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薇妮并没有把伊凯儿已经醒的事情告诉任何人,蓝斯自然也被瞒在鼓里,当天深夜,蓝斯一如往常的来到伊凯儿的床边,等待着她能睁开双眼。

          然而伊凯儿装睡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她的呼吸平顺,像个孩子般的睡容,让蓝斯察觉不出任何异状,他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凯儿,你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我等着你当我最美丽的新娘啊!”蓝斯紧握着她的手。

          望着伊凯儿甜甜的睡颜,他忍不住低首吻住她两片花瓣似的红唇。伊凯儿当然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温热和充满野性的气息,是那么地令人陶醉。

          蓝斯将唇滑向她的耳际,轻吻着她的耳垂,像是在挑逗她似的,然而,理智和情感正在伊凯儿的体内对决,就在她的女性本能快要被激发出来的同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如此缠绵的一刻。

          她能感觉到蓝斯的不悦,蓝斯打开门,一位侍者急忙通报:“禀子爵,马厩失火了。”

          “可恶!”蓝斯大喝:“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派人去救火!”

          随即,传来重重的关门声。

          伊凯儿半眯着眼,等到蓝斯离开后,她连忙跳下床,正好,薇妮慌张地从外头跑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件衣服。

          “快点穿上它!”薇妮把衣服递给她。

          伊凯儿赶紧换上了黑纱衣服,并且黑纱将头发覆盖住。

          她们跑向了停在树林里的马车,马车早就在那里准备好了,驾马车的是舞团里的一个年轻的马车小厮。

          待薇妮和伊凯儿上了马车,小厮大喝:“驾!”只见马车迅速地向前奔驰。

          “快点!罗克,一切就拜托你了。”薇妮拍拍小厮的肩头。

          罗克回头对薇妮眨眨眼,笑道:“没问题的,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会尽速送你们到马德里,放心吧!”

          “谢谢你,罗克。”伊凯儿充满感激的向罗克道谢。

          看着伊凯儿美丽的脸庞,罗克立即振作精神,挥鞭向马德里前进。

          离坦萨斯特堡愈来愈远了,伊凯儿的心里却突然涌上不舍。

          再见了,坦萨斯特堡!她在心里道别,直到远方的坦萨斯特堡从地平线上消失。

          灭了马厩的火,在清点后,没有多大的损失,但是,侍者们却发现少了一只马,和一辆马车。

          蓝斯得知后,立即命令他们搜寻房间,找出可疑的纵火犯。

          侍者并没有找到纵火犯,却反而发现,昏睡数天的伊凯儿和照顾她的舞娘一起失踪了。

          “可恶!凯儿,我又被你耍了。”蓝斯气愤之余,他命令坦萨斯特堡中整顿精良的侍卫军,全力缉拿伊凯儿回来。

          蓝斯骑着他的骏马,率领一批精良的侍卫军,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jjwxcjjwxcjjwxc

          车马劳顿,再加上刚刚复原,伊凯儿不知不觉地就在马车上沉沉睡去。

          马车就停在荒野的郊区,这蜿蜒的山路,是从坦萨斯特堡到马德里的捷径,不过,路途仍是非常远的,马儿必须有时间好好地休息。

          一片繁密的树林,相信不会有人发现他们正藏匿在这样的山林里的。

          正当薇妮和罗克也正要好好休息一晚时,赫然发现树林里发出一团团的火光,不一会儿,就有一群人骑着马朝向他们而来。

          “来者何人?”罗克往前吼着。

          “我们是从马德里来的斗牛士,我叫雷曼。”从一群人中,有一个人率先回答,显然他才有发言权。

          雷曼!不就是雷蒂亚的哥哥,蓝斯的表弟。薇妮倒抽了一口气。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雷曼反问他们。

          “哦!我们是商人,在这里暂作休息。”罗克赶紧编了个理由。

          “既然如此,我们也在这里休息吧!彼此好有个照应。”雷曼提议,当然没有人也反对他的意思。

          大伙下了马,就在原地将马匹全拴在树上,然后,把所有的睡袋全丢在地上,快速的倒头就睡。

          薇妮微颤地推推罗克的手肘。

          “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跟他们一起休息。”

          “别担心。”罗克安慰着薇妮“如果我们现在走,就会令他们起疑,不如趁着明天早一点离开。”

          翌日一早,伊凯儿早早就醒来,或许是昨晚太早就睡了吧!现在,她反而成了最不会赖床的人。

          她跨下马车,仰头伸着懒腰,深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

          望望四周,她心里怔了一下。

          “怎么这里睡了这么多人?”她自问着。

          还有几只马儿低首嘶鸣,在绿地上吃着草。

          唉!不管了,伊凯儿坐在崖边的岩石上,微风轻拂,芳草低垂,享受着这难得的自由感觉。自从,蓝斯软禁她后,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她高高地俯瞰山下的美景,远处的坦萨斯特堡在晨雾里仍然隐约可见。

          “蓝斯…”她痴痴地望着坦萨斯特堡,蓝斯的名字从她嘴里幽幽吐出。

          天啊!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想起他,那个冷血无情又不懂温柔的男人。但是,她仍爱他凝视她的眼神,和他斗牛时专注的神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