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见凯瑟琳(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隆内斯先生,你的嘴可真不是一般的硬啊。”韩吉一脸病娇的表情望着被绑在凳子上第一宪兵团的隆内斯。

          他的鼻梁骨早就被利威尔打断了,但死活不肯开口。

          “我现在可真是有点同情你了呢。”韩吉继续说道,她望着隆内斯摇了摇头。

          “来啊,那你们就杀了我吧,反正我相信我们所拥护的王,我们第一宪兵一定会把你们这些反政的乱党统统消灭掉的!”隆内斯丝毫不在意,他一直坚持自己所做的正确的事。

          韩吉猛地一把抓住隆内斯的衣领:“杀了你我们丝毫不会感到愧疚。”她双眼睁得奇大地望着隆内斯,表情怪异极了,“可是有些不该死的人却死了,那可都是拜你们所赐啊。”

          听完韩吉的话,隆内斯愣了愣,他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说的一定就是查尔斯家族的那个丫头!!那种乱党反正迟早都是要死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年她们家的那把火可是我放的呢!!”

          弗朗西斯将一束曼珠沙华放在凯瑟琳的墓碑前,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调查兵团长官组和罗格。

          埃尔文望着弗朗西斯放下的曼珠沙华感觉有些别扭,怎么祭奠死人用这种花?

          “小姐是过敏性体质,这是小姐生前,唯一不过敏的花。”弗朗西斯看出了埃尔文的心思,小声解释道。他的眼里没有一点光彩,呆滞地望着墓碑上凯瑟琳的名字。

          “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把小姐和老爷夫人葬在一起。”弗朗西斯轻叹了口气,在老爷死后,贵族将其提出了名册,连一座像样的坟也没修过,等亚瑟上位以后,早也不知道老爷原本的坟冢位置了。

          所有人都静静地站着,没有人出声。

          “司空呢?”罗格突然问,以前在军队里的时候凯瑟琳除了苏,和司空烟岚的关系是最好的,怎么今天就不见了他人影。

          “他跑了。”弗朗西斯没有转身,回答道。

          “跑了?!”

          “没错。在小姐进入雷伊斯宅邸时从另一幢楼上射杀小姐的人就是他。”弗朗西斯回答,所有人一惊。弗朗西斯没多解释,罗格知道司空在没有参军之前确实是杀手,而且在整个巨壁里是找不到比司空更好的狙击手了,因为整个存在人类的巨壁里就只有他一个狙击手,还是凯瑟琳训练出来的。

          “小姐,您害怕吗?”

          “害怕什么?”

          “如果有一天巨人攻破了所有巨壁,您,会害怕吗?”

          “切,笑话。我嘛,应该早那之前就死了。”

          凯瑟琳,就这么死了。好像,为人类一点贡献也没做吧。

          “雷伊斯家族霸占了查尔斯的权利。”弗朗西斯道,“公司被收走了,住宅也归回了他人的名下。真是抱歉,没法再帮助你们了。”弗朗西斯对着埃尔文几人鞠了一躬。

          “这……、这没关系啊。”韩吉不知所措,“凯瑟琳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了我们这么多次,我们才是过意不去的。”利威尔站在一旁,没有说话,望着墓碑上凯瑟琳的名字,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埃尔文先生。”弗朗西斯抬起头来时叫道,“小姐有些话让我带给您。”

          “说吧。”埃尔文早已没有心思在听旁人的话了,他只是觉得凯瑟琳就这么死了有些可惜。

          “小姐说,让您一定要夺回玛利亚巨壁,活着走到巨壁外面去。”弗朗西斯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这么说,有些曲解小姐的意思啊。”他想了想,“总之,小姐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埃尔文!我可是把全部的身家性命都赌在你身上了,要是输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弗朗西斯学了学凯瑟琳的口气。

          这话听上去似乎带些诙谐之意,但此时却没有一人能笑得出来。

          “听说了吗?调查兵团的那个参谋长死了!”

          “真的么?还那么年轻呢,家里又是贵族,真是可惜。”

          罗格穿梭在来人来人往的兵团里,假装没听见旁人的话,他皱着眉头,手已经捏成了拳。突然,一旁说话的士兵看见了罗格。

          “嘿,看见了么?对面那个好像就是原来参谋长班里的精英啊。他们368,以前可是叱咤风云呢,从北部调到南部,一直都是精英班中的精英班呢。唉,只可惜现在……”

          “我听说好像就是被他们班里的那个狙击手射杀的吧?还真是可悲呢,那个狙击手可是她一手训练出来的。”一旁的士兵摇了摇头。

          “喂!你们说够了没有!!”罗格冲上去抓起其中一人衣领,挥起了拳头。

          “住手!”有人抓了他的手臂,罗格朦满泪水的眼眶猛地一怔,身体摇了摇。

          两年前,班长也是这么制止自己和别人打架的:“以后再有其他班的士兵在背后说咱们,就给我往死里打,打完了我负责。”

          罗格放开士兵,转过身去,发现拽住自己手臂人的是唐,他一脸怒气地望着自己,但却并没有责骂他。

          “班长!!”罗格突然抱住了唐,大哭起来。唐没说话,任罗格在自己怀里大哭。他轻轻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上:“凯瑟琳啊凯瑟琳,你看看你自己,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却这么急着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