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带刺的荆棘(8)(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袁梦溪慢慢的靠近林逸凡,不想吵醒他,可是刚靠近床边就现林逸凡是醒着的,袁梦溪小心翼翼的问:“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吃点东西啊?”林逸凡一脸柔情的说:“其实你没有必要为了我和别人吵架的,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也许我就和大家说的一样是个瘟神也说不定。”

          袁梦溪一脸尴尬的说:“你都听见了啊,对不起。”林逸凡拉过袁梦溪的手说:“怎么是你道歉呢,要道歉也是我啊,总是把你卷入麻烦之后,甚至还有危险伴随,我这个男朋友当的是不是一点都不称职啊?”

          袁梦溪笑了笑说:“对啊,你一点都不称职,没事跑到礼堂影院干嘛啊,还不叫上我,你知不知道听说你晕倒了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啊!”林逸凡一脸无奈的表情说:“我也没想到会晕倒啊,我就是觉得心里很乱,想去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是呆了好久什么也没现,而且那里阴森森的很诡异,我就想先回去吧,可是刚从舞台上跳下来,我就眼前一黑晕倒了,可是很奇怪,我总觉得我晕倒的时候看见我前面站了一个人似的。”袁梦溪听林逸凡这么一说也来了精神,忙问林逸凡看没看清楚是谁。

          可是林逸凡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说,袁梦溪有些着急了,林逸凡只好说:“我面前站着的人好像是我自己,你说奇怪不?我想一定是我看错了!”袁梦溪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下说:“以你的为人,不可能编瞎话来骗我,你说你会不会有什么孪生兄弟啊?”

          听完这话,林逸凡倒是笑了:“你是不是在咱们学校双胞胎看多啦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双胞胎啊,我觉得是我的双胞胎的面很小,应该是我想多了,看错了而已。”袁梦溪还是不肯死心的说:“会吗?我总觉得有蹊跷。”林逸凡摸摸她的头说:“我的大侦探,我已经醒了,没事了,我们可以出院逛逛了吗?”

          袁梦溪反复确定了好几次,林逸凡真的没什么大碍了,于是找医生来问问可不可以出院,医生说多休息就没什么问题的,就帮林逸凡办理了出院手续。

          袁梦溪拉着林逸凡的手,走在深秋的小路上,一路上不时的有枯黄的落叶飘落,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和美好,袁梦溪把头靠在林逸凡的肩上,再次希望时间可以静止,让自己和林逸凡就这么永恒的爱下去,永远在一起。

          可是林逸凡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袁梦溪的感性,袁梦溪把头拿开,想看看林逸凡在干什么,可是她看见林逸凡的眼睛很空洞,远远地望着前方好像在看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在看,袁梦溪的心里不知为什么涌上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她晃了晃林逸凡的胳膊问:“逸凡,你看什么呢?”林逸凡幽幽的说:“原来生命的凋零是这么美的事情!”袁梦溪有些被吓到了说:“好好的说什么呢?我都有点害怕了!”林逸凡捡起一片火红的枫叶说:“你看啊,即使生命凋零了,它们依旧美丽啊,回去我给你做个书签吧!”

          袁梦溪舒了一口气说:“原来你说的是树叶啊,吓了我一跳呢!”林逸凡又恢复了那个往日的他说:“那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呢?”袁梦溪摇摇头说:“我什么都没以为,我们快回去吧,你睡了那么久好没吃饭呢,我们去吃点好吃的吧!”

          过了两天,林逸凡把那天捡到的枫叶做成了书签送给了袁梦溪,还写了一句话:凋零的美。袁梦溪开心极了,从小到大她收过各式各样的礼物,但是只有林逸凡的礼物总是那么与众不同和别出心裁,让她开心得不得了。

          从认识林逸凡的那一天开始,袁梦溪就没想过自己会和林逸凡分开,她的构想只有林逸凡不接受她或者是永远的相爱下去,但是美好的构想只有在童话里才存在,现实永远是你捉摸不透而且残酷的。

          正巧镜水市开了一家大型的购物大厦,很多人趁着周末去购物了,因为刚开业,所以有很多的优惠活动,本来王美月想约孙启阳一起去逛街的,因为最近他们很忙都没有什么时间好好的聚一聚,可是孙启阳却拒绝了,说是自己有事去不了。

          王美月很是生气,从来没有主动邀过别人,竟然还被拒绝了,她就来找袁梦溪,反正袁梦溪也没什么事,就陪王美月一起去了。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啊,那场面还真不是吹得,人山人海的,几乎所有的店家都挤满了人,本来袁梦溪是没有多大的兴趣的,只是想出来散散心也不错,可是却现有很多刚刚上市的新衣服,袁梦溪玩心起来了,拉着王美月就是挨家挨店的试衣服,然后收获了很多的战利品。

          这一趟下来,袁梦溪的心情变得无比的好,而王美月却被她累得够呛,俩个人在附近的餐厅坐下来吃饭休息,期间王美月向袁梦溪了牢骚,说是孙启阳太讨厌了,下了那么大的决心约他出来,他都不同意,袁梦溪看的出来,王美月很失望,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好安慰她说:“孙启阳不是说了嘛,他有事,又不是无缘无故的不来,人家学习那么好,家里的家业有那么大,以后必然是要他来打理的,所以现在一定有很多事要忙的。”

          袁梦溪嘻嘻哈哈的说了很多的可能性,说的嘴都干了,低头喝了一口水,可是她抬头的时候却现王美月竟然哭了,一下子竟然有点六神无主,心想难道刚才我东扯西扯的说错什么了吗?

          刚想道歉就听见王美月说:“你说的那么多,本来我也想过,可是如果事情偏偏就不是你期望的那样,你说你该有多么的失望和痛苦啊!”袁梦溪听得稀里糊涂,不明白王美月的意思,只是看着王美月望着窗外无助的流着眼泪。

          袁梦溪也顺着她的方向往窗外看了一眼,一开始并没有现什么,可是仔细一看才现竟然看见了孙启阳,看见孙启阳也就算了,他竟然和张馨雨一起逛街,还买了什么东西,像项链的东西带到了张馨雨的胸前,气的袁梦溪刚想冲出去给孙启阳一耳光就被王美月拉住了。

          ↑返回顶部↑

          目录