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劫匪(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午的阳光普照大地,在山峦峰岳、旷野古道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

          在人迹稀疏的官道上,一小队衣甲鲜明的骑手拱卫着一辆窗门紧闭的马车,正顺着官道徐徐向东而行。

          行进中翠绿窗帘突然被撩起,露出一张秀气丰美、有如明珠乍现般光彩夺目的少妇面庞。只见她探头望向马车旁那名年轻英俊的将领,声意中透着几许无奈:“夫君,千里相送,终须一别,就送到这里吧。”

          那将领勒住马,抬手一举,十几匹战马立刻停下脚步,整齐如一。那将领身材魁梧,将牛皮软甲撑得紧绷如铁甲,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带着一丝孤傲和骄横,只有在望向妻子时,他那亮若晨星的眼眸中,才泛起一丝难得的温柔。

          他稍稍俯下身来,望着妻子略显愧疚地小声道:“好吧,那就送到这里了,自己万事小心。待边关止战,我再回北京接你们。”

          少妇点点头,从乳母怀中抱过女儿,握着仅胡三个多月大的孩子小手,向丈夫挥手道:“娇娇,快跟爹爹道别,让爹爹早点来北京接咱们。”

          原来这对年轻的夫妇就是明珠郡主和西将军武延彪的公子武胜文。明珠自从无望地离开云襄,回到北京后,拖了两三年终究还是遵从了父王的安排,嫁给了武胜文。婚后第二年便诞下一女,因为最近有线人报称,瓦剌大军正在蠢蠢欲动,而大同守军却还粮饷不足,所以武延彪决定送明珠郡主回京探望父母,并让明珠趁机向福王催讨粮饷。

          武胜文原本要随明珠回京,但瓦剌大军既有异动,身为虎贲营将领的他不能擅离职守,因此他只好送别妻女,看看前面已是坦途,他一声高喝:“武忠!”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将领纵马来到武胜文跟前,拱手应道:“属下在!”武胜文沉声吩咐:“夫人就交给你了,一路上小心伺候,不得有任何差池!”

          “武忠明白!”武忠连忙拱手答应,他的父母皆死于瓦剌人之手,后被武延彪收养,改名武忠,与武胜文情同手足。武胜文看看天色不早,又对众将士叮嘱两句,这才与妻女挥手道别,目送众人往东驰去,直到再也看不见车马了,他这才掉转马头,与两名随从飞速赶回大同府。

          马车继续向东而行,黄昏时分已进入河北地界,来到一处名为十里坡的小镇打尖。小镇上只有一条小街,街道两旁稀稀落落地住着十几户人家,街尾有一座两层的小楼,就是镇上唯一的客栈兼酒肆了。

          武忠带着十几名兵座来到客栈,立刻就将楼下的大堂挤得满满当当。小二和掌柜连忙殷勤伺候,一边安排明珠和乳母去二楼客房歇息,一面让厨下为众军爷准备酒菜。

          十几个人散坐开来,立刻占满了大堂中不多的几张桌子,这酒肆的生意看来并不好,除了一个在角落伏桌酣睡的流浪汉,竟再没有其他客人了。几个兵卒见桌椅不够,便来到那流浪汉的桌前,拍着桌子叫道:“起来、起来!这间客栈已被咱们包了!”

          那流浪汉从睡梦中惊醒,懵懵懂懂地抬起头来,对众人赔笑道:“我就在边上喝点酒,不打扰众位军爷。”说着端起酒壶蹲到角落,知趣地让出了桌子。

          “走走走!天快黑了还不滚回家去,小心醉死在这里!”一个兵卒不耐烦地撵道。

          “小人浪荡江湖,哪有家可归?”流浪汉苦涩一笑,眼中尽是黯然和萧索。

          武忠见他虽然落泊潦倒,但依然有一丝优雅和从容,想必是家道中落的破落户。他心生同情,对几个兵卒吩咐道:“既然相遇,就是有缘。赏他一壶好酒,今晚他要是没地方可去,就留在这里吧。”

          “多谢将军!”那流浪汉连忙拱手道谢,他嘴里谢得诚恳,眼中却并没有一丝感激。

          “不必客气。”武忠摆摆手,正要问对方姓名,小二已端上酒菜。众兵卒立刻给他倒酒,一阵忙乱下来,他早将那流浪汉忘到脑后了。应景地喝了两杯酒,武忠推杯而起,道:“明日还要赶路,大家少喝一点。”

          “将军是不是太小心了?”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老兵笑道“这里到京城皆是一马平川的坦途,将军还怕有强盗出没不成?”

          武忠沉声道:“小心为上。平安地将夫人小姐送到京城后,我再请众兄弟好好喝上一顿。”说着他拍拍手:“掌柜撤酒,今日就喝到这里了。”

          满脸沧桑的掌柜慢吞吞地过来,对武忠皮笑肉不笑地道:“将军就让弟兄们放开肚子喝吧,没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喝酒了。”

          武忠听他说得奇怪,正待呵斥,陡然发现掌拒的眼眸中,满是猫戏老鼠的嘲笑。花容月毛打-他心中一惊,忙一跃而起,顿感头重脚轻,差点摔倒,他大惊失色,连忙呼道:“酒里有古怪,兄弟们快抄家伙!”

          几个兵卒应声抄起兵刃,谁知尚未站起就摔倒在地,客栈中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倒地声,片刻后就只剩下武忠还勉强站在那里。

          这时就见方才那流浪汉施施然地站起身来,掌拒连忙上前表功:“公子算无遗策,一点蒙汗药就足够了。”

          流浪汉不以为意地淡然一笑,负手道:“去将郡主请下来吧,记住,千万不可对郡主无礼。”那掌柜点点头,立刻带着小二和厨子登上二楼。

          武忠见状一声怒吼,挥刀便砍向那流浪汉,谁知刀方出手,那流浪汉已远远避开,身形步法飘逸迅捷,远非武忠可及。武忠自忖自己就算没有中蒙汗药,只怕也碰不到对方一片衣角,他不禁怒喝道:“谁敢动夫人和小姐,咱们镇西军上下决不会放过他!”

          流浪汉一声嗤笑:“别拿镇西军来吓我,迟早我要将它连根铲除。”

          说话间小二和厨子已押着明珠和奶娘下楼,明珠原本还神情泰然,但下楼后见到那流浪汉,顿时面色煞白,失口轻呼:“是你!”

          “正是不才!”流浪汉对她得意一笑,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郡主旅途劳顿,我已在门外备下马车,恭请郡主到不才那里歇息几天再走。”

          明珠盯着流浪汉恨恨道:“你别得意,我夫君一定会来救我的!”

          “是吗?我到希望会有另一个人来救你。”流浪汉意味深长地一笑,眼里满是调侃。明珠脸上一红,一言不发抱着孩子便随小二和厨子出门,坦然登上了门外停着的那辆马车。

          这当儿掌柜已来到流浪汉面前,打量着倒在地上的兵卒,阴***:“公子,剩下的粗活交给小人来处理吧。”

          流浪汉深深地望了武忠一眼,淡然笑道:“难得这位小将军赐我一壶好酒,还容我在此过夜,塑料布来要难为他们了,咱们走。”

          老掌柜悻悻地瞪了武忠一眼,随着流浪汉转身便走。武忠头脑虽然清醒,但手脚酸软,想要追赶是万万不能,眼看明珠和奶娘被押上了马车,他急忙冲流浪汉的背影高声喝问:“阁下是哪条道上的朋友?可否留下个名号,让小人回去也好向武将军有个交代!”

          流浪汉本已走到门口,闻言回过头来,对武忠悠然笑道:“将军听说过千门公子么?”见武忠茫然摇头,他有些遗憾地摇摇头“将军真有点孤陋寡闻,也难怪,千门公子傲啸江湖之时,将军大概还未成年吧。”说到这他顿了顿,傲然道“千门公子襄,正是区区不才。”

          大同镇西将军府内,武延彪翻来覆去看着手中的信函,那是俞重山写给他的推荐信。在信中,俞重山对公子襄推崇备至,并详细叙述了他率剿倭营大胜倭寇的事迹。虽然武延彪知道俞重山不会轻易推崇一个人,不过他依旧不相信面前这其貌不扬的文弱书生,会有什么过人之处。

          “嗯,既然俞将军如此推崇在下,你就留在我帐前听用吧。”武延彪放下信函,眼里满是不以为意的冷漠,他看起来跟俞重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精经沧桑的脸上,像是戴了层面具般木无表情,喜怒完全不形于色。

          武延彪显然对一身戎装的赵文虎和李寒光更感兴趣,凭着他领兵多年的直觉,他敏锐地感觉到面前这两名年轻军官,定是俞家军的骨干和精锐,俞重山在信中对他们却没有半句夸赞之词,只说他俩是自愿追承随公子前来投奔的将领,是公子襄在剿倭营时的左膀右臂,他们的调令兵部随后就会送到。

          武延彪审视的目光最后落到面前这文弱书生的脸上,见他并没有寻常书生的畏缩和胆怯,也没有文人惯常的恃才傲物和狂放不羁,只是不卑不亢地站在那里,其从容镇定令众人侧目。武延彪不禁在心中暗忖:这小子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外,竟能得俞重山的推崇和两名虎将的追随?

          对于武延彪的冷漠,云襄毫不意外,他上前一步拿起桌上的推荐信,三两下撕成碎片,然后对武延彪笑道:“这封推荐信,只是在下求见武帅的敲门砖,如今它已完成了使命,武帅不必再将它放在心上,更不必因为这封信就对在下另眼相看。”

          武延彪捋着颌下三缕青须略一沉吟:“嗯,本帅帐前正好缺一名书记官,公子就暂且委屈一下吧。”书记官通常只负责记录一下会议纪要、替主帅撰写官函和奏折,完全没有过问的权力。

          武延彪话音刚落,赵文虎与李寒光就忍不要替云襄出头争辩,却被云襄抬手拦住,就见他若无其事地对武延彪笑道:“在下并非是要到武帅帐前谋一个差事糊口,所以武帅给我什么名分都不重要,我七日之内从江南奔驰数千里来见武帅,只为一件事。”

          “什么事?”武延彪不以为意地问。花容月-毛-云襄沉声道:“我得知瓦剌将以四王子朗多为先锋,以南宫放为内应,在一个月内进犯大同,而大同守军却似乎未做好充分的应站准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