老三趁着他还没回神时,冲到他身后,一把提起他的后领“这把菜刀只是警告,真正的好戏才要上场,我要用我的拳头好好的招呼你,把你打得连你爹都认不出你?”

          说完,他抡起结实的拳头,就要挥向他的脸。

          “等等?”方忌威连忙将手里的折扇挡在面前。

          “干嘛?”朱老三问。

          “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还有十天就要成为广东提督大人的女婿了?呵?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提督大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那…”

          “怎么?怕了吧?”

          “怕是有点怕啦?不过,我还是要揍你才甘心?”说完,他大大的拳头又逼近他眼前。

          “哇?等等?”方忌威连忙又喊。

          “你又想干嘛?”朱老三没好气地吼。“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打我?”

          “呵?你明知故问?”朱老三瞪着他。

          “是又怎么样?”他只不过想要拖延时间罢了。

          “好?若你忘了,我可以再提醒你。上个月,我要你替我写状纸告西村张员外占用我的地,谁知道你反而串通张员外一起骗我,让他用几只猪就换了我的田地,害我现在连田也没得种,只好改行去杀猪?所以,我今天一定要为民除害,好好教训你这个臭小子?”

          朱老三曾在心里发誓,哪天若让他遇见了他,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而今日,他总算能一偿宿愿,好好报仇了呵?

          “朱老三,我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你好,你知不知道?”方忌威说得跟真的一样。

          “为我好?”魁梧的朱老三不解地瞪大铜铃般的大眼。

          见他气势放缓了,方忌威于是搭着你募纾?眯暮靡獾厮?“是啊?你想想看,你长得这么壮,种田对你而言实在是太不合适了,杀猪反倒能配合你的威武气势,况且你现在虽然没了地,可是你却换来了三头猪啊?”

          “可是…若是我没记错的话,田地好象比那三头猪还要贵上好几倍耶?”

          朱老三搔搔后脑勺,满脸疑惑地歪着头想。

          “才不咧?你自己算算看,一斤菜和一斤猪肉哪个贵?”

          “当然是猪肉你u”朱老三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就对啦?一斤猪肉至少能换十斤菜,两斤猪肉能换二十斤的菜,一百斤的猪肉是不是就足够换千斤以上的菜了。你说,你用你这么一点点只能种几百斤的田地,换了三只超过千斤重的大猪公,是不是很划算?”方忌威拍拍他的肩,俊逸的脸孔浮起一抹小恶魔似的冷笑。

          朱老二用胖胖的手指算了算,然后傻笑了起来“方状师,你说得没错,我用我的田地换他的三只大猪公,真的很划算耶?”

          “你看,我方忌威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方忌威灵黠的黑眸故作诚恳地望着他,却在心里暗笑了好一会儿。

          “方状师,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朱老三既感激又抱歉“为了感谢你,也为我方才的鲁莽向你道歉,正好这里有间客栈,不如我请你进去吃一顿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方忌威装模作样的推拒了一下,紧接着又赶在他还没有后悔时答应“唉?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就让你破费了。”

          “没问题?方状师能赏脸,是我朱老三的荣幸?快请进?快请进?”朱老三改方才的愤怒,又是鞠躬、又是陪笑的,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早成了冤大头啦?围观的路人也是看得一头雾水。

          然而,正当方忌威在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骄傲,转身就要走进客栈里时,突然,人群里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子嗓音””

          “笨蛋?别相信他的话?”

          “谁?”方忌威转身,明亮的黑眸沉着地梭巡着人群。

          “是我,广西震远镖局的傅小柳。”伴随着声音,人群里潇潇洒洒地走出一名身着粉蓝衣衫、相貌清丽绝尘的女子。

          “广西震远镖局?没听过?傅小柳?我更没听过**算哪根葱,竟敢叫人别相信我的话?”方忌威目光里净是不屑。

          天晓得,他一向只记得有钱有势的人,从不花费多余的精力去记这些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人物呵?

          “你刚才说的话分明都是胡言乱语。”傅小柳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坏人欺负好人,没想到,和镖局里的人护镖回程路经此地,却恰巧遇上这种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